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龍貓大王

從去年11月30日,新潮社發表將在2017年出版村上春樹的最新長篇小說開始,全世界的村上粉們無一又陷入了等待餵食的可憐小狗狗心態。日本的書店更從年底便貼出了毫無介紹、僅寫著「村上春樹睽違七年的正宗長篇小說」字樣、還有兩本純白封面書本的海報,充分證明了在銷量年年緩步下降的日本出版界,村上春樹仍然是呼風喚雨的書市大咖。

終於在今年1月10號,新潮社宣布將在2月24號發售村上的新作《殺了騎士團長》(騎士団長殺し),這本分為上下冊的長篇小說,是村上自《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四年後第一部長篇小說,也是自《1Q84》七年後第一部複數冊長篇小說。既然是複數本,《殺了騎士團長》的原稿如果以四百字的稿紙計算,到達了驚人的兩千多張。

這八十萬字的長篇小說分成了上冊《顯現的構想》(顕れるイデア)與下冊《變遷的隱喻》(遷ろうメタファー)。當然,一如村上往常的作品,《殺了騎士團長》的內容大綱現在付之闕如,而日本網路上這幾天也掀起了一片討論潮,畢竟這是村上春樹第一次使用如此類似奇幻輕小說風格的書名,畢竟談到「騎士團長」,很容易想像出全身白銀盔甲、騎在馬上的英雄模樣,這會不會是村上大神首度想要嘗試中古風格的題材呢?

有趣的是,騎士團長很容易令人聯想到中古戰爭,但描寫戰爭並不是村上春樹的強項。在1997年的專訪裡,村上春樹自己提到:「我曾試著描寫戰爭,但對我來說這不是一件簡單事。每位作家都有獨家寫作風格──像是他們擅長或不擅長去描寫戰爭或歷史題材。我算是不擅長的那種,但我仍然會去嘗試,因為我覺得去寫這些題材是有其必要的。」

「我心中有許多抽屜,這些抽屜裡有數以百計的材料,當我有需要時我會取出這些記憶與影像。而戰爭對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抽屜,我感覺某天可能會需要它,從中取出些什麼然後寫出來。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因為那些多是我父親的故事,我父親屬於四零年代打過戰爭的那群人。當我還小時,他會告訴我那些故事──不是很多,但那些故事對我意義重大。」

我們在《發條鳥年代記》裡看到他碰觸了日俄間的諾門罕戰爭,也許《殺了騎士團長》正是第一本村上春樹正面面對戰場的故事──可能還是虛幻世界裡的奇幻戰場,誰知道呢?但我們知道,閱讀這部大堆頭一定又是個非常有趣的經驗。

村上春樹是這樣的:

  1. 一支二壘安打,讓村上春樹一躍成為大作家:「那一刻……我想我可以寫小說」(上)
  2. 【果子離群索書】村上春樹是作家典範
  3. 美國評論家羅列村上春樹最棒的十本小說 跟你心中的排名一樣嗎?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