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龍貓大王

尼爾蓋曼(Neil Gaiman)無疑地是我們這個世代裡最會說故事的作者之一,他並不拘泥於單一類型,而是將他無拘無束的想像力發揮在所有他感興趣的題材上,他的作品因此跨越了年齡層與類型的隔閡。他家中滿滿的獎盃可以解釋他的才華有多驚人。他拿下了科幻文學的重要獎項雨果獎,也拿下了恐怖文學的桂冠布蘭史托克獎,甚至在童書領域,他也拿下了英國的卡內基獎章……等等,美國相等地位的紐伯瑞獎,他家中也有一座。也難怪他的書迷能從成人一路涵蓋到兒童族群。當然,他也為其中的青少年族群寫過幾篇故事。〈怎麼跟舞會上的女孩搭訕〉,這個有著十足青春期氣味的短篇小說,正是他的作品。

〈怎麼跟舞會上的女孩搭訕〉出自於他的短篇集《魔是魔法的魔》,敘述兩名男孩──維克與主述者「恩」──在南倫敦的克羅伊登鎮街道上找尋一場派對的位置,名字很奇怪的恩有一種青春期少年莫名的怯懦,他不敢與女性接觸,卻又暗暗崇拜同伴維克對女性的如魚得水。故事就從恩被維克硬拖往派對的路上開始,終於他們找到了派對,更意外地發現似乎整個派對都是世界上最性感的生物──外國交換女學生,她們個個面容姣好,身材火辣,口中好像講著不知哪國來的文字,勉強能辨識的部分卻又有聽沒有懂。但這對恩來說一點都不礙事,因為他根本不敢跟她們交流,只能眼見維克已經牽著一位辣妹上樓。終於他與一位女孩搭上話了,儘管兩人雞同鴨講,但「就光她是女孩這點已經夠了」,恩已經沉浸在粉紅色泡泡中了。

直到維克死命地把恩拉出這棟房子,他才迷迷糊糊地意識到:她們這些可愛的女孩,其實是可愛──至少外表的偽裝看起來是這樣──的外星人。故事在維克脹紅了臉邊哭邊嘔吐中(故事並未描述可憐的維克在樓上遇到了什麼)結束。

這是一篇有點科幻又有點恐怖的小故事,是的,那些神祕女孩所說的話幾乎每句都如同在描述宇宙最狂野的夢境:「我是維茵的維茵,我是個次等品,我的本體名字也叫維茵……在我被完成時,需要進行我是該被保留或是被淘汰的決議,我很幸運因為決議對我有利」「在太陽我能學更多,去深淵也行。傑薩曾在星系之間結網,我也想那麼做……」設想你在派對上,觸目所及全是精美地有如洋娃娃一般的女孩子,但每個人脫口而出的全是上面那些背景不明意味不明……反倒有種詭異美感的台詞。這時候似乎你身上那股不敢向她們開口的怯懦,才是這派對上唯一真實的事物

這才是最真實的,回歸到標題,如何在派對上向女孩搭訕,這種青春期的拮据不安,真實到至今仍然讓我有時會從夢中驚醒,我們不需要遇上假扮是女生的外星人,光是真實的女孩子就夠讓我們舉足無措,而我們也總是有幾位高富帥同性好朋友,他們未必是霸凌小霸王,但他們與所有妹妹相處,都能像是與自己親生妹妹相處一般的那股自信自在,已經是最不需言喻的同儕壓力。「女孩子而已嘛,又不是從外星來的」,維克的開玩笑真實地像句諷刺,對臉上長滿青春痘又頂著鍋蓋頭髮型的我們來說,女孩就是外星人,我們輕易向她們搭訕,可能引發一場毀滅世界的宇宙戰爭。

而有人覺得這種拮据很有趣,他們把它從蓋曼的小短篇故事拍成了一部電影,還請來了應該是當今影壇最甜美的甜姐兒──她的青春美麗,就像我們中年大叔夢裡充滿懊悔的失落,艾兒芬妮(Elle Fanning)來飾演故事裡的女主角:那些美得不真實的外星人。

《怎麼跟舞會上的女孩搭訕》的同名電影版,並不是直接改編原本不到一萬字的小說,而只是採用了這個背景在七零年代的故事精髓,套上了另一件七零年代的象徵──龐克文化。在原來故事裡提到,「那時龐克風格的音樂才剛起步,我們在自己的唱片機裡放的是廣告樂團(the Adverts)和果醬樂團(the Jam)的音樂,還有行刑者(the Stranglers)、衝擊(the Clash)與性手槍(the Sex Pistols)……如果你幸運的話還能聽到鮑伊(David Bowie)。」

不僅是因為小說故事背景設定在龐克音樂正開始風行的時刻,負責將小說改編並執導這部電影的約翰卡麥隆米歇爾(John Cameron Mitchell),他正是另一部偉大音樂電影的導演:《搖滾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米歇爾想把這部電影改編成另一部龐克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樣有我們熱愛龐克但害羞的男主角恩,他遇上了從邪惡計畫中脫隊的外星人蟬(Zen),蟬想見識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倫敦近郊的克羅伊登鎮,那裏龐克風氣正火熱。最終龐克與外星人們──正如同義大利的蒙特鳩與卡普雷特家族,以及夾在他們之中的惡星戀人(star-crossed lovers)恩與蟬,將面對宇宙與地球的全新命運。

飾演恩的亞歷斯夏普(Alex Sharp)因為演出舞台劇《深夜小狗的神祕習題》而拿下東尼獎,艾兒芬妮也在近期演出多部風格丕變的電影,像是《夜行人生》或是《霓虹惡魔》。但令人意外的是金獎影后妮可基嫚也加入了演出陣容,日前一組片場照顯示基嫚的一身有如鮑伊在《魔王迷宮》裡的龐克打扮,比照她可能演出的角色名稱「布迪卡女王」(Queen Boadicea),難道她要演出對抗外星人的龐克女王嗎?有趣的是,歷史上真有位布迪卡女王,她反抗羅馬人發動了不列顛群島的革命,這會不會也隱喻著對外星人的反抗呢?

尼爾蓋曼本人也負責這部電影的執行製作,對他來說,他的小說文本進行跨媒體製作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他的成名作《睡魔》正與華納兄弟影業討論如何映像化,他的《墳場日記》也準備登上小螢幕,他了解在不同媒體上會透過不同演出方式呈現同一個故事。不管我們在書頁上或是大銀幕上欣賞《怎麼跟舞會上的女孩搭訕》,他都希望讓我們重新想起,那個在派對上站在女孩面前尷尬的我們自己

蓋曼的迷人故事:

  1. 尼爾蓋曼告訴你:「我相信我們有為了愉悅而閱讀的義務。」
  2. 「我心中只有一個英雄,那就是大衛‧鮑伊。」尼爾‧蓋曼把偶像寫成小說主角!
  3. 聖誕節前夕,一起聽尼爾‧蓋曼重現150年前狄更斯親自導演版的《聖誕歌聲》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