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平良愛綾

在夏威夷語裡,「荷歐」是目標的意思,而「波諾波諾」則是取得平衡的完美狀態。也就是說,荷歐波諾波諾的意思就是導正不平衡的狀態,找回原本的完美平衡。

身為夏威夷州寶的已故莫兒娜女士,將荷歐波諾波諾這個自古流傳於夏威夷的解決問題方法,發展成更簡單的形式,讓任何人在何時何地、不需要依靠其他人就能使用,而這就是現在我們所使用的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以下簡稱為荷歐波諾波諾)。

在這邊簡單介紹一下荷歐波諾波諾。荷歐波諾波諾認為任何存在都具有自我,不管是人類、動物、植物,還是土壤、海洋、山、河川、金屬、空氣。而且,還是由意識(尤哈尼)、潛意識(尤尼希皮里)、超意識(奧瑪庫阿)這三個自我所構成的。

意識(尤哈尼)

這是我們平常所認知的意識,能夠察覺到問題,也能選擇是否要清理。對尤尼希皮里而言就像是母親一樣。

潛意識(尤尼希皮里)

又稱為內在小孩。不只保存著幼兒期的記憶,還保存這世界誕生後的一切記憶,並以情緒及問題的形式重播、展現出記憶。只要尤哈尼開始清理,尤尼希皮里就能放下一直以來所累積的記憶。

超意識(奧瑪庫阿)

能夠將尤尼希皮里想放下的那些記憶,呈交給神性智慧(神聖的存在)。屬於靈性的部分。

神性智慧(神聖的存在)

萬物的根源。將收到的那些記憶,經由荷歐波諾波諾的步驟,轉化為零的狀態。能夠釋出靈感。

我們所體驗到的問題,是由於無數的記憶累積在內在小孩尤尼希皮里的身上,而這些記憶無處可去,因此不斷反覆重播所導致。消除記憶的行為則稱為清理。

只要我們在發生問題的時候能選擇清理,並且盡可能無論何時都清理,這麼一來,就能放下所有累積在尤尼希皮里的記憶,活出原本充滿靈感、富足而自由的自己。

基本的清理方法是使用這四句話。「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只要反覆在心裡默念這四句話,或者念「我愛你」,就能在不知不覺間,逐漸消除所累積的大量記憶。

除此之外,荷歐波諾波諾的呼吸法「HA 呼吸」,也能發揮清理的作用。做法很簡單。

尤尼希皮里經常會被記憶塞滿而感到痛苦,而這呼吸法能將神聖的呼吸送到尤尼希皮里那裡,這樣一來,在清理的時候就會變得更加順利。當你感到疲勞或壓力時,或是腦中浮現不出新點子的時候,都建議你使用這個呼吸法。

修藍博士使用Nike的口號,對停滯不前、不去清理的我們說:「Just do it.」(做就對了),用這句話在我們背後推一把。

來吧!現在就直接開始使用荷歐波諾波諾!遇見原本理應存在的那個富足又自由的自己!

KR 與吉本芭娜娜對談

(編按:KR,Kamaile Rafaelovich,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的創始人莫兒娜的頭號弟子)

何謂互相清理

芭娜娜:我和貓狗一起生活,其實牠們也是會說謊的,像是「我都沒吃東西」「我還沒散步」等,但牠們不會假裝。簡單來說,牠們不會因為希望我多去理牠們,就裝可愛,或是希望我喜歡牠們,就一直稱讚我。牠們不會說「你今天的髮型很好看」,牠們光是待在我身邊,我就能清楚感受到我們之間存在著某種可貴的連結。

我有時候會想,其實人跟人之間不也該如此嗎?但這真的很困難,只要不去清理內在,就很難辦到。因為人類這種生物,基本上都會欺騙自己,也會欺騙別人。我不知道這種情況是從哪個階段開始出現的,但我想這已經深入了人類的本性。

舉一個我自己的例子,基本上我認為我看不到鬼,當別人問我這個問題時,我也都會回答「我看不到鬼」。不過前陣子去箱根的時候,住了一間非常老舊的旅館。那裡的大廳很暗,還有一個暖爐。半夜經過那裡時,突然感覺好像有很多人在那,那時我當然清理了。於是,我的眼前陸續出現很多戴著安全帽的人。我心想「喔,因為這裡是箱根嘛」。

