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明玲

四年前進軍日本市場、開了十家店的春水堂,去年開始掀起風潮,
分店營業額竟能達到星巴克的兩倍。
香菜配珍奶,為何能吸引一波波的日本客人?

上午十一點,東京表參道的春水堂分店才一開門,來自仙台的高橋東子和兩個專門學校的朋友,立刻坐進店裡。來東京旅行了五次,前幾次都因人太多而放棄,今天他們算準開店前就殺來,總算一償心願,喝到珍珠奶茶。「比想像得更好喝,」高橋滿足地說。

二○一三年前進日本市場,累積了十家店鋪、日本年營收達十五億日圓的春水堂,去年開始掀起風潮。春水堂和星巴克類似坪數的店面相比,營業額居然能達到星巴克的一.五到兩倍。在東京代官山、福岡、橫濱等地的分店,表現又更好。

「吸引日本人最重要的還是味道,」日本春水堂代表取締役関谷有三說得斬釘截鐵。以前日本人常在橫濱中華街或超商喝到珍珠奶茶,但味道實在乏善可陳。「當時我覺得珍珠奶茶是很特別的飲料,可是味道實在不好,珍珠很硬像橡膠,」他說。

另外一個吸引點是餐。日本分店沒有台灣的滷味、豆乾、米血糕等小食,但同樣有麵食,並增加日本人所愛的麻辣香菜担担麵等口味。冰涼濃甜的珍奶配上香辣担担麵,灑上近來突然在日本大流行的台灣代表香料——香菜,價格一千三百多日圓,是店內最受歡迎的組合。

風雅員外+日本潮男

春水堂的前身,是台中四維街的陽羨茶行。創辦人劉漢介的父親是醫生,在他沒考上大學、當兵回來的那年,送了他一把朱泥小茶壺,要他「沒事多泡茶」。考上公務員、也當過汽車業務的劉漢介,對茶熱愛,在年輕時就跑遍產區。

創業時,他將製作冰咖啡的調飲器,應用在紅茶上,做出冷飲茶,作為在夏天茶葉銷售不佳時的度小月商品,沒想到大受歡迎。四年後,他們把粉圓加入冷飲茶,更是大流行。

「台灣味流行到世界去,可是台灣味,是世界流行過來的,」劉漢介表示。

例如,他們的紅茶來自英屬殖民地,古代和國外市場早就有冷飲茶的紀錄、粉圓則是很本土的料,種種歷史與地理的多元養分,在台灣催化出創新之花。

以即飲茶聞名的劉漢介,其實最愛的還是傳統壺泡茶。他生活風雅,常是一襲唐裝。除了精通茶藝,自創茶道流派外,還愛攝影、讀書、寫詩等。每間春水堂,他都要求焚香、掛畫、插花。他還有個綽號叫「員外」。

而將春水堂引進日本的關谷有三,卻是一身貼身白T恤和合身西裝外套,一派日本型男。

三十九歲的他,其實家裡是做水管、水道工程的。幾年前他來台推廣業務時,在春水堂喝到茉莉花茶驚為天人,提出了一本厚厚的提案報告,說服不太想到海外的劉漢介合作。至今,他的水道業務還沒在台灣展開,卻先把正宗珍奶帶回了日本。

※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 第625期 2017/06/21》,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1. 舌尖上的台灣小吃
  2. 【土生土長】吃進了在地食物的單純與美好/
  3. 大口吃!大口玩! 非吃不可的台灣美食攻略!

\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