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亨根

有些人無論做什麼都容易感到厭倦,也容易失去興趣。容易感到厭倦的理由是什麼呢?無法克服辛苦時,就會有容易感到厭倦的傾向。

無論是什麼人,在工作時都會有遇到困難或陷入低潮的時候。有些人可以發揮智慧,度過危機時刻,並讓危機變成再一次起飛的契機。

相對地,也有人很容易就收手放棄。當出現無法克服危機的想法時,就會失去興趣,接著放棄。也就是說,當這些人沒有辦法達成自己想要的結果時,就會選擇放棄。

但是他們不想承認自己放棄了,所以用容易感到厭倦的方式試圖自我合理化。換句話說,他們以用膩了、倦了這種話語,來合理化並逃避自己沒能堅持到最後的自責與失敗的責任。

容易感到厭倦,不單只是指失去了興趣,而是意味著沒有辦法做好的不安,取代了可以堅持到最後的信心,導致無法撐到最後,中途就放棄了。中途放棄的話,就沒有必要去看最終成果,也不需要確認自己是不足的人。也就是說,自尊不會受到傷害。

強迫每件事都完美,反而易對所有事情感到厭倦

因為遊戲上癮而造訪研究所、二十多歲的知延小姐,雖然有聰明的頭腦,但卻不想用功,所以大學學分被當掉了。她因為挫折感而沉溺於遊戲,後來被父母拉到研究所來。

知延小姐說,讀書時很快就會感到厭倦。她說之所以放棄讀書、沉溺於遊戲,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在諮商的過程中發現,知延小姐心裡藏著「明明認真念書了,可是成績卻不好,該怎麼辦呢?」的不安。知延小姐想要表現完美,但卻又有可能無法如願的不安,讓她用對讀書感到厭倦的藉口逃避到遊戲裡去。

容易感到厭倦的傾向,是來自於想完美地完成事情的心情。如果覺得自己無法做得完美,就等於是失敗,所以用容易感到厭倦的藉口中途放棄。

對任何事都容易感到厭倦的人,在心底某些部分存在著絕對不會收手的執著態度。以賭博上癮的人來說,對其他事情容易感到厭倦,但對賭博卻不會。雖然也可以認為可能是因為賭博很有趣,但其實卻有其他理由。

我們無法單純用有趣來形容賭博,因為賭博是一件非常辛苦又困難的事情。要通宵好幾個晚上,執著於勝負之間,身體會累垮,又可能會輸錢,也常陷入龐大的絕望與無法自拔的愧疚感中。

結論是,賭博這種行為與其說是因為有趣,不如說是比較接近將自己持續暴露在痛苦中的無意識行為。

不想放棄就需要成就感

不久前才造訪研究所的正宇先生,超過了三十歲但還無法從大學畢業,也沒有找到工作,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經歷幾次休學與復學,也還是沒能進入職場工作。正宇先生說:「就算努力完成了,又有什麼意義呢?」然後對萬事都提不起勁。

正宇先生小時候因為媽媽干涉他的每一件事情,所以從沒有自己努力完成過任何事情的經驗。若結果是好的,媽媽就會說:「看吧,聽媽媽的話沒錯吧!」然後奪走他的成就,相對地,如果結果不好,媽媽就會說:「就是因為你沒有聽媽媽的話才會變這樣。」然後怪罪正宇先生。

假設考試成績好是因為照著媽媽的話去做,成績不好就被罵是因為沒有聽媽媽的話,久而久之孩子就會覺得有沒有努力好像都沒有什麼差別,而感到無力,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勁。

被父母剝奪成就的孩子,不但會無法有成就感,連拚命努力獲得的代價都無法擁有。就算努力也會被父母搶走,覺得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反覆體驗這種事情之後,長大了也不會為了完成什麼事情而持續努力。

無論做什麼事情,總會有覺得辛苦的時候。能夠熬過那段辛苦的時期,是因為我們抱持著日後總會得到成就的積極想法與期待。但是自己努力完成的結果卻總是被別人奪走,又會怎麼樣呢?那就不會有想要努力的心情,也不會想要堅持到最後。

在養育的過程中,若沒有得到充分的稱讚與認同,孩子就不會想再為了得到什麼而努力。這時候,就會以「容易感到厭倦」來自我合理化。用容易感到厭倦的藉口,放棄正在進行的事情。

當然有人可能會覺得,只要努力去做就可以了,一定非得得到認同嗎?但是,只要是人,就有想要被認同的欲望。很少有被認同經驗的人,甚至會為了得到這些認同而賭上性命。也就是說,得到認同的經驗,是我們是否能達到成就或實現目標的重要元素。

被認同的情緒性經驗是很重要的

如果認同並關注自己的對象死了,或者離開了,再也無法跟對方一起分享美好事物時,會是怎麼樣的心情呢?我們會覺得任何努力都沒有用,任何一種報償都是無用之物。為了能正面感受到物質上的富足感,我們也必須要能感受情緒上的富足感。

情緒上的富足感是指得到認同與尊重的情緒性經驗。孩子想要從父母那裡得到稱讚與認同,也是為了能感受到情緒上的富足感。

海因茨.柯特指出,想要感受到情緒上的富足感這種行為叫做「理想化」。理想化是指,孩子認為自己的父母是全知全能神一般的存在。

依照柯特所言,幼兒在一開始時,會覺得自己是什麼都可以做到,像神一樣存在,也就是擁有全能感。然後隨著時間流逝,發現自己若沒有他人幫助就什麼都做不到,而理解到自己甚至有可能會死的無力感。所以認為保護自己、幫助自己的父母是全能,因而將父母理想化成為全知全能的存在。

像神一樣的父母若能無條件地保護自己,願意站在自己這一邊,心裡會有多踏實呢。如果他們能毫不吝嗇地認同、稱讚自己,那該有多好呢。我們會覺得如果與神在一起,無論什麼困難與苦難,都有辦法跨越,也相信並確信自己可以完成任何事情。

在理想化父母的過程中,孩子會很自然地模仿父母,並學習父母的態度。到了青少年時期,就會將過去投射在父母身上的全知全能感,返回來投射在自己身上,意即將其變形成新的東西並內化,成為榮耀自己價值的原動力。

原動力就是所謂的自信。有自信的人無論做什麼事都不會輕易感到厭倦或放棄。不僅如此,這樣的人也會充分發揮自己的存在價值,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會持續進行並完成,而得到成就。

如果有容易感到厭倦的習慣與傾向,就必須要想一想,自己的努力是否得到充分的尊重,或者努力的結果是不是屬於自己的。如果不是的話,那要將努力的成果歸還給自己,這樣才不會容易中途放棄。

※ 本文摘自《為什麼覺得自己不夠好?》,原篇名為〈我為什麼容易感到厭倦〉,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