當時我並不覺得可怕,只是明白:「喔,原來這個人是因為這樣而去世,但大廳平時很熱鬧,太熱鬧的話他們很難待下去,所以才會剛好在這種暗暗的時候出現。」這時我並不會特別去想「他們徘徊在這種地方真是可憐」,而那些人也沒有對我說「喂、喂,聽我說!」「救救我!」我們雙方就只是純粹打了照面而已。原來與不斷清理的人相處,會是這種感覺。而這時我便想,要是活著的人也可以這樣該有多好。

KR:芭娜娜講得很具體,讓人非常容易理解。我在任何情況下,都會讓自己在保有真正自己的狀態下去跟人、物與土地接觸,這對我來說是件必要且不可或缺的事。

我真正的家

KR:以我自己的情況來說,我在做個人諮詢時,會遇到有些人擁有一些我不太會有的想法,或是採取一些我絕對不會採取的生活方式。在這種情況下,我會想「不管這個人表面上看起來是怎樣,反正我只要清理」,並且再次想起「這個人是來帶給我清理機會的」,這麼一來,就能輕易回到平時的自己。我想這一點跟剛剛芭娜娜說的鬼魂是一樣的道理。「啊,你在這裡啊,現在的情況在我眼裡看起來是這樣,那我現在就盡可能的清理」,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

莫兒娜有一次對我說:「你之所以會覺得荷歐波諾波諾對你的人生來說是必要的,覺得你的生活方式因為荷歐波諾波諾的關係而漸漸改變,並且開始每天實踐,是因為有某些人在某處給了你一些東西,於是讓你有這樣的想法。雖然這些人不會一直用言語告訴你,但他們都是你要獲得這些體驗不可或缺的人。就像每次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也都會清理一樣。你一定也能對遇到的人做一樣的事,而且你也會想要這麼做。這就像是傳遞接力棒,只要你在面對人生中的人、事、物,能夠去清理體驗,就能讓這場荷歐波諾波諾的接力賽永遠持續下去。因為大家其實都只是想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當時莫兒娜邊說邊做出傳遞接力棒的動作,那個模樣我到現在還是記得很清楚。

我要是沒有清理的話,也會經常迷失自己。

芭娜娜:對我來說,跟鬼相處還比較輕鬆。跟人相處的話,我有時也會像剛剛愛綾講的那樣,一不小心就迷失了本質。當我眼前出現一些時運不濟、很可憐的人,或是一些過於富有魅力、很引人注目的存在時,也就是說,當我遇到一些跟當下環境並不相稱的人時,內心終究還是會受到影響。

但是我從某個時候開始深信,我們活著的目的只有 KR 提到的「回家」,以及成為自己而已。從那時開始,我便一直實踐荷歐波諾波諾,也感覺自己出現了一些變化。

我想要是以前,當我住在那間舊旅館,遇到那些存在的時候,內心一定會十分動搖,可能會感到非常害怕,或是拚命逞強,也可能會想「是不是應該要聽他們說話才好?」這世上大部分的人,認為人生本來就會不斷發生這裡所說的這種動搖。我覺得就是因為大家這樣想,所以人際關係才會出現問題。不過,若想讓自己與其他人察覺到這一點,還是唯有在各種狀況下,不斷努力找回自己才行。我們能為別人做的,原本就只有盡可能每分每秒呈現出真正的自己而已。

一切都是潛意識的運作

芭娜娜:在我開始實踐荷歐波諾波諾以後,實際感受到不好的事情確實變多了,但開心的事也變得更加豐富。感覺整體的範圍變得更大。不過若想要擴展,就必須將自己置於中心,而且還必須消除自我才行,所以我覺得人生好像就是在不斷實踐著這些。

很多人實行荷歐波諾波諾是為了讓好事發生,但我卻不這麼想,我一直覺得清理就是不斷讓自己回到中心。只要處於中心,人生就會自然變得越來越廣闊。

KR:莫兒娜常說,我們不知道一個正在大笑的人,他的內在實際上正發生著什麼樣的事情。就像剛剛芭娜娜說的,無論何時都將自己置於中心、不斷讓自己歸零,就是一切事物的開始,而我們得回到這樣的狀態當中。

只要清理現在發生的事,就能夠回到中心。
荷歐波諾波諾就像是個急難救生包。

※ 本文摘自《荷歐波諾波諾的奇蹟之旅》,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