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繁齊

該怎麼告訴你我這裡下起了雨
下起一場看不清楚雨勢的雨
我傳了訊息、錄下雨夜
把你送的鞋盒浸濕
寫信,寫下我倚臥在窗櫺
漸漸發霉
我還是想送你雨水
即使你仍然聽不出
一行行落下的
滿滿濺起的思念

其實那晚我還醒著
不知道怎麼和你說
絮語被雨裡的屋簷霸佔
越來越自私的夜裡
聽不到誰的話
然後你就這麼睡去
最後一次閉上眼翻身
把我遠遠拋至
床的另一端,遙遠的
我的溫度再也走不過去

怎麼會想起這樣的事
每次想起就在雨聲裡宣誓
再也不要用一把雨傘
去承載愛情了
沒有人會聽到
反正沒有人會聽到
所以有些不該說的話
我也偷偷地喊出來

「雨可不可以繼續下?
這身雨水究竟
要花多長的日子曬乾?
有時候其實
我害怕陽光啊。」

那樣的話
也只有想起你的時候才會說
像是說給雨聽
說給自己聽
說給你
請你別聽

※ 本文摘自《下雨的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