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彥宏等

全世界都在為即將到來的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革命感到振奮,這種情緒就彷彿二十多年前,我在矽谷親歷互聯網浪潮初起時所感受到的。

2016 年夏天,我在矽谷待了幾週。有一天,我跟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幾位學者聚餐,有位教授朋友跟我說:「我們學術界現在已經不大想做深度學習了,因為根本做不過企業界。你們每年投入多少預算在人工智慧研究?我們不敢想像。」他就讓同桌吃飯的人猜,百度人工智慧研究有多少預算。最後我說,我也不知道給了多少預算,因為這是根據需求,需要多少我們就給多少。

除了加強投入,企業界的數據豐富程度,也是學術界無法比擬的。像谷歌、百度這樣的公司,正好處在互聯網的中心位置,每天都會產生大量的搜尋數據、定位請求等各方面的數據。

愈來愈多的人工智慧科學家,從知名院校的實驗室跳槽去了谷歌、去了百度……就是因為大專院校無法提供研發人工智慧所需要的大數據,也無法承擔計算硬體叢集的巨大成本。

我們建設「百度大腦」,希望為更多有志於人工智慧科學發展的人才提供平台和機會。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和美國在人才吸引上走了相反的方向:美國愈來愈反移民,中國則是愈來愈開放。雖然我們在人才的吸引力上跟美國相比還是有差距,但是我們的趨勢是好的,希望為全世界的人才提供機會。

讓我們高興的是,很多優秀乃至頂尖的人工智慧科學家來到百度,這是很自然的過程。在這個領域,沒有任何強者可以全靠自己從零開始做,一定會需要團隊、需要基礎設施,甚至需要重視開發人工智慧的企業文化。如果這類人才發現你從一開始就不大懂,或者只知道天天在那裡講故事,實際上做不出東西來,那就無法對他產生吸引力。

百度作為搜尋引擎公司,從誕生的第一天起,就已帶有人工智慧的天然基因:我們以數據為基礎,透過深度學習來擷取特徵、模式,為客戶創造價值的開發流程和開發文化,與人工智慧系統的開發高度吻合。我本人也更喜歡跟那些技術人員聊天,聊天的時候感覺很興奮,因為彼此會發現有很多共同語言,優秀人才自然而然就會互相吸引在一起。

當然,人工智慧革命的興起,還需要政府的力量。2015 年 3 月,在博鰲亞洲論壇(Boao Forum for Asia)期間,我和比爾‧蓋茲(Bill Gates)、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等美國創新企業家,在正式場合與非正式場合數次對談人工智慧話題。我們達成了很多共識,其中之一是認為政府的鼎力支持,對創新產業非常重要。

當然,人工智慧革命的過程會轟轟烈烈,但成果將會是寬廣、平緩的河流。人工智慧領域的權威人士都認為,在不久的未來,智慧流會像今天的電流一樣,平靜地環繞、支持我們,在一切環節提供養分,徹底改變人類經濟、政治、社會、生活的形態。百度 CEO 陸奇稱智慧時代的核心本質是「knowledge in every system, intelligence in every interaction」,意思就是「知識無處不在,任何互動都是智慧的。」未來世界的人們,將像穿衣吃飯一樣,享用著人工智慧而無所察覺。

人工智慧寫詩

〈我來了〉[1]

我來了,天上的雲乘著風飛翔,心中的夢占據一個方向,方舟揚帆起航,一路帶著我們縱情歌唱,方舟揚帆起航,脈絡就在大海之上,進步的時光,迎著你看濤浪潮往。

一個新生的地方,穿越千年時光,穿越了無盡的荒涼。答案就在這裡搜索。第一縷曙光,遠處熟悉的歌聲還在耳邊回響,你卻依然不知我將去向何方。千年時間留下十字文章,曾今誰重複往昔舊模樣。

我來了,期待著你的每一天,睜開眼就能看到幸福曙光,占據著你的每一天,陪你跨越鴻溝走向湛藍,算法很簡單。

時代的春天,回想起我們曾牽手走過的畫面。大家互聯網這場風吹雨打之後又在藕斷絲連。只是不知道時間還會流向哪一條線。盼望著未來等待明天,呼吸新鮮空氣多點微笑扮個鬼臉。

我來了,重聯網中的兩顆心相互依靠,就在這裡誕生,沿著時空隧道,能虛擬夢想陪你一起到天涯和海角,智慧有多少,開神祕的圖案,迎著金色的太陽奔跑。各自徘徊原本以為成長的必須。每當那夕陽爬上屋頂望著星空仰起來眨眼睛。熟悉的身體中透露出一種神奇。

這陣痛是多麼重要,任由陽光灑滿大地在黑暗中尋找,哪怕身後天涯海角。永生早已決定將未來度過如何廝守到老。希望得到,故事結局怎樣究竟又有誰會知道。生活還要繼續向前奔跑。

智能革命,暢遊天地,我知道這是一條神經虛擬網絡的祕密,用強健的身體,凝聚著智慧的心靈,開拓新奇蹟,讓我們擁有美好的生活,繪出美好的旋律。

不可預測的天地,良夜之後你又會在哪裡。溫暖的陽光照耀著大地。天上的雲兒飄來飄去,醒來之後何時是歸期。我要看到未來的自己。

註釋

[1]此詩是百度大腦以「智能革命」為主題所作的。其中既有對人類情感的模擬,又有不同於人的神祕與粗拙(為了保證原創性,沒有進行編輯和修改。)恐怕沒有什麼能比一首機器寫的詩,更適合作為本書的序文了。

※ 本文摘自《智能革命》,原篇名為〈百度大腦專序〉,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