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尚緯

我想我會慢慢放下你
像慢慢放下自己
逐漸懂一個人
在屋內聽雨的呼吸
像是只要了解雨
就能夠了解自己
覺得只要學會雨的呼吸
這樣眼淚就能變成雨

我知道一切沒有解決的一天
知道你在離開我之後
我們都學會更多生活的技巧
懂得說謊的時機
做夢的方式
甚至是做愛的語言
我知道一切都沒有解決
只是習慣假裝自己一切都好
讓世界在軌道上跑
讓我在世界上走

我知道這些話說起來太早
但不說又太晚
知道自己說什麼都多餘
但說了也不會讓雨
更快下完,像我
做了什麼也許讓自己毀滅
不做什麼也許讓別人毀滅
我怎麼會知道
一朵自由行走的花
最後會葬在哪裡

如果你熟知雲和閃電的脾氣
如果你知道什麼時候
我們能酣睡一如剛熟識時
相談甚歡如初生的獸
那你會不會也放下我
像我放下你一般
輕柔且安穩地放置
在柔軟的雲上
如果你知道自己終究
是放下了我,那你也該知道
我會慢慢地放下你
像慢慢放下自己一般

二○一五年七月五日

──〈我想我會慢慢放下你〉

※ 本文摘自《鎮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