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河合隼雄

早上起來即使還記得前一晚所作的夢,但大部分給我們的感覺,是完全荒唐無稽的。但是,如果我們延伸之前的討論,試著把夢也當作一種現實來認真對待,會看到什麼樣的光景?

讓我舉一個例子。某位青年在小時候經常和父親去釣魚,上大學之後,有一次他夢見和父親一起去釣魚。父親下竿的地方,立著一支標示板,寫著「嚴禁垂釣」。這位青年指著那支標示板提醒父親,但是父親完全無動於衷,若無其事地繼續釣他的魚。

作這個夢的學生,非常尊敬父親。他的父親是一個溫和但十分嚴謹的人,像無視禁釣標示這種事,是絕對不會做的。帶他去釣魚、教他種種有關釣魚的知識的父親,對小時候的他來說是「無所不能」的。對於在夢裡父親破壞禁令的行動,他既無法了解,也不能接受。

其實在進行夢的解析時,重要的不只是聽取夢的內容,還要知道當事人當時正在思考的事情、感覺到的事情。我們必須了解當事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意識狀態,試著把「這位青年尊敬自己的父親是一個有能力、正直的人」和「父親行為不正當的夢」都視為現實。重要的是,不要馬上決定哪一邊才是正確的,暫時就讓互相矛盾的事實保持矛盾,同時接受它們。

我們已經多次談到現實的多層性。以這件案例來說,如果當事人只承認「父親是正直的人」這個現實,他將會認為這個夢荒唐無稽而棄之不顧。但假使他根據這個夢作判斷,認定「父親真的是一個行為不檢的人」─就像那些「偏好夢」的人常犯的錯誤─那麼他就只看到夢裡的這個現實。倘若他能夠不偏向任何一方,承受矛盾,將可以領會許許多多的事。

首先他會反省,自己是否因為過於尊敬父親,而一味地模仿、複製其想法與行為?雖然自己立志要「活得正」,但所謂「正確」的根據,是否也應該受到質疑與檢視?自己以為正確的事,很可能並非如此;自己覺得不正當的事情,也說不定有它的意義(先不說別的,父親就若無其事地破壞禁令)。一旦開始思考這樣的事情,整件事就不只是如何看待父親的問題,而會擴大成為對世間一般道德觀的反思。

雖然過去這位學生毫無保留地接受父親所有的意見,但有了這些想法以後,他也許會開始一點一點地表達自己不同的看法。或者,他也可能在過去認為「不正當」、不屑一顧的事物中發現意義,稍微嘗試看看。當然,這些事既困難又危險,必須一步一步地進行;每次只要前進一點,就仔細觀察周遭的反應與自己接下來所作的夢,並且以之作為基礎重新思考,這樣的事情我稱之為「以生命體現夢」。

接下來要介紹一位二十五歲的美國男性所作的夢,參考《啟動閾》(Thresholds of Initiation,JosephL.Henderson)。

「我在一座巨大的橄欖球場裡。看不到任何一個人。我要離開了,沿著斜坡上的通道往下走。這時候,我嘆了一口氣。」

這是想要結束青年期的人典型的夢。夢裡面的球場,是他學生時代在大學對抗賽中,去聲援母校的球隊時常去的地方。熱烈地為體育競賽加油的時刻,不管是誰都能夠真切地感覺「母校」就在身旁,支持著自己的身分認同。然而在這個夢裡面,球場裡沒有任何其他人,自己也要離去。這個夢是在告訴作夢的人,大學這個團體已經不再能夠支持他的身分認同,他將走上孤獨的道路,否則就必須找到新的團體。

