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麥由亨

以我的好朋友丹尼爾為例,他有個好玩又可愛的怪癖:每次我們約出去用餐,他雖然會隨機從菜單上為自己點上一道美食,可是只要他看到我點的菜上桌(前提當然是我點和他不一樣的餐點),他就往我桌上的食物看,然後馬上對他自己點的菜色感到不滿意。他可能會說:「你點的看起來好像比較好吃」、「哎呀!如果剛才我能等你先點完,再做決定就好了……」。

噢,最好別這樣!因為無論選擇結果如何,丹尼爾對自己的決定感到不滿的情況都不會有所改變。這個怪僻和忌妒別人得到的食物並沒有多大關係,比較有關連的反而是另一種在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心理現象,而且這種現象無論是外出用餐、逛街或任何休閒活動都能觀察到。有時候,我們即便做了萬全的準備、充分蒐集資料,或對於要選擇的事物已經很有概念,依舊常在做出決定後感到不滿意,突然覺得別的選項變得很有吸引力,然後用很多問號自問:「哎呀!怎麼就沒注意到它呢!」

無論大、小、重要的或尋常的決定,常在我們做出決定後立刻失去曾經吸引我們的光彩,這時候反觀其他選項就像被放到虛構的高台上一樣亮眼。雖然我們(尤其是男性)在成功做出決策後,精神上馬上會受到幸福荷爾蒙的獎勵,但我們的大腦仍然不時和我們惡作劇,它會釋放出血清素混和物(Serotonin-Mix)讓我們對自己的選擇產生懷疑。

於是,我們開始觀察「現在」的狀態,即使我們可以為當初的選擇提出很多理由,原本也可以感到滿足,現在卻出現越來越多批評。腦子裡開始出現一個不斷打轉的小輪子,並且想像出一個徹頭徹尾、乃至所有相關細節盡皆完美的「應當如此」狀態(Soll-Zustand)。那麼完美的狀態是我們已經做出的決定無法達到的境界,於是兩相比較,我們認為自己做了蠢事,因為這時我們才注意到,原來我們已經決定的事,實際上還有那麼多沒注意到的細節與瑕疵。

比如就丹尼爾看來,擺在他眼前的固然是美味的菲力肉排,但是我盤子裡的魚排做為晚餐,顯然是比較清淡、熱量也比較少的選擇。接著再看到配菜,丹尼爾又尋思:為什麼自己盤裡的配菜是油膩的炸薯條,而不是沙拉,或至少來幾片蔬菜?當初他在決定點肉排時,腦子裡浮現的是鮮嫩多汁的有機肉塊,讓他口水直流,可是現在眼前一整盤食物都讓他的內心蒙上了有害健康的陰影。

尤其令人討厭的是,即便經由勸說或理性的解釋也幾乎無法改變這種感受。現在我們既無法改變已經做出決定的事實,也注意到做出的選擇有瑕疵,於是就像英文說的:你無法視而不見(You cannot unsee)。從此,所有的思考都繞著那些不好的點,讓我們無法再以之前那樣的眼光,看待我們已經做出的(好)決定。

這類型的比較容易令人覺得事事窒礙難行,因為有什麼比得上這些經過反覆琢磨的理想化概念更完美呢?此外,因為這種比較本身就建立在錯誤的認知上,而這類錯誤認知又特別容易在我們已經確定選擇某個選項後出現,以至於使我們根本就忘記那些被淘汰的選項原有的缺點。

這時我們腦子裡就像裝了開關,那些剛做過的評估,以及讓我們做出最後決定的原因,一瞬間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那些提醒我們「當初如果做不同的決定就好了」的記憶。

這種現象的背後,其實是經常用來形容現今世代焦慮的「錯失恐懼症」(the fear of missing out),或簡稱 FOMO。

這種世代焦慮的主要特質會出現在例如智慧手機的使用上,有些人會不停滑手機,只為了隨時追蹤他人的最新動態,而那些人可能是朋友、認識的人,或甚至其他只是經由社群網絡成為聯絡人的人。

當我們查看臉書、推特等這類社交平台的動態時報,「錯失恐懼症」的焦慮感還會持續攀升,因為我們會意識到當下別人在做什麼,而我們沒有、或是沒能擁有什麼。例如,別人正在享受那些玩樂?是不是別人的餐點更好、聚會更精采、度假行程更刺激?這種不滿足感一旦降臨就不會快速消散,於是我們的情緒受到影響,整天都覺得心情不好。這樣簡直太愚蠢了!

