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何敬堯

臺灣,有妖怪、或鬼怪嗎?

記憶中,除了虎姑婆、魔神仔、林投姐、人面魚……這些妖鬼之外,你還知道臺灣有什麼妖魔鬼怪?

如果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其他,可能就會開始說,不要講臺灣啦,其他的妖怪還有很多種啊,像是狐狸精、《山海經》裡的鮫人族、或者是日本的雪女、河童、天狗,要不然就是歐洲的吸血鬼、噴火龍等等,而且這些妖怪還具有某種特殊能力,外貌還超酷……講起這些國外的妖怪,我們可能還比談論臺灣的妖魔傳說還要熟悉、還要充滿熱情。

其實一直以來,來自中國、日本、西方的妖怪們,都在「殖民」著我們腦海中對於「妖魔鬼怪」的幻想世界。

就算是家喻戶曉的臺灣傳說「虎姑婆」,現在又有幾人能完整地說出這則故事呢?甚至可能講一講,忘了故事內容,為了填補劇情,就開始說:「這個故事就像〈小紅帽〉,有恐怖的大野狼會吃掉小孩子。」

臺灣知名學者胡萬川先生,曾在一場研討會中感嘆:「如今在學的大中小學生,對臺灣的民間故事如〈虎姑婆〉一類,已較少或不再聽聞,則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實際上會把〈虎姑婆〉故事講得完整的學生已不多,聽過〈蛇郎君〉故事的更少,會講〈蛇郎君〉的人更是稀見。」

會不會有一天,我們都只記得〈小紅帽〉,而遺忘了〈虎姑婆〉?有誰還能將「林投姐」、「蛇郎君」的故事倒背如流?

是否,未來有一天,臺灣島上的妖魔鬼怪,將被來自外國的「強勢種」排擠,併吞了生存空間,最終走投無路,百年之後再也沒有屬於我們島嶼的妖魔傳說?

其實,「進口」這些外國的妖魔鬼怪與童話傳說,並非一件糟糕的事情。我們耳熟能詳的各種日本妖怪,真的完全產自日本嗎?

事實上,有 70% 的日本妖怪源自於中國,20% 的妖怪來自於印度,只有最後的 10% 才是土生土長於日本。而這些「進口」的妖怪,經過日本的「在地化」之後,才慢慢蛻變出具備日式色彩的妖怪;例如「天狗」,原先只是《山海經》書中彷如狐狸、山貓的生物,但經過日本人的「加工」,混合佛教的要素,才成為「長鼻子,有翅膀,穿和服,腳踏木屐,會抓小孩的奇異怪物」。

或者是日本男鹿半島名聞遐邇的「生剝祭典」,年輕人會頭戴紅鬼面具、身披棕色蓑衣,巡遊各處家戶來祈願消災。在他們的傳說中,朱面獠牙的「生剝鬼」,就是中國的漢武帝與西王母乘坐飛天馬車來到此地,同行帶來的五隻蝙蝠化身而成的鬼怪。

可能有人會提議,既然臺灣妖怪那麼稀少,我們也將外國的妖怪進行「改造」,如同〈虎姑婆〉、〈蛇郎君〉來自中國閩南,將這些外來文化的妖魔鬼怪「加工」之後,成為臺灣的故事吧!

可是,如果只是如此,總讓人有些氣餒,垂頭喪氣。原來臺灣島上,並沒有什麼可以自傲的妖怪傳說?

不過,請等一等,不要太快下結論,你確定這個「前提」是正確的概念?

臺灣的妖怪,真的很稀少?誰能斬釘截鐵肯定?

只因為不曾聽聞,就斷定不存在,只因為不曾見識,就結論「沒有」?這是否太過武斷?

但是,為了要見證臺灣千百年以來的妖怪蹤跡,我們也無法請「哆啦A夢」拿出「時光機」,跳入過往的歷史裡,像「魔物獵人」般,追蹤著妖精們留下的足印。可是,依然有些辦法,能夠帶領我們回到過去,尋覓那些早已被我們遺忘的「X檔案」。

臺灣島的「X檔案」,就夾藏在這幾百年以來的古書、文獻的扉頁之間。

例如,《熱蘭遮城日誌》、《巴達維亞城日記》、有「臺灣四庫全書」之美稱的「臺灣文獻叢刊」、日本時代的民俗學與人類學書冊、《蕃族調查報告書》、《臺灣日日新報》、《三六九小報》……等等各式各樣的歷史文獻,都遺留著屬於臺灣島上「妖魔鬼怪」的蛛絲馬跡。

