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如果人可以跟同性結婚,那人可以跟摩天輪結婚嗎?類似的問題護家盟很常問,但其實沒在想。然而,有鑑於整個婚姻改革的進展,似乎就是奠基於其他人替護家盟思考他們沒在想的問題,我現在就來想想這個問題。

WTF?人跟摩天輪耶

人跟摩天輪結婚?這個提案乍看之下令人難以理解。這個難以理解已經不只是「人跟摩天輪結婚很奇怪?」,而是「人跟摩天輪結婚如何可能?」了:

人跟摩天輪結婚是什麼意思?結婚之後會共同生活嗎?如果你去搭其他的摩天輪,算是外遇嗎?你要把跟你結婚的摩天輪的產品序號寫在戶口名簿嗎?你死掉之後,遺產要留給摩天輪嗎?人跟人結婚尚可理解,但是摩天輪?如果人要跟摩天輪「結婚」,這個「婚姻」就不再是我們原來理解的意思了吧?你是想要改變婚姻的定義嗎?

意識到你說出護家盟的名言了嗎?

如果思考人能否跟摩天輪結婚,能讓你不自覺說出過去似乎只有護家盟才會說的話,那麼或許這個題目是一個機會,讓我們終於能一窺護家盟的心靈世界。(如果這個建議讓你覺得不舒服、不想繼續往下讀,放心,我們沒真的要那樣幹)

我的意思是說,雖然我們可能難以理解「人跟摩天輪結婚」如何可能,但是,考慮到護家盟也對於同性婚姻抱持類似的觀感,我好像反而有理由別讓這種態度阻礙我進一步去想這件事:

  1. 護家盟反對同性婚姻,其中一個理由是他們無法理解同性婚姻為何能作為一種婚姻。
  2. 對於支持同性婚姻的我來說,護家盟是錯的。他們之所以無法理解同性婚姻,是因為他們的概念觀有問題。
  3. 換句話說,縱使護家盟無法理解同性婚姻,這種不理解,並無法成為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
  4. 我無法理解人跟摩天輪的婚姻,為何能作為一種婚姻。
  5. 如果我認為護家盟對同性婚姻的不理解,無法作為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那麼,我憑什麼說,我自己對於這種「非人婚姻」的不理解,可以作為反對非人婚姻的理由呢?

如果你同意上述考慮,應該也會同意說,我們有初步的理由,去想想人到底能不能跟摩天輪結婚這個問題。

抓到了!同性婚姻的惡果!

聽到我們要開始討論人能不能跟摩天輪結婚,想必有些護家盟成員會非常興奮:

你看!這就是同性婚姻╱性解放╱保險套氾濫的結果!要避免婚姻到處滑坡,守住傳統一男一女婚姻,才是唯一的選擇。

很可惜這是錯的,同性婚姻並沒有比傳統一男一女婚姻更容易滑坡到其他婚姻選項:

A: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們支持同性婚姻,那我們也會需要支持多人、近親、人獸婚姻。那麼,為什麼支持傳統婚姻,不會導致我們必須支持那些其他婚姻?

B:我支持傳統婚姻,這代表我認為婚姻必須建立在「兩個性別不同、血緣關係夠疏遠的成年人類」之間,這個規則可以避免我滑坡出去。

A:那我也支持同性婚姻,我認為婚姻必須建立在「兩個血緣關係夠疏遠的成年人類」之間,如果你的規則可以避免你滑坡出去,為什麼我的規則不行?

當然,以上討論可以更詳細追究下去,我在《護家盟不萌?》(朱家安 2016)第九章裡對這個議題有比較完整的說明。不過原則上,我認為面對這些滑坡,傳統婚姻的支持者並沒有站在比同性婚姻支持者更安全的地方。當然,如果你加班很累了,回家只想玩PS4,那麼對「為什麼近親不能結婚?」、「為什麼人跟動物不能結婚?」這類問題,你大可以置之不理。不過,如果你是那種想要把議題搞清楚的人,不管你支持傳統抑或同性婚姻,對上述其他方案,你最好都要有個答案。

摩天輪婚姻的困難

在撇開「難以理解」的心理障礙後,我們先來考察一下反對非人婚姻的可能理由。

若人可以跟人結婚,但不能跟摩天輪結婚,背後的理由會是什麼?除了摩天輪物理上可能難以進入戶政事務所之外,一種反對非人婚姻的理由可能是:就算我們蓋了夠大的戶政事務所,讓摩天輪可以進去辦結婚手續,摩天輪也沒能力這樣做,因為它沒辦法表達「我要結婚」的意願。動物和物品無法表達關於婚姻的意願,這是人獸婚姻跟非人婚姻共同的問題。在這篇文章裡,我以羊為例發展了此想法。

或許有人會說,就算物品無法表達意願,也沒關係,只要物品的擁有者可以表達意願就行:你想跟我的摩天輪結婚,我同意了,誰敢說第二句話?當然,若摩天輪打從一開始就是你的,就更方便了。

