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與老貓同台對談。

先前,我與老貓曾針對服貿等議題有不同看法,我也曾經在臉書上tag過他,兩個人在討論串上討(ㄔㄠˇ)論(ㄐㄧㄚˋ)。雖然兩人互動好像都是我起頭找他吵架,但其實我對老貓一直有著複雜的情感。

在我剛入行的時候,他的《老貓學出版》及部落格,帶給我許多良性的刺激,我那時經常拿著他的文章與同事討論出版之道,也曾按著他文章的建議,一步一步地做了一些編輯練習。覺得自己不再那麼害怕,甚至更加確定出版是我想要走的路。誰知道自己創業後,會與他在某些議題有著截然不同的想法,甚至激烈衝突。

第一次與他有機會近身見面,是兩年前,在國家書店一場關於出版社前往參加北京書展的行前說明會。

討論會結束後,那時已是我和他吵架過後了,我帶著「絕對不會輸給你」的心情,向前遞了一張名片和他致意。離開時,心裡淡淡哀傷,搞不清楚自己怎麼了。直到今年陷入低潮,我開始誠實面對過往的選擇,包含當初為何篤定要開出版社這件事,這才坦然接受,我的編輯技術養成,或甚至是自己對於出版的熱愛,有一大部分的啟蒙得要歸功於老貓的文章。

不過,我不敢開口。(「廢話,都tag人家到臉書吵架了啊你!」)

今年北京書展,我恰巧與老貓坐在隔壁桌,只見他桌上賓客都離席四處敬酒了,獨留他一個人坐著,好像在想事情。「或許他也和我一樣,不太習慣這種場合吧。」那時我被灌了太多酒,看他獨坐的樣子,也想起先前低潮時的領悟,不知道怎麼搞的忽然一陣勇氣湧上來,於是便倒了杯高粱,走到他身邊,好好地向他打聲招呼,同時感謝他在《老貓學出版》的時期,透過文章教導過我很多出版知識。他微笑,我鬆了一口氣,才笑出來。

後來,我們沒有太多聯繫,但在某些會議見面時,我們都會向彼此打聲招呼,而我,也加了他臉書,開始看著他的生活狀態,看到同意或是覺得有趣的事情便按讚,不一定同意的就先擱著。看著看著,也慢慢理解了並不是每一個在某些議題上與我抱持相反意見的人,就是自己的敵人。

然而,不就是因為彼此的差異與執著,產生交集與火花,在開放討論之中相互讓步、砥礪,(有時不得不繞好大一段路,)才能讓我們都在意的世界或某些價值,得以進步一點嗎?

老實說,我只要想起自己在北京,竟敢鼓起洪荒之力向老貓敬酒,嘴角就會微笑。我甚至認為這是我真正轉大人、值得紀念的時刻。我把這事情告訴幾個好朋友,他們都覺得我在騙人,「你不是和他吵過架,而且很嚴重嗎!?」是啦,我知道,但也不是非得一直吵下去吧。

「我很珍惜能夠與你討論不同議題的機會。」我記得舉杯向他道謝之後,我這樣說。

當我鼓起勇氣,拿著酒杯,站起身往隔壁桌的老貓走去時,我心裡明白,我已不是當初那個只能隔著螢幕遠遠閱讀他的文章慢慢學的菜鳥,而是與他站在同一個世界的出版人了。

那麼,未來也請多多指教了,前輩。

【獨立系列Part.1】閱讀將走向何方?
與談人:老貓X陳夏民X張鐵志
時間:2016/10/31,晚上七點
地點:華山文創園區拱廳

書店是思辯的所在,找到一些本來沒有注意到的書

根據台灣出版資訊網資料,書籍年銷售額從2014年226億、2015年190億懸崖式下降,今年1到6月只剩85億,比去年同期少2億。面對數位化浪潮來襲,快速便捷的資訊攫取模式,改變讀者的閱讀習慣。讀者去哪了?人們還需要紙本嗎?書店還能是什麼?去中介化後,出版社、書店、寫作者間的角色將如何改變,產生哪些新的機會?我們將從產業鏈的不同角度提問並探討,線上與線下之競合關係。

詳細資訊,請見【活動臉書

編輯這樣想那樣想:

  1. 要結交作家朋友,就去當編輯;要樹立作家仇人,也去當編輯
  2. 立志做那個優秀的編輯吧!──記「誰需要編輯:從《天才》一書看這一行的尊嚴與夢想」
  3. 一個編輯如何透過出版,改變一個時代──《百分百教戰手冊》新書記者會

延伸閱讀:

  1. 老貓學數位
  2. 讓你咻咻咻的人生編輯術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