例如,臺灣島的怪譚故事,可以回顧到三百多年前清代的「地方志」書寫。

自從康熙二十二年(西元一六八三年),清廷政府為了統治臺灣,歷任地方官員都要派人訪查海島上的民情風俗,許多官吏與文人也相繼以地方志、日誌、遊記的形式,詳實描述臺灣島的疆域、氣候、歷史。在志書中的「災祥篇」,便記錄了非常豐富的鯤島怪譚,例如魔鱷上岸、黑海妖蛇、天星詭變、三陽同出、島嶼深山藏匿各種恐怖魔神,每一篇皆是不可思議的驚悚奇事。

當時,清廷官員秉持著「采風」的精神,才將這些怪事收錄進志書中,並且也只將這些奇談,視為清政府「風化善教」、「民變天災」的佐證。譬如,魔鱷橫死,便象徵鄭氏王朝的覆滅,而婆娑鳥現身,正是代表林爽文事變的預兆。

這些奇譚異事,雖然是在清廷的意識形態下被採錄,但每種故事,都有重新去詮釋、欣賞的空間,不應該只被視為無稽之談。
不過,非歷史科系出身的我,所能掌握、理解的資料也僅僅是九牛一毛。若添加上一九四五年到現今的妖怪奇譚、都市傳說,數量可能還會更加龐大――還有更寬廣的奇幻世界,等待著探勘。

回到剛才的提問:「臺灣的妖怪真的很稀少?」

我們不能因為不曾聽聞、不曾見識,就將這些曾經流傳臺灣島上的怪物故事一筆勾銷。

臺灣有沒有妖怪?臺灣的妖怪文化,是否也能成為大眾文化、流行風潮呢?

如果講到妖怪,我們總會被問到:「你相不相信妖魔鬼怪的存在?」但對於我,則更想詢問:「你相不相信臺灣土地上,也有我們自己的妖魔鬼怪?」

妖怪、鬼魅與神靈

以往,學者研究臺灣的妖鬼文化,經常將妖鬼附屬於「民間傳說」、「民俗學」的體系之下,尚未有研究者如同柳田國男、井上圓了秉持著「妖怪學」的觀點,將妖鬼獨立成研究的主體。

若要發展臺灣的「妖怪學」,絕非一蹴可幾,勢必遭遇許多困難。但是無論如何,「文獻」與「田調」永遠是研究的起點,一步一步前進,才能踏實。而此書籍的定位,便是在於基礎文獻的初步考察。

《妖怪臺灣》共有兩卷內容,我所命名的「妖怪」兩字,「妖」指稱「妖鬼神遊」,至於「怪」則是「怪譚奇夢」。

《妖鬼神遊卷》,是臺灣妖怪、鬼魅、神靈的索引書。

「妖鬼神」此辭,泛稱於妖、怪、神、魔、鬼……等等類別,在此書中,我將這些故事,劃分為三種類型:「妖怪」、「鬼魅」、以及「神靈」。
❶【妖怪】:物有其靈,魔物化變之妖精,擁有具體形象。
❷【鬼魅】:魑魅魍魎,莫知其源,形象曖昧不清。或人死成鬼,或以鬼命名。
❸【神靈】:精靈、神仙之族裔,人們崇拜、信仰。

《怪譚奇夢卷》,收錄了兩百多篇各式各樣的臺灣奇異傳說。

「怪譚奇夢」的摘選宗旨,則是「怪奇而不可思議的故事」,包含四種類型:
❶【奇人】
❷【奇事】
❸【奇物】
❹【奇地】

因為臺灣的「妖怪學」無前人研究可依循,所以此種分類,是我蒐集、整理諸多臺灣鬼怪故事之後,所進行的初步定義與分類。若未來有更多的資料出現,或許這樣的定義將會過時,需要更嚴謹、有系統的劃分。

而在我的初步觀察中,「妖鬼神文化」的形成,極類似「演化」的軌跡。「妖怪」、「鬼魅」、「神靈」,這三種奇異存在,可以簡略製作成下頁的「演化圖表」。

妖怪的存在,是經過天地自然、動植物、無機物所生成,例如巨大而恐怖的「鉤蛇」,是天地靈氣生成的詭異怪物。在臺灣的妖怪種類,又以「幻獸」、「魔人」這一類的怪物傳說最為繁盛,不論是在深海黑洋,或者是叢山峻嶺,都蟄伏著恐怖萬分的獸形怪物。此類奇譚的盛行,可以推敲原因,或許是漢族飄洋過海來臺,對於臺灣自然界的萬事萬物充滿恐懼,因而流傳許多獸形妖怪的故事。而在原住民的傳說中,不論是平埔族或者是深山的部落,也多有「怪鳥」、「奇獸」的蹤跡,並且會與他們各自族社的文化、祭典相關聯。但是,有關幻獸妖怪的故事,到了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卻是越來越稀少,較少人會去談論,反而是鬼魅傳說越來越盛行。