不過,就算我們在技術上搞定了意願的問題,也會遇到另一種質疑:法律效果的空洞。以現代來說,締結婚姻的兩個人之間,跟沒締結婚姻的兩個人之間,主要的差別在於前者存在很多法律關係。然而,這些法律關係幾乎都無法適用於動物和物品。因此,即使存在有非人婚姻,這種婚姻的存在,似乎也不會帶來任何值得注意的法律差異:

  1. 即使在婚後,摩天輪也無法對你行使任何法律權利,因為它沒有心靈和意識。
  2. 那些在婚後你「理當」可以對你的摩天輪做的事情,老實說,就算沒結婚,你也都可以做。(我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被國高中生閱讀,所以這裡就不舉例了)
  3. 當然,就算你跟摩天輪結婚,也不代表你們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做愛。但是目前的異性戀夫妻,也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愛。這不是婚姻的問題,是妨害善良風俗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考量上述幾點,我們可以更明確地描述為何非人婚姻比同性婚姻更令人難以理解:即使你無法接受同性結婚,這並不會妨礙你理解說,一對同性伴侶結婚前後,會有什麼樣的法律差異出現在他們身上(當然,你不會支持他們享有婚後的那些法律權利和約束)。即使同性婚姻對你來說在道德上難以理解,這並不會讓它在法律結果上難以理解,但非人婚姻並不是這樣:非人婚姻在法律上幾乎是空洞的,它似乎不會帶來任何法律效果的變化,這讓非人婚姻在法律上令人難以理解。

法律效果並不是全部

然而,如果你同意因為「以法律效果來說,非人婚姻缺乏意義」,所以就算社會不以法制提供非人婚姻,也不會是什麼錯事,在這種情況下,你可能必須基於類似的理由,去主張說同性專法可以取代同性婚姻:

  1. 完善的「同性伴侶」專法,能提供的法律保障和約束,跟婚姻一樣。
  2. 所以如果有「同性伴侶」專法,我們就不需要將「同性婚姻」合法化。

有些人認為,專法是支持和反對同性婚姻陣營的最大公約數:它讓同性戀可以獲得法律上的平等,並且也讓傳統婚姻的支持者不需要承受「改變婚姻定義」的陣痛。當然,這並不是說專法能完全令雙方滿意。如果你認為同性戀關係不值得鼓勵,那麼你不會情願支持專法,因為專法對同性伴侶長久維持關係提供了法律支持。相對地,如果你認為同性戀雖然跟異性戀一樣正常,但在現代社會依然受到歧視,相較於同性婚姻,你可能也不會情願支持專法,因為專法的存在,在提供法律支持的同時,也說明了這個社會並不承認同性戀能擁有「婚姻」名目。

同性婚姻的法律效果並沒有超過一份完善的專法,但同性婚姻可以提供專法無法提供的社會意義。同樣地,即使非人婚姻的法律效果並沒有超過目前關於財產權的法律,它依然可以提供現有法律缺乏的社會意義:對於人物關係的肯認。

同性婚姻的存在,代表社會認可同性之間的情愛是正常的,這種認可可以舒緩歧視。假設社會上有些人,有能力跟寵物或鋼普拉發展情愛關係,假設這些情愛關係對他們來說重要,且不會傷害其他人或動物,基於平等對待各種價值觀的精神,社會可能也會需要認可這種情愛關係,就像社會認可同性情愛和異性戀情愛。

「拜託,『非人婚姻』那能跟同性婚姻相比?婚姻本來就是只能建立在人跟人之間啊!人跟物品的婚姻,本來就沒這種東西!」你可能會很想要這樣回應,其實我也是。不過我們得注意的是,如同「WTF?人跟摩天輪耶」一節所說,做出這種回應的我們,在心態上跟護家盟有什麼區分。

困境

如果你覺得上述說法都尚可接受,那麼,你遇到的困境大概是這樣的:如果要將非人婚姻合法化,基於法律效果的空洞,這個婚姻法,相較於目前的財產法,幾乎是疊床架屋,在法律上難以理解。然而,如果不將非人婚姻合法化,我們恐怕很難給那些逼問「如果異性、同性可以結婚,為什麼人跟動物不能結婚?」的人一個答案。

當然,我們可以說「抱歉但是我真的無法理解非人婚姻」,不過這樣一來,我們的立場可能會變得跟護家盟太像。

那麼,該怎麼辦呢?你可以自己想想看,同時,在下次的〈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專欄,我也會說明我自己目前發展的解決方案。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複習一下盟盟們催生的精采文章: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不見得要站在同志這邊,但應該站在護家盟的對立面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我其實不是挺同,是討厭護家盟
  3.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除了摩天輪還可以愛上什麼?──讓護家盟一秒崩潰的古代小說!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