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賴珩佳

整體而言,印尼是個講求「禮貌」的國度。這樣的「禮貌」包含了普遍卻無明訂的「小費文化」。這裡所謂的小費,不是美國動輒 15%~20%、若沒付或金額不足還會被餐廳服務生追討要回的那種「義務性小費」。這裡的「小費」金額不多,隨意即可,但重要的是要記得給,而且要給得自然,給得尊重,最好是把紙鈔「若隱若現」的握在手中,用右手輕輕的遞到對方手中(回教徒認為左手是不淨的),最好還可多加句「謝謝」(印尼語:Terima Kasih)就更完美了。

以雅加達市男士專業理髮店為例,理髮金額約 8 萬印尼盾(約台幣 194 元),理髮完成後,通常給理髮師 1 萬印尼盾(約台幣 24 元)的小費,理髮師一定會點頭微鞠躬表示謝意,因為給小費的這個當下,就會被視為展現了我們的謝意。女士的美容院亦然,只是稍微複雜些,通常洗頭、按摩或修指甲的助理會各給 1 萬至 2 萬印尼盾(約台幣 24 元~48 元)或更多,完全視個人對於服務滿意的程度,重要的是,對每個人都要「記得表達謝意」。對美髮設計師,通常視「等級而定」,小費通常 5 萬至10 萬印尼盾(約台幣 120 元~240 元)不等。

生活上需給小費的情境比比皆是:如機場上幫忙抬推行李的工作人員(小費價碼現在是一件行李 2 萬印尼盾,約台幣 48 元,若行李較大或較重則自行加碼)、停車場幫忙指揮停車的工作人員(通常固定給 2 千印尼盾,約台幣 5 元)、餐廳服務生等。餐廳的收費單據通常有一欄是服務費(Service Charge 10%),但那是付給餐廳收銀台的。離開餐廳前,不要忘了在桌上留下一些小費給服務生。小費多寡則視餐廳價位與服務品質而定。當然,如果沒有給就離開,服務生也不會追出來要,但心中大概覺得碰上一個「不上道」或「還沒上道」、不懂人情的新到外來者了。

另外,到家中幫忙修繕的水電工人、送貨人員等,除了應付的款項外,個別給每位工作人員一些「飲料費」(通常也是每人 1 萬至 2 萬印尼盾,約台幣 24 元~48 元)是普遍的習慣。但因為小費的金額沒有明訂,通常只能自由心證,看看如何皆大歡喜了。

記得我剛到印尼時還不太熟悉各式紙鈔幣值,有位到家中修繕的工人,工作完成後,我給了他一張 1 萬印尼盾(當時約 1 美元)的小費,至今我還記得他離開時對我鞠的九十度大躬與臉上超級燦爛的笑容。那天他離開後,我想找一張證件翻看錢包時,才突然明白為何他行這麼慎重的大禮,又有如此陽光的笑靨──原來我剛剛給出的不是暗紅色紙鈔(1 萬印尼盾),而是一張亮紅色紙鈔(印尼紙鈔的最大面額,10 萬印尼盾,約 10 美元,大概是當時那位工作人員快一成的月薪)──我在不知情之下,日行一善了啊!

有趣的是,在某些公共場所,會看到「禁給小費」(No Tipping)的標示。或有些老闆會讓員工穿上背後印有「禁給小費」字樣的衣服。這時可千萬別以為真不用給了。這些地方的工作人員會「禮貌性」推託一下說「不需要」,但其實小費仍是被預期也會被微笑接受的,當然也不會有人去糾正給予或收受者這樣的行為,所以這樣的標示就只是心照不宣了。

※ 本文摘自《那些你未必知道的印尼》,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