別讓這些掠過腦子的想法得逞了。您可以隨時回到當下,並且用以下幾個方法阻絕這些影響。

✓回到現實

已經做出的選擇雖然有缺點,而且這些缺點已經不再能視而不見,但可以嘗試喚起記憶,讓自己回想起其他選項也並非完全沒問題。當初沒選擇的選項,就不要再放到潛意識築起的高台上,更不要時時關注它。您可以把當初放棄的選項純粹當做思考練習的對象,有意識地思考這些選項的問題。如果遇上特別難解的情況,甚至也可以列表寫下這些選項的缺點。如此便可以了解到,看似完美的解答事實上根本不存在,這時我們就能夠與自己做出的選擇和解了。

✓接受其他選項

基本上,我們都該慶幸自己還有其他選項可以選擇。正因為這些選項各有不同的優點吸引著我們,我們才能有所選擇。所以對於那些最終無法說服我們的選項,何妨接受它們原來的樣子。不過也是因為這樣的認知如此簡單,才讓我們事後為自己做出的決定感到不滿。

✓為您做出的選擇感到高興

專注在您做出的選擇上,看到它的優點點、享受它帶來的好處,並且和朋友或家人分享這個決定帶來的成果。因為在您向他人講述的過程中,不只是說給自己聽,還能得到他人的正面回應,如此便能消除疑慮。

然而,更聰明的作法是與其事後在不滿和懷疑中掙扎,不如一開始就不要讓這些不滿和懷疑擴大。關於這部分也有兩個技巧。

一、為自己爭取保障

在商貿領域,這個心理作用已經應用多時,一方面是為了讓顧客容易做決定,另方面也為了讓顧客在做出決定後長期感到滿意。專業術語稱此為「退/換貨權益」

簡單來說,這是在購買後固定時間內,您有權取消已經做出的選擇。當然,這麼做的目的並不是希望消費者真正行使這項權利,而是,當店家給予消費者退/換貨的權利時,如果能夠起到心理上的安慰效果,或是傳達「只要我想,我還可以……」的感受就夠了。

容易產生疑慮的人特別容易受到這個技巧的誘惑,不過只要他們還沒有掉進陷阱,並且不在每次做出決定後都想反悔,就不會有多大問題。否則,這個心理作用會往反方向發展,因為它會讓人變得幾乎沒有決斷能力。

二、相信自己的決策能力

對於自己做出的決定,如果我們經常提出批評,久而久之容易影響到我們對它的滿意度。因為相信自己容易做出錯誤決策的人,就容易在自己的選擇中看到缺陷,因而產生一種自我預言的效果。如果能反過來做,就會是正確的作法。因此,請減少對自己的批評,並且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出更好的選擇。

☞為何我們會選擇不想要的團體?

一九七四年,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傑瑞.哈維(Jerry Harvey)和妻子與岳父母去了一趟故鄉附近的艾比林市,事後證實,那趟行程並非是正確的決定。該次的行程最初是建立在「其他人都希望生活有點變化」的基礎上,然而所有人其實都希望留在家裡。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具體而言,所有人都同意那趟旅行,是因為同意的人假定其他人也會同樣贊成那項提議。換句話說,有些決定雖然讓人覺得是建立在所有參與者都同意的基礎上,事實上卻可能只是出於錯誤認知。惟有當參與者彼此之間坦誠溝通時,才能知道原來別人不見得認同這項決定,因為保持沉默經常被誤認為贊同。

這個心理作用常被稱為「艾比林矛盾」(Abilene Paradoxon)或「投射偏差」(Projection Bias,另請參照本書第十三章)。幸運的是,以下兩個簡單的方法,就可以協助我們克服這種現象:

一、誠實地說出您的想法

進行集體決策時,這種方式最有效,同時也給他人同樣誠實表達自己想法的機會。雖然有時可能要說服別人,但這樣做通常能得到較好的結果。

二、請教別人的意見

當您打破沉默、表達自己的意見,許多人會因此得到鼓勵,更願意誠實地說自自己的想法,如此一來就可以避免許多誤會。

※ 本文摘自《為什麼我出門買牛奶,卻騎了一輛腳踏車回家?》,原篇名為〈現在這不是我當初想要的了!為何我們在做出決定後感到後悔〉,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