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古斯塔夫・勒龐

我們已經指出群體不善推理,對於觀念要不是全盤接受,就是一概否定,他們拒絕一切討論,對群體產生影響的暗示會徹底瓦解他們的理解力,從而使之立即投入行動。我們還指出群體若受到適當影響,他們可以隨時準備為理想奮不顧身。此外,群體只有強烈而極端的情感。對他們而言,同情心可以很快變為崇拜,而一旦心生反感便會立刻化為仇恨。這些普遍特徵為我們了解群體信仰的性質提供了啟示。

當我們進一步考察這些信仰時,就會發現,不論是在有著狂熱宗教信仰的時代,還是在發生重大政治變動的時代,這些信仰總會呈現一種獨特的表現形式。我將這些信仰稱為宗教情感,沒有更好的稱謂了。

這種情感十分簡單,像是對某位假想領袖的崇拜之情或是對萬物力量的敬畏之心,盲目聽從這種情感的指揮,無力探討它的信條是否合理,希望將這些信條傳播四海,並將所有不相信它們的人視為敵人。不論這些情感涉及的是無形的上帝、一具木雕或石刻的偶像,還是某個英雄或政治觀念,只要它呈現出上述特點,那麼這種情感往往具備了宗教的本質。在相同程度上,它還具備了某種超自然、神奇的力量,因此群體往往在無意識間將這種神秘力量等同於激起他們一時熱情的政治信條或得勝領袖。

當一個人只是崇拜某個神時,不能說他是篤信宗教的。真正具有虔誠信仰的人,會甘願為了某項事業或某個人傾其所有精神財富與滿腔熱情,自願服從它的任何召喚並將之視為個人思想和行動的目標和指南。

偏狹與狂熱總是和宗教情感形影相隨。當人們自以為掌握了現世或永世幸福的秘訣時,不可避免地會表現出某種偏狹和狂熱。當聚集在一起的人們受到某種信仰的激勵時,他們也會表現出這兩個特點。恐怖統治時期,雅各賓黨人的內心虔誠得有如宗教法庭時期的天主教徒,他們殘暴的熱情同樣源自於此。

群體信仰具有宗教情感固有的特點:盲目信從、極端偏執以及對狂熱宣傳的需求。因此我們可以說,群體所有信仰都具有宗教形式。被某個群體擁戴的英雄是這個群體真正的神,拿破崙就作了十五年這樣的神。而且,他贏得了比任何神要來得多的狂熱崇拜信徒,更能輕易地取人性命。基督教和非基督教的神也從未對其掌控的思想實行過如此絕對的統治。

一切宗教或政治信條的創立者之所以能夠確立自己的地位,都是因為他們成功地激起了群體狂熱而盲目的情感,並使人們在崇拜和信服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並甘願為了他們心中的「神」放棄生命,任何時代都會發生這種事情。

只有徹底了解群體心理後,我們才能揭開歷史的真相。群眾不管需要什麼,首先需要的,是神。

盲目是群體的稟性

不要以為,盲目崇拜已被理性打破,不復存在。在與理性無止盡的較勁中,情感從未被打敗。如今群體不再聽到曾長期禁錮他們思想的諸如神靈、宗教之類的表述,但是在過去的一百年裡,群體從未擁有過如此多的崇拜物件,古代神靈也無緣擁有這樣多的雕像與祭壇。

近年來研究過大眾運動的人知道,在布朗熱主義(Boulangism,編按:八○年代在法國以布朗熱將軍為首掀起的民族沙文主義運動)的號召下,群體的宗教本能是多麼輕易地被喚醒。即使是在鄉村小旅館裡都可以找到這位英雄的肖像。他被賦予了匡扶正義、剷除邪惡的權力,成千上萬的人願意為他獻出生命。如果他的品質與傳奇般的名聲完全吻合,他將會成為歷史上偉大的人物。

由此可見,斷言群體需要宗教顯得十分多餘,因為一切政治、神學和社會信條,必須偽裝在沒有爭論的宗教外衣下才能紮根於群體之中。如果某個無神論的信仰可以使群體接受,這個信仰肯定也會表現出宗教情感中所有褊狹的熱情,並很快成為一種狂熱崇拜。實證主義學派的發展史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有趣的例證。

深刻的思想家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iewsky)一直被稱為虛無主義者的代表,但是有一天曾經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很快發生在了實證主義者身上。某日受到理性之光的啟發後,他撕毀了小教堂祭壇上所有神靈和聖徒的畫像,熄滅蠟燭,接著用畢希納(Buchner)和摩萊蕭特(Moleschott)等無神論哲學家的著作取代了那些被破壞的物品,然後他再次虔誠地點燃蠟燭。他的宗教信仰物件變了,但是我們能說他的宗教情感也變了嗎?

我再說一遍,只有深刻了解群體信仰長期採取的宗教形式後,我們才能理解某些重大歷史事件。

我們應該認識到法國大革命不過是一種新的宗教信仰在群體中的建立,這樣在理解法國革命的暴力、屠殺、宣傳需求和向一切事物發出戰爭宣言的種種現象時,我們才能做出合理的解釋。宗教改革,聖巴薩羅繆大屠殺、法國宗教戰爭同樣如此,都是受到宗教情感激發的群體所為。這些宗教情感必然會使群體採用殘暴的方法清除任何反對建立新信仰的人。

前面提到的大變動之所以能夠發生,仰賴於群體精神,如果群體不願意讓它們發生,即使最專制的暴君也無法做到。正如聖巴薩羅繆大屠殺或宗教戰爭不是由國王引發的一樣,恐怖統治也不是由羅伯斯比爾、丹東或聖約斯特製造的。在這類事件背後,我們發現總是群體的精神在運作,而非統治者的權力在操控。

※ 本文摘自《烏合之眾:為什麼「我們」會變得瘋狂、盲目、衝動?》,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