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崔舜華

病妻手記

1
我像那些為胃病所苦的作家變得多疑
仲夏黃昏迂緩的劇場在我的髮裡
靜謐地排演
我舉起野莓形狀的乳房
給每一個躁動的小人侏儒餵養乳汁般的燈光
天黑時,第十一隻烏鴉迴折地飛下
我遲鈍地收集葉子,書籤,燧石
燉煮你雪白的襯衫和粥湯
再一天,我等待
感受臟器裡不安的循環
像一座巨大憂悒的城堡
布滿迷宮般的房間,供我遊戲

2
我在房裡拼圖,撫摸不存在的貓咪,互相撫慰地舔著手掌
我伸出細小陽具般的手指,戳進柔軟的感官暗房
從喉腔半途挖出屬於早晨的寶石
V,你不在家時無人願受餽贈
若你在我身旁
我又僅獲贈你勞動後感傷的子嗣
我是不孕的罪人,因你的憂傷絕育
在裙底的縫線
裝設憊懶的性徵

3
那一年我是這樣過的:
俟你出門,便略事打掃
在十數坪廉價揀索的家具之間
統御我輕諾而寡慾的王國
V,有時你中途返家
在T城滯悶無風的午後的光底
我裸裎著,向自己求歡
每一場貧弱短暫的禮物交換之後
我復決定愛你
七月的菸
一切字面意義上
我確實跋扈而不可預測地幸福著
春天過了,我的肩膀和雙腿
又添了新的抄痕
我喜歡極了,為它們取名作「難題的代價」
像一幅昂貴的畫像懸掛在我們徒然的牆上
狂歡,盛怒,揮霍無度,互為表裡
美德的聖地,我們並不理會正義

7
迎接冬天到來
整座城市鬧起感情的霍亂
我祕密的博物館更開張
我送你鍍金的票券
以絲帶與薄荷包裹
用綠松的墨水題寫受信人

第一件展品:「巨大的感傷之象
快速衰疲的有機體驅動力
客廳重組範例」
V總是看看,心不在焉
V總是輕簡而來,口袋裝著火柴,徽章和指甲
通過蜿蜒潮溼的漫長迴廊
一身乾淨離去
但你可知道,雨季再也不能使你清爽

一身乾淨離去
你可知道,雨季再也不能使你清爽
(未完)

短則

沒有甚麼比現在的幸福
更加不幸了
把身體密合地縫摺
晚晚的
雲的預示
比所有未履行的誓
還要莊冷的

那冷
畢竟是精神性的嬰兒
產自上世紀思想裡的繭
任何手也難以塑型
白貓春草
皆無可比喻

夢境似鶇羽亂生
隕石的掌寬
握緊時空的繩心

一種悲哀
宛然浮現
梳頭時,後頸長出陶灰色的霰
風開始颳了
星星違反起初的許諾
降命予人

我只看見
分離的雪地,針草興盛
我要告知眾人:
生活即兇殺!
你也沒習慣過
直到現在還是找錯鑰匙

乃至,被陌生人緊握
雛馬也忘懷了故鄉
眾心之門
闔即是破──
早晨,徹夜未眠的風琴手
挾著一個驕傲的音
從樺樹林中走過

有的人天生軟弱

讓我再一次 和疑問交合
讓我張開羽毛和頭髮
釋放我心裡不孕的母獸

此刻,我非常非常非常渴望地
把自己套入一雙粗糙的短靴
陷入一則不祥的啟示

我卻不情願走
在你喊死以後
在中斷的電影情節目擊
前半生踽踽跋行
地表 最不毛的夜丘

有人天生和愛一國
有的人天生軟弱

無事的光陰中我相信你
無光的夏晝中我相信你

我聽候你,直到滿溢
我兵候你,銀鯨遊行的潮汐大隊
逼近我們居住的
荒涼而卑小的城

不招風的房間
被你觸摸,我成為
地底一朵飽思欲盛放的
滿惡之華

地點富含顏料,水脈多疑
而黑暗豐饒
被你擁抱,我感覺
肺葉流動煙塵和尖叫
這流金歲月──

不在你旁邊的日子
我面相如花,全部
全部朝南方開放

尚未回神的暫煨的爐火
颱風前夕逸逸地午寐
一個人滾落一地  礦的預感

山的影子壓過來
門外有人即將崩壞

轉播鏡頭追逐幸福的現行犯
你看 有人面若春花
有人感情氾濫
有人天生和愛一國
有的人天生軟弱

本文介紹:
婀薄神》。本書作者/崔舜華;出版社/寶瓶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波麗露
  2. 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

mooInk繁體中文電子閱讀器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