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宋尚緯

〈再也沒有辦法了〉

再也記不起了,關於那些
有著低沉回音迴盪的夢境
以為每一個人都能勇敢的去愛
但再也沒有辦法了
像是過熱的喧囂突而歸於平靜
你說你再也沒有勇氣了
我們像遠方的雲一般飄散
我也沒有了,也沒有勇氣了
我總不忍向你提起

總有人在密室敲鐘
與隔牆的人談論天氣
聽到雷聲便假借神的名義
他們知道已經沒有辦法了
沒有神會出現將他們的影子一片片地剝下
他們無所畏懼
所有人搭乘前往遠方的列車
沿著鐵軌撒下票根
這班次沒有終點更從不停靠
連車掌都遺忘終點的模樣
這尷尬的旅程再也沒有歌聲
沒有笑容,沒有愛
沒有愛的人們直視前方
面無表情,聽不到交談的耳語
像是再也回不來了

多年後他們的春天已經
離他們好遠好遠了
失去的事物也多得
令我們都沒有印象了
失去土地的時候他們搭上了車還唱著歌
失去歌聲的時候他們避而不談
失去語言的時候已經無所謂了
沒有人關心別人,自然也不需要對白
最後再也記不起了,記不起
只有愛恨情仇的日子
失去的太多太多了
當最後一陣風吹到身上
才發現甚麼都沒有了

你說再也記不起了,再也
沒有勇氣提起所有沉默必須的自由
還想回去,就算只看一眼也好
就算已經隨著離去而毀滅了也好
但再也沒有辦法了
連向前走的力量也沒有了
你說再也不愛了
沒有空間可以放得下你我的夢境了
我也無法再繼續了
遠方唱起山歌,但我再也聽不到了

※ 本文摘自《共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