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開周

包公是合肥人,合肥古稱廬州,廬州有一個地名叫香花墩,香花墩上有一座包公祠,祠中塑有包公肖像。

清代嘉慶年間(一七九六~一八二○年),廬州知府張祥雲去包公祠參拜,見到雍容儒雅、白面長鬚的包公像,忍不住感嘆道:「包公塑像遍布全國,都是很醜的那種,讓人看了冷汗直流,不敢仰視,小腿抽筋,無法走路,像見鬼似的。現在我奉命出任廬州知府,來到香花墩上參拜包公,見到的卻是另一種塑像,身軀雄偉,面容和藹,眉目之間,甚是可親,完全不是外面常見的那副怪模樣。唉,世人喜好古怪的程度真是太離譜了!」

包公本來並不黑,文藝作品讓他變黑;包公本來並不醜,文藝作品故意把他塑造得很醜。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正是「人之好怪」的心理在作怪。

傳統文藝作品當中,異人必有異相。比如舜的眼睛有兩個瞳仁,劉備的手臂出奇的長,二郎神多出一隻眼,安祿山腳底三顆痣,秦瓊臉色黃似蠟,鍾馗五官醜似鬼,孫權碧眼,劉墉(劉羅鍋)駝背,清代演義小說《白眉大俠》的主人公徐良從小就長著一對雪白的眉毛。

非但文藝作品,就連史書也這麼寫:老子在娘胎待了八十一年;孔子的頭頂有一個大坑;漢高祖左腿上的黑痣密密麻麻,不多不少剛好七十二顆;漢光武帝額頭上有一塊骨頭高高凸起,好像犀牛長了角;隋文帝楊堅呱呱墜地,「頭上角出,遍體鱗起」;唐太宗李世民出生時,「時有二龍戲於館門之外,三日而去」。

此後的宋太祖、宋太宗、明太祖、明成祖、清太祖、清世祖等,凡是在位時建功立業、略有出息的君王,出生時的場面都很壯觀,不是「紅光繞室」,就是「白虹貫日」,或者爸爸、媽媽晚上做噩夢,夢見一隻大龍飛到懷裡,怎麼趕都不走。總而言之,一個偉大人物生下來,十之八九是個怪胎,否則和你我一樣正常到乏味,怎麼能顯出其偉大不凡呢?

像史書上許許多多偉大人物一樣,包公落地時也是個怪胎。按《三俠五義》第二回描寫,包公誕生那天,他的爸爸包員外夢見半空中祥雲繚繞,瑞氣千條,猛然間紅光一閃,面前落下一個怪物來:「頭生雙角,青面紅髮,巨口獠牙,左手拿一銀錠,右手執一朱筆,跳舞著奔落前來。」包員外大叫一聲醒來,剛好小丫鬟跑進屋報喜:「員外大喜了,方才安人產生一位公子,奴婢特來稟知!」而根據中國說書表演藝術家田連元廣播的說書《包公案》,包公乍出娘胎,竟然是一顆圓滾滾的肉球,被他爸爸一刀劈開,從裡面跳出來一個小黑孩。

包公被刻畫得那麼醜、那麼黑、那麼古怪,完全不迎合審美標準,但是卻符合藝術規律:第一,愈是醜怪的藝術形象,愈容易被人記住;第二,面惡心善,色黑質白,面容醜怪而心地正直,可以形成強烈的藝術反差;第三,就像我們前面說的那樣,傳統觀眾對偉大人物心懷期許,希望他們一生下來就和普通人不一樣,為了滿足大家的期望,登上舞臺的偉人要麼夠帥,要麼夠醜,包公只是湊巧被描畫得夠醜罷了。

不過臺劇《包青天》的包公並不算醜,僅僅是膚色略微黑一點,以此昭示他的鐵面無私。如果像京劇臉譜那樣入鏡,如果像明成化唱本《包待制出身傳》那樣「八分像鬼二分人,面生三拳三角眼」,則又過於違背現代觀眾的審美標準,會損失好多收視率。

額頭上的月牙怎麼來的?

就現代人而言,臺劇《包青天》的包公扮相最為深入人心:國字臉黑裡透紅,不怒自威,三綹長髯胸前飄灑,額頭上還有一彎小小的月牙。自從這部劇熱播以後,後來再拍的《新包青天》、《少年包青天》,以及周星馳主演《九品芝麻官》裡模仿包青天的包龍星包大人,額頭上都有一彎月牙。

這彎月牙是怎麼來的呢?

有人說,包公小時候淘氣,學大人趕牲口,被驢踢了腦袋,所以留下一道形如月牙的傷疤。

有人說,包公幼年騎馬,不小心摔落在地,被馬踩在頭上,於是多了這彎月牙。

還有人說,包公神通廣大,能在陰陽兩界自由穿梭,白天當府尹,斷人間冤獄;晚上做閻王,判陰間生死。他一雙眼睛象徵著「日斷陽」,前額那彎月牙象徵著「夜斷陰」。

以上解釋都很合理,但都是事後諸葛,是現代人或者近代人對包公形象的通俗理解。推本溯源,包公的電視形象仍然是從戲曲形象演化得來。

元雜劇中包公戲雖多,未見刻畫包公臉譜。據戲曲研究家齊如山《國劇藝術匯考》考證,元代包公戲中的包公一般是兩道白眉毛、一張大黑臉,沒有月牙。京劇泰斗梅蘭芳藏有一幅明代包公臉譜,也是一張大黑臉,兩道白眉斜飛至鬢,額上沒有月牙。

進入清代,京劇舞臺上的包公終於有了月牙造型。例如《升平署扮相譜》與《清宮戲畫》中收錄的包公臉譜,均為黑臉紅唇,白眉入鬢,一彎月牙占了半個前額(請參見第五張彩圖)。此後金少山、裘盛戎、董俊峰、侯連英等名角飾演包公時,額頭上也都勾畫了月牙,其區別僅僅是月牙的形態或大或小,月牙開口的方向或左或右而已。

現在問題來了:歷代都有包公戲,為什麼到清代才出現月牙呢?原因可能有三:

一、清代包公信仰更加盛行,包青天「日斷陽,夜斷陰」的形象被進一步神化,於是象徵「陰朝」的月亮就出現在包公頭上。

二、清代少數民族入主中原,原先盛行於滿族與蒙古族的原始巫術隨之對中原文化產生影響,薩滿教中那些鏤刻或者漆畫日月造型的驅儺面具,漸漸影響到戲曲舞臺上的臉譜造型,包公戲與巫術相雜糅,面具上的月牙就被挪到了包公頭上。

三、清代男性髮型怪異,前額頭髮剃得光溜溜,彷彿禿頭,扮演男角的戲曲演員必須在前額上勾畫某些圖案,否則會顯得空空蕩蕩。於是乎,靈官的額頭多了一道閃電,哪吒的額頭多了一枚紅點,朱溫的額頭多了一塊雲朵,包公的額頭多了一彎月牙。

總而言之,包公是在清代戲曲舞臺上定型的,過去的戲曲造型影響了後來的影視造型,過去的包公戲影響後來的《包青天》。不過《包青天》的劇組並沒有完全照搬戲曲造型,僅僅是保留黑臉和月牙,並且將大得誇張的月牙縮小成一個小小的疤痕,同時還非常果斷地捨棄包公臉譜上那對白眉毛。假如不這樣取捨,直接讓包公以臉譜造型入鏡,一定會嚇壞小朋友。

※ 本文摘自《包公哪有那麼黑》,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