這個案例的當事者如果想要「以生命體現夢」,就不能再依賴自己是「XX大學畢業」這種事,而必須以自己的力量,努力探索新的身分認同;這樣一來,夢也會捎來新的訊息。事實上,我們引用的這本書,就記錄了這個方向的發展,介紹了後續的夢。不過這一點我們暫且略過。
以上為讀者介紹的兩個案例,雖然很單純,但若能以這個方式了解夢的訊息,睡覺時作的夢也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我們必須注意,不要直接將夢的內容,視為正確的事物而照單全收。雖然有時候我們的確會這樣做,但是從現實的多層性來看就會明白,夢是極度多義的。我們必須訓練自己承受它的多義性,從中萃取出真正對自己有深遠意義的要素。

舉例來說,在《甘露》裡,小住君和挨壓子第一次相會的時候,發現彼此在夢中已經見過面,於是把這件事當作緣份而結婚了。這一對相處得很好,發展出良好的關係。但也有人雖然在現實中遇到夢中人,也認定對方是命中註定的對象而結婚,但後來婚姻生活並不順利。要認識、理解夢帶給我們的訊息,是相當困難的,不過仔細想想就知道,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在現實生活中,別人會對我們說各種「好聽的話」,但我們並不會全部相信,也不會對他們言聽計從;我們會仔細地檢討,審慎地判斷。對於夢,我們也應該有同樣的態度。

青年們的夢

我想要再舉出幾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例子。首先是一個女學生的夢,我在別的場合也發表過這個案例。這個女孩子成長於非常嚴格的家庭,在性方面有很強的禁忌。但是她卻有幻聽的現象,聽到周遭的人們談論她,說她是「色情狂」。她受不了這樣的情形,尋求我的協助。我們進行了幾次夢的解析之後,她作了以下的夢:

主人翁是一位公主(自由奔放的人),雖然隨從們試著阻止她,她還是穿著很短的裙子。場景突然轉變,我自慰了,那是非常不應該的事情。A(男性)追著我跑。場景再度改變,最後公主覺得羞愧而自殺。

就像我們在討論《黃金之壺》和《甘露》時所談過的(譯按:兩種女性形象的問題),在這裡可以看到「我」和「公主」兩位女性的對比。公主的自殺和《甘露》裡妹妹的死,互相對應。不過作這個夢的人說,在夢裡她察覺公主似乎就是她自己。也就是說,兩位女性之間只有些微之差,說不定其實是同一個人。這和《甘露》中死去的妹妹真由,最後融入姊姊朔美的存在之中,也是相互呼應的。

出現在這個夢裡的公主,生活方式自由奔放,是作這個夢的人從來就做不到的事。夢中雖然發生她本人被男性追逐、對自慰感到罪惡感等插曲,但因為後來公主「覺得羞愧而自殺」,所以這些插曲是她本人發生的事,或是發生在公主身上的事,變得曖昧不清。兩者應該是以這個方式進行融合吧。

我們期待她本人可以因為夢中公主之死,在日後成長的過程中,納入些許自由奔放的態度。

接下來介紹一位年紀稍長,大學畢業後從事專業工作,將近三十歲女性的夢。

實驗室的桌子上放著一些實驗器具,還有各種機器。我(實驗的指導者,穿著白袍的男性)進到實驗室裡,一位女學生告訴我,有一些地方她無法理解、不能接受。兩個人開始討論。雖然一開始並沒有那個意思,但因為最後只能用武力解決,所以兩人試著(?)對決(雖然口氣很兇惡,但沒有那種感覺)。後來我和她握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她變成了我,我胸中充滿難以言喻的感動,激動了起來,和老師握手。

這是一個令人感動的夢,在其中我們看到女性創造出與男性之間的正向關係。為了構築男女之間的關係,了解對方是很重要的事,因此也需要讓自己置身於異性的立場來看待事物。這位女性在夢中變身為男性,和一位對某些事「無法理解、不能接受」的女性對決,因此讓關係得以深化。她能夠在夢裡變身為異性,對這件事來說是相當有利的

※ 本文摘自《青春的夢與遊戲》,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1. 我,已經是大人了嗎?獻給在生存、生活、夢想中掙扎的彼得潘們
  2. 少年蛻變的過程,需要的又何止是奇蹟而已。
  3. 夢的科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