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你知道嗎?其實開書店和創作一樣,」蔡瑞珊說得認真,「是很個人的事。」

青鳥書店的店長蔡瑞珊,先前擔任過閱樂書店的店長,閱樂書店位於松山文創園區,青鳥位於華山文創園區,說起來好像都是獨立書店,但事實上大不相同。閱樂書店以木料為主結構,一樓,店外有個小湖;青鳥書店以水泥為主結構,二樓,在空中承受天光──不過,這兩家店最大的分別,並不在硬體及位置。

「青鳥和閱樂最大的分別,」蔡瑞珊說,「是『獨立』。」

閱樂書店是影視作品《巷弄裡的那家書店》主要場景,在戲劇拍攝結束之後保留原貌、實地營運。蔡瑞珊表示,「而青鳥書店沒有這樣被事先定義,是獨立生長出來的。」

守護初衷的獨立書店

蔡瑞珊在開始經營書店之前,有豐富的媒體工作經驗,她坦言自己觀察獨立書店的眼光,有三個階段。

「最早我以一個媒體人的眼光來看獨立書店;」蔡瑞珊道,,「那時我的看法很簡單,覺得獨立書店與其他書店最主要的不同,就是商業價值。當然,那時我的看法還太淺。」

對獨立書店看法的首次改變,來自經營閱樂書店的過程。「從旁觀者變成經營者,等於是從零到一、從頭開始學習;」蔡瑞珊說,「那時我才慢慢明白出版業與書店業工作人員的想法,知道有許多事與先前從外部觀察的想像不同。這是我的第二階段。」

蔡瑞珊開始接觸更多獨立書店的經營者,「我發現書店老闆們因各種不同的堅持而經營獨立書店,那是許許多多守護初衷的故事,這些故事甚至可以反應臺灣的社會變遷與民主進程;」蔡瑞珊決定自己經營青鳥書店時,於是認為「我想經營獨立書店的理念,在『記憶』與『延續』。我希望經由這家書店,讓年輕人不要忘記過去──這是我對獨立書店第三階段的看法。」

書店與表演

「有次在回家路上,我看到幾個高中生在街頭表演,旁邊放著打賞箱,我覺得很有意思;」蔡瑞珊笑著回憶,「但沒過多久,警察就過來關切了。」

想要在街頭表演,需要先拿到街頭藝人的證照──這套制度雖說是為了保障街頭表演者而設計的,但也可能因此限縮了某些展演的可能。「街頭藝人的證照會有制度的限制,而我認為音樂,尤其是獨立音樂,應該要有可以表演、分享的地方。」蔡瑞珊說明,「所以青鳥也會是個音樂的書店,我會利用這家書店提供展演場域。」

雖想提供表演場域,但蔡瑞珊明白地表示自己想做的,並不是一家live house。「青鳥不會是個只單純提供空間、讓大家聽音樂的地方;」蔡瑞珊道,「在青鳥所有的活動和表演,都有文化內容在底層支撐,青鳥的核心,仍是一家書店。」

「從閱讀獲得自由,是青鳥存在的意義」──專訪青鳥書店店長蔡瑞珊

從認識書店到認識自我

對蔡瑞珊而言,認識獨立書店的過程,也是她認識自我的過程。

「從小念書到進入媒體業,我都是順著主流價值走的那種女生,」蔡瑞珊承認,「懂得什麼時候要隱藏自己的看法、不去質疑。」

直到進入書店產業,蔡瑞珊才開始接觸社會議題,貪心地閱讀大量人文書籍,進而反思自己過去眼界及思考的侷限。「所以我想藉由這家書店,讓更多人和我一樣覺醒;」蔡瑞珊嚴肅地說,「思考很重要,而閱讀可以幫助人思考、產生方向感,這種感覺遠大過於物質的滿足,這是我的親身體會。」

為了這個目的,青鳥書店裡擺設了大量哲學書籍,蔡瑞珊還找來許多不同選書人,根據每個人的專業幫青鳥選書。「例如李清志協助選建築類書目、林祖儀列了政治類的書單……」蔡瑞珊將媒體工作的經驗應用到書店經營上頭,快速尋找適合的人選,主動聯絡,「我會找『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來幫忙選書,希望店裡的書目可以讓不同價值產生對話與碰撞。」

有思考、有對話,找到方向,才會獲得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心靈的自由,是理解過去、現在,並且知道未來的方向。」蔡瑞珊說,「從閱讀獲得自由,是青鳥存在的意義。」

►►青鳥書店地址:臺北市八德路一段1號玻璃屋2樓
►►青鳥書店【臉書粉絲團

那些獨立書店的故事:

  1. 【獨立書店與街區風貌】系列文章
  2. 【2016閱讀日】獨立書店,讀力選書系列文章
  3. 蜜月環遍獨立書店後 我開了一間小書院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