至於鬼魅的存在,大多是人死後,化成幽鬼。在漢族文化裡,甲骨文的「鬼」符號,由「田」(面具)與「大」(人)上下組合,代表巫覡之人戴著一頂奇異面具,假扮成鬼。金文則在甲骨文鬼字偏旁加「攴」,表現巫師持械逐鬼。商周時代,相信人死後成鬼,靈魂會以鬼的形式存在塵世,故祭拜鬼神。道教修行中,識鬼驅魔是基礎的新手入門,道行進階者,則能畫符施咒來役使鬼魅,甚而殺鬼、破邪。佛僧說法,還有餓鬼、福德鬼、中陰身……等區別,六道也有輪迴鬼道的噩途。

另一方面,對於鬼來說,山鬼遊魂同樣能藉由修行練功來提升位階,獲得變幻、詛咒等技能。等級更高的鬼,只要儲積足夠的功德值,更能獲天人庇佑,轉職成配饗寺廟的神尊;另一種「成神」方式則是被人敬畏,因而立廟祭祀。至於原住民的鬼魅思想,則會與「祖靈文化」相結合。

根據筆者的搜查,臺灣島上曾出現的「妖怪」與「鬼魅」的種類,可初步劃分為幾個項目。「妖怪」的種類可以略分為「幻獸」、「靈禽」、「奇蟲」、「魔人」、「龍族」、「物妖」等等項目,而「鬼魅」則可分為「人鬼」與「災鬼」。

製作成簡易表格如下頁:

妖怪種類

❶幻獸
介紹:天地精氣化生的靈獸、怪物,除了外形奇異之外,也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例如,能夠預言未來,或者操控大自然。

案例:鯊鹿兒、巨象牛、一角獸、魔尾蛇、金鱗火焰鱷、海和尚、人面怪魚、飛行巨牛、麞妖、仙狗、麒麟颶、瀨口大牛、海翁、鱟妖、制風龜、黑水洋巨蟹、鉤蛇、鰍魚精、紅蛇精、鼠尾雲、巨蘆鰻精怪、白馬幻影、老猴魅、人面牛、陰陽雞妖、文龜妖、巨水牛、瑯嬌靈貓、海棘獸、白猿妖、鹿王。

❷靈禽
介紹:天地精氣化生的異鳥靈禽。

案例:墓坑鳥、婆娑鳥、山火鳥、五色鳳、雷公鳥、石燕、食人的怪鳥「瑪莎嘎拉咕」。

❸奇蟲
介紹:天地精氣化生的蟲類怪物。
案例:海上鬼蝶、烏蝶妖怪、七足壁蟹。

❹魔人
介紹:形狀類似人類的奇形種族,可能是由人族所演變,或者是迥異於人族的存在,通常都會擁有不可思議的神奇力量。
案例:毗舍耶鬼人、臺南人魚、澎湖鮫人、蛇首族、酒桶妖、獠人族、長髯矮人、殭屍、天花鬼、五使嶼生人、蛇郎君、虎姑婆、魔神仔、角力魔、金魅、纏身青面婆、巨人異族「阿里嘎蓋」、骷髏人、巨人「孤奴」、排灣族惡靈「蓋羅」、矮妖「咕塔」。

❺龍族
介紹:生存於臺灣島的遠古龍種,數量極稀少。
案例:碧龍、旱龍、木龍、赤虯、旋風蛟、雲龍、鴟尾。

❻物妖
介紹:無機質的物件所生成的妖怪。
案例:龍碽、金銀鬼、豬哥石。

❶人鬼
介紹:人死後成鬼,通常擁有詛咒的能力。
案例:嘉邑女鬼、冤魂陳守娘、水鬼、香魂女鬼、雷公埤的女鬼、劍潭詩魂、叉爺、風流鬼、枯骨怪、飛顱妖、屍鬼、無頭鬼、縊鬼、林投姐。

