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陳夏民

能夠讀出弦外之音的人,往往會成為生活中的名偵探,解決許多困擾。

那是一個被虐的場景,過程中難有愉悅之感:我無助地趴在墊子上,全身又痛又痠,閉上眼睛,任由那一雙手重新組裝我全身經絡肌肉。穴道彷彿電梯按鈕,每一按壓都能讓我直達最深最底的痛覺之所。

我一邊咬牙忍耐,一邊暗自擔心按摩師推到腎臟時會說我腎虧──該不會只是他好心沒說出來吧?

「你的睡眠品質是不是很差?」

「對。」

「你是不是經常久坐?」

「對。」

「你的電腦螢幕是不是放在左前方?」

「對。」

我的心裡興起一股「被看光光了」的恐懼感。全身發毛又痛,好像雷神索爾正拿槌子從內部反覆敲打。按壓著我的那一雙手宛如代替他的主人長了眼,每推過一吋肌膚,就能看穿一件深埋在筋肉下的祕密。

我的生活作息在那一雙手觸碰之下,變成了一覽無遺的水族箱,正供人任意參觀,毫無死角。

「太神了。根本是夜魔俠等級的。」

夜魔俠是漫威漫畫中的盲人英雄,白天是律師,晚上則穿上紅色的戰衣,以暴力追討法律無法聲張的正義。他先天目盲,卻透過嚴格的武術訓練,將感官磨練至神一般境界,能夠以聽覺、嗅覺,在腦海中建構出環境的立體畫面,並敏捷地移動,與對手搏鬥。

夜魔俠不曾被蜘蛛咬到,也不曾被伽馬射線掃過,與其他超級英雄不同,他並沒有超能力,但他以驚人的毅力去「觀察細節」──彷彿求知若渴的讀者拿到一本書,拚命讀著,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只為釐清當下環境究竟發出何種訊息。

透過閱讀,他修練出超乎常人的能力,成為了英雄。

其實在各行各業脫穎而出的達人,都與夜魔俠類似。他們張開感官閱讀各種物件、生命或任一抽象概念、現象,再將讀到的細節在腦中組合成線索,用以探索眼前的世界。

和語言能力相同,閱讀的技巧也需要時間累積,經驗值越高,官能感知便越強烈,能夠放大所察覺的細節,讓我們輕鬆地拼貼出真相。於是,有人讀出弦外之音,有人一葉知秋,這些閱讀達人們化身為名偵探,利用現實物件來描繪已發生事件的輪廓,然後直指問題核心,解決困難。

對一般人而言,閱讀能力的精進能夠提供最低程度的安慰。

當我們解讀了環境變化,便能嗅出周遭人等是否帶著善意,甚至機警地迴避某些傷害,而不至於善良到近乎愚蠢,永遠被人欺騙,像是現實生活中那些嗅出丈夫外遇心虛的妻子們……當然,若能讀到細節並善用之,也可增添生活情趣、製造驚喜場景。

兒時搭家裡車出門,爸爸總是邊等待紅燈邊讀秒,然後在紅燈仍亮之刻,發車往前移動。每當車子越過地上白線的瞬間,紅燈都會立即變成綠燈,讓我因為逃過警察開單而鬆了一口氣。

那時,我以為老爸的超能力是讓紅燈變綠燈,直到某一次「閱讀」了老爸的眼神方向,才發現原來等紅燈的當下,他那雙眼始終緊盯著路邊行人指示燈上的倒數計時。

「唉呀,怎麼有點遜了,老爸。」

但我仍記得,每次看老爸命令紅燈變成綠燈時,內心多麼澎湃。「我爸爸有超能力!」或許是超人卡通看多了,兒時的我毅然決然地決定守密、也不曾對老爸提起我的發現,同時在腦海推演著下列情節:「總有一天老爸的超能力,會透過血緣關係傳遞給我,唉呀,我將在何時覺醒呢?」

想著想著,我就長成現在這樣子了。

盲人按摩師繼續以指尖摸透我全身肌理,拆解疼痛地雷。我覺得好痛,但先前按過之處卻開始緩和、舒暢起來。此時,空氣中忽然滲入泥巴的味道。

「要下大雨了。」我說。

「對,我聞到土味了。你好鼻師喔。」

我想起以前被雨困在學校時的痛苦回憶,以及之後無數次的雨天前後,只要「聞到」一次就再也忘不了的泥巴味。

離開盲人按摩院時,未有雨滴落,但泥巴氣味益發濃重,我才走進便利店買傘,外頭忽然雷聲大作並下起大雨。我撐著傘走出來,看著十字路口狼狽奔竄的人們,覺得慶幸,我果然是擁有超能力的。

「這是遺傳吧,老爸。」我想。

※ 本文摘自《讓你咻咻咻的人生編輯術》,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