文/蔡秀男

二○一二年秋,遠離台灣繁忙的醫院生活,來到北國日本,研修醫療法律與醫療調解,正值日本楓紅季節。

楓紅時節,從東京到輕井澤,長野新幹線,一個多小時就到了,楓紅滿山遍野,藍天輕飄白雲,湖光映照山色,遊人秋涼拂面。筆者孤家寡人,秋日到輕井澤賞楓,觀水上人家,似人間仙境,「雲場池畔望青空,遊人尋幽覓仙蹤,青春紅葉皆火紅,世外桃源仙境中。」

離開雲場池,跟水鴛鴦道別後,順道跑步賞楓,跑了十公里,幾乎跑遍了輕井澤,從離山之東南而西南,跑到輕井澤圖書館,上了「離山」腰,紅葉更美,最西跑到了輕井澤醫院,好美的醫院,皇后也來過,還留下一塊石碑,提了字,門前楓葉最美,可以遠眺雄偉的大小「淺間山」,欣賞落日,晚霞,更美。

心裡想著,輕井澤醫院,救護車來去,醫院內井然有序,安靜祥和,病患與家屬對醫護人員謙恭有禮,為什麼沒有台灣急診室常見的吵雜與人山人海?一個天上人間,一個人間地獄?

另一日,東京難得的陽光下,從美麗的早稻田大學大隈庭園起跑,沿著神田川上游櫻花並木道,都電荒川線鐵路、高田馬場、東京富士大學,再跑到新宿都廳中央公園。

途經東京醫科大學病院,好熟悉的醫療工作場域,好懷念,然而,特別寧靜的急診室,門口一張明顯的告示,吸引了我的目光。

對於醫院暴力暴言,告示上是這麼寫的:

對於其他患者與職員(醫護與醫療人員),有妨礙診療的行為:如暴力、暴言、大聲威嚇等行為,導致醫療人員無法繼續進行診察與治療,也影響醫院之營運管理,我們將要求離院,並依狀況通報警察機關。

遙想故鄉台灣,醫病關係惡化、院內暴力事件頻傳,病家對醫者的尊重,日漸蕩然無存,其中患者家屬對護理人員的「言語暴力」更是常見!

台灣網路臉書上,流傳著一張照片,病患家屬的道歉啟示,兩天內被網友瘋狂轉載八百多次,新聞上報後,激增到八千八百一十二個分享,事件的起源,是一名患者家屬言語攻擊護理師,在急診室裡對護理師大聲吆喝,咆哮說:「我爸針很難打,妳(護理師)給我打好,不然我就叫院長給妳辭頭路!我是說真的,妳給我好好打,不然我就打死妳!妳給我打好喔,我真的會給妳巴下去!(打巴掌)打妳只是嘟嘟好(剛剛好),反正你們醫護人員不需要尊重!妳去報警啊,我沒在怕啦!」

這位護理師,忍無可忍,勇氣十足,告上警局,以刑法三百零五條的恐嚇罪提出告訴,最後,刑事上,被告緩起訴一年,民事以悔過書、登報道歉和三萬元捐「創世基金會」和解,被告家屬必須登報道歉並賠償護理師精神上的傷害,總計代價約十萬零五千元。

難得,這位護理師如此勇敢,為醫護同業爭回了尊嚴,然而,更多的情況是,第一線過勞忙碌的醫護人員,根本無暇反擊,只能淚水往肚裡吞啊!真心換絕情?登報道歉就能撫平護理師的傷痕嗎?

台灣醫院暴力暴言案例,層出不窮,筆者略為統計「台灣醫鬧資料庫/醫院暴力騷擾案件」,不勝枚舉,案例一:男子吼叫護理師跪病嬤、判三個月;案例二:家屬言語暴力、登報道歉、代價十萬;案例三:急診室喝酒鬧事、登報道歉;案例四:急診室言語暴力、登報道歉;案例五:不滿急診醫生來太慢,男拉傷醫師,判拘十五天;案例六;對醫院毀損,對護理師傷害、登報道歉:「保證日後絕不再犯,並尊重醫護與救護人員。」

為什麼?輕井澤醫院、日本東京醫科大學病院與東京女子醫大急診室,都是好安靜好祥和?沒有台灣急診室常見的吵雜,人山人海。舉目望去,護理師、年輕醫師、保全、志工,加起來都比病人與候診家屬都還多,大家也都很從容,比起台灣所有醫院的急診室,真是天差地別。

「什麼是地獄?台灣的急診室就是地獄!」

對了,台灣醫院急診科的醫護朋友,都稱台灣急診室就是地獄。

其實,日本各地醫院,筆者親眼所見,不只東京醫科大學醫院,東京女子醫大急診室、東京昭和大學醫院、東京厚生中央醫院、慶應大學醫院、岐阜厚生醫院、三重大學醫院、東北大學附屬醫院、福島縣郡山市醫療介護醫院、新潟大學醫齒科綜合醫院、和歌山大學醫院、京都大學醫院、島根縣中央醫院、松江紅十字病院……,日本的醫院都是井然有序,安靜祥和,醫者與病家都是客客氣氣,有禮貌,沒有台灣急診室常見的吵雜,人山人海,大聲喧嘩。

在日本,醫院落實轉診制度,醫護有勞基法保障,沒有台灣醫護的恐怖過勞,民眾安靜不喧嘩,保全志工各安其位,醫護受尊重,醫病彼此尊重,在東京當醫護,應該比台灣的醫護勞工幸福多了吧?

雖然,台灣《醫療法》第二十四條規定,警察機關有協助排除或制止暴力之義務,以維護醫療機構之安寧與公共安全。然而,為什麼醫護的「真心」,老是換「絕情」?為什麼就是有人會動口?就是有人會動手?

台灣醫病關係惡化、院內暴力事件頻傳,病家對醫者的尊重,日漸蕩然無存,其中患者家屬對護理人員的「言語暴力」更是常見!真心換絕情?登報道歉就能撫平護理師的傷痕嗎?

搶救醫療崩壞與護理崩壞,維護醫護尊嚴,拒絕暴力恐嚇,醫院暴力維安強勢化,的確應該列為筆者所曾提出「台灣醫療法制改革配套之十大方向」之一。

事實上,醫療品質與醫療安全之維持,也需病患之協力義務!為了維護醫護尊嚴,拒絕暴力恐嚇,一般人進入醫院,能否像日本民眾一樣,保持尊重、安寧與肅靜呢?

搶救台灣醫療崩壞與護理崩壞,為了辛苦的醫護人員,請再想一想,日本醫院對暴力暴言的告示:

一、對於其他患者與職員(醫護人員),有妨礙診療的行為:如暴力、暴言、大聲威嚇等行為。
二、強迫要求職員製作文書、無理堅持要求面談之行為。
三、強迫要求治療之方針與內容。
四、汙損、毀棄、損害建築物、設備、機器之行為。
五、持有危險物品,或持有對他人可能造成危害之物品。
六、無關診察與治療目的,未獲醫院許可進出醫院,不遵從職員之注意與警告。
七、其他,於指定場所以外使用行動電話、飲食,診察與治療之後不必要之滯留醫院,無正當理由且不遵從職員之指示。

以上之行為,無法繼續進行診察與治療,也影響醫院之營運管理,我們將要求離院。並依其狀況,通報警察機關。

楓紅時節,輕井澤醫院,救護車來來去去,醫院內井然有序,安靜祥和,醫護受尊重,醫病彼此尊重,為什麼沒有台灣急診室常見的吵雜與人山人海?一個天上人間,一個人間地獄?

本文摘自《護理崩壞!醫療難民潮來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