❷災鬼
介紹:會帶來災厄、疫病的鬼怪
案例:瘧鬼、疫鬼、罪鬼、五色鬼。

所謂的「神靈」,經過粗略劃分,可有兩種演化方式。第一種,是由「妖怪」、「鬼魅」所進化而成。第二種,直接由「人死後」、「自然界異相」成為「神靈」的存在。

例如,高雄半屏山的麞妖(老山羌),據說能引來火災,是古代人們所懼怕的異獸,可以歸類為「妖怪」的種類。但在二十世紀、二次大戰之後,當地人卻逐漸尊稱此獸為「火神」,麞妖成為了讓人敬畏的存在,這便是「妖怪」成為「神靈」的例子。
以及,臺南的「陳守娘」,死後成為怨鬼,但地方人士為了平息幽魂之怒,便在孔廟的節孝祠安奉守娘牌位,原先讓人恐懼的「鬼魅」也成為了人人敬仰的「神靈」。

臺中的萬和宮所供奉「廖二媽」的媽祖神像,傳說是一位居住在西屯的年輕姑娘死後所附靈,便是「人死後」成為「神靈」的存在。

至於「自然界異相」成為「神靈」,臺灣最為普遍的例子則是「石頭公廟」。只要鄉里之人發現有奇異石頭顯靈(譬如發光),就會視之為「石頭公顯靈」,並且為奇石立廟立香火。

但,所謂的「演化」,是否真能成立?臺灣「妖鬼神文化」的研究正開始,需要以更多的資料來佐證。例如,日本的知名學者柳田國男,經過長久的田野調查得出結論,認為日本的妖怪,大多是被貶謫到凡間的神明,也就是說,妖怪是神衰落之後所產生的文化現象。而臺灣的情境,又會是如何呢?

無論如何,筆者先提出此點假說,作為未來研究(推翻)的起點。

臺灣的妖鬼之亂

鬼聲啾啾,在歷史的流轉中,臺灣島嶼鬼影幢幢。

四百多年前,漢人大舉橫渡黑水溝來臺,各方鬼魅、妖怪也匿身船艙之中,共同抵達這座婆娑大島,沒想到,祂們卻與島上鬼界的先住民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島上原住民亡魂化鬼,擁有靈能的女巫能召喚祂們,但祂們經常躲藏山間,難得一見。譬如在南臺灣,鬼靈們群居懸崖峭壁的洞穴,卑南族咸知山谷回音正是鬼靈惡作劇,而排灣族則懼怕名為 Garal 的惡鬼,祂會趁夜陰飛至部落,從窗戶鑽進房中殺人。祖靈之魂與各社的原住鬼怪,對於移民而來的妖鬼族群憤恨不平,而世居中央山脈的山魈部落、平地林的竹鬼、海岸的蛇首妖怪、東北暗澳的鬼怪族裔、甚至是澎湖鬼市的妖界,也對於渡海來臺的妖鬼義憤填膺。

移民鬼與先住鬼的戰役如火如荼延燒,幾百年來,大大小小的戰事層出不窮。葬身中南部的紅毛亡魂則身穿盔冑,想等兩敗俱傷之際謀取利益。

妖鬼之亂不歇,苦的卻是當地的人們,不斷被四散的陰氣影響,遭受池魚之殃;瘧鬼與疫鬼尤其愛趁虛而入,病染人間,藉此吸收陽氣壯大妖魂。許多清廷派遣來臺的文人官吏經常患病,即是瘧鬼傑作。

夤夜時分,黑暗來臨,窗外鬼影步步逼近。

清朝時代,臺灣人在妖鬼戰亂中為求自保,逐漸學習了許多問神求鬼的宗教儀式。「椅仔姑」是一種請鬼降臨的占卜,未婚女性在中秋深夜,能搖動竹椅請來陰間靈鬼,藉此詢問禍福。「扶鸞」則是藉由靈力更高的乩童所驅動的降靈會。最可怕的請鬼祭儀,則是請來「金魅」,祂可賜福家屋,但代價是祂要吃食活人。

臺灣民間流傳最廣的鬼怪,則是水鬼。祂雖然會以抓交替的方式取人性命,但若水鬼有積德之心,甚至能晉級為城隍爺。在十九世紀,一名來自美國的記者艾德華(Edward Greey),便曾經目睹安平天后宮廟旁的溪水中,冒出水鬼冤氣。

成鬼化魅皆有因果,若能以多面角度審視,人們反而能從妖鬼世界,獲得智慧與啟示。如同京極夏彥的百鬼怪談、史蒂芬金的恐怖故事,也都如同清澈明鏡,不只反映人心,更投射著各國民族文化的特殊歷史軌跡。

※ 本文摘自《妖怪臺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