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尚緯

所有人都只是為了自己關心的事情在辯護而已,當有些人能夠堂而皇之地說出類似「你如果關心那你去幫他們啊」之類的台詞的時候,其實潛台詞就只是在告訴你:「你關心的事情我並不關心。」
 
我一直覺得我的人生算是幸運的,即使我總是耽溺在自己的憂鬱與哀傷裡。我還能夠幸運地享有某些水準以上的物質條件,我幸運地只要肯付出努力就會得到回報(多寡不論至少有),我幸運地能夠脫離那個就要成為社會的犧牲品的環境。我是幸運的。但很多人其實並沒有辦法,他們就是會成為這個社會某些人口中的「必要的犧牲」。他們就是會被說成就是因為不努力才會落到現在這種地步。他們就是會好好地待在某些地方就會被某些人拿水槍去噴、去驅趕、拿探照燈照射。我們都有可能成為犧牲品。
 
前陣子楊牧國際研討會的晚宴時,我和廖咸浩老師提到獎金的用途,有一部分捐了出去,原因是因為我們家從前受人幫助,現在有能力了我們家選擇幫助別人(雖然說真的那一部份割出去真的有點肉痛)。我所有一切都只是因著不希望自己推別人成為這個社會的犧牲品而已,沒有人應該犧牲,又有誰會自願犧牲。有一次在小小聽到譚凱聰學長朗了魯熱維奇寫的一首詩叫〈給食人族的信〉,我很難過,因為我們都是食人族。我對這世界充滿惡意,我傲慢,我封閉,我頑固,我不想再當食人族,但是有的時候還是難免將人拆吃入腹。


〈給食人族的信〉◎魯熱維奇
親愛的食人族
不要帶著野狼一樣的目光
看那個在火車車廂
問這裡有沒有空位
的人
 
請你們明白
其他人也有
兩條腿和屁股
 
親愛的食人族
請你們等一下
不要把腳踩在弱者的身上
不要咬牙切齒
 
請你們明白
人很多並且會越來
越多所以請你們
讓一點空位出來
 
親愛的食人族
不要把所有的蠟燭
鞋帶和麵條全部買光
不要背著身子說:
我給我我的都是我的
我的胃我的頭髮
我的雞眼我的長褲
我的老婆我的孩子
我的意見
 
親愛的食人族
我們不要吃彼此好嗎
因為我們不會復活
真的不會

※ 本文摘自《小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