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博仁

記得 1988 年剛成為實習醫師時,被分配到到外科病房實習,每天從早上6點忙到晚上11點,跟刀、寫病歷、換藥、打點滴、跟查房,加上被學長「電」,真的是很忙碌,某天在主治醫師的邀請下,參加餐會,當時被主治醫師(學長)灌了幾瓶啤酒(那是我第一次喝酒),卻面不改色,而另一位同學就慘了,才一杯啤酒,便頓時臉發紅,學長還消遣這位同學說:「你有欠磨練喔!」問題是,酒量真的可以訓練嗎?我沒有被訓練過,為何喝酒卻面不改色?你呢?喝酒會臉紅嗎?

亞洲紅臉症,可愛乎?

想必大家都看過,喝酒臉就紅的情形,尤其很多女孩子喝完酒之後臉微微泛紅,看起來好像是薄施脂粉,有人覺得還滿可愛的!其實這種「喝酒臉會紅」的情形是亞洲黃種人特有體質,約每十人就有四到五位,但是白種人或是黑人可能每十個人才一人,所以老外就稱這種喝酒臉發紅的現象是亞洲紅臉症(Asian glow),追根究柢,這是一種解酒基因變異所造成的。

基本上,喝酒後,酒精(也就是乙醇)會經過腸胃消化道吸收,進入血液循環,此時乙醇會在肝臟內進行分解代謝反應。首先,乙醇經過乙醇去氫酶(ADH)的催化,轉變成乙醛;接著乙醛繼續在乙醛去氫酶(ALDH)的作用下轉化為乙酸,然後,乙酸會再進入一種能量代謝檸檬酸循環(TCA cycle),最後產生二氧化碳和水,再排出體外,所以這「ADH-ALDH」氧化反應就是身體解酒的重要代謝反應。

實際上一般人的 ADH 並不缺乏,而喝酒臉會紅,問題就發生在 ALDH 這酵素上,其實 ALDH 分為 ALDH1 以及 ALDH2 ,ALDH1 氧化乙醛效率差,必須要喝到某種程度才會稍稍啟動它的解酒效果,而大部份酒精需靠 ALDH2 這酵素來代謝,問題就在這裡,將近一半亞洲民族的 ALDH2 基因是有變異的,所以聰明的讀者就應該知道,當 ALDH2 產生變異時,喝酒就會累積不易代謝掉的乙醛,然後乙醛在全身亂竄,造成皮膚微血管擴張、發癢、不適。

解酒也靠基因在運作?

說到這裡,就必須跟讀者簡單說明何謂基因的突變或是變異?還記得 DNA 是由許多密碼鹼基 ATCG 所組成的吧,如果 DNA 發生一小段的缺失、反轉、轉位(某一段DNA跑到別的染色體),甚至是被插入一段DNA或是多複製了一條,這就是突變或是變異。如果只是一個鹼基產生變化,比如某個基因裡頭,有一個鹼基是 G,結果變成了 A,那就是一種小小的點突變,我們稱之為「單核苷酸多樣性」(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NP),一條基因上,可能有不同的點突變,因此有賴科學家去發掘出來。大家不要小看這一點點的SNP,因為這看似微不足道的基因小變異 SNP,有可能會造成產生的蛋白質無法替人體工作,於是某些疾病就此而來。比較著名的遺傳性疾病包括苯酮尿症、血友病、G6PD 酵素缺乏症(俗稱蠶豆症)等等,都是由不同的基因產生不同的 SNP 所造成的。

回到解酒基因話題,ALDH2 基因位於人類第 12 號染色體上,研究發現這基因上第 109 個鹼基點原本是 G,如果發生點突變,轉變為 A,此時產生出來的 ALDH2 酵素功能就不足了,讀者還記得染色體是成對的吧,如果兩條染色體都有這種變異,那產生出來的 ALDH2 酵素功能幾乎完全喪失。所以你如果看解酒基因 ALDH2 的報告,會看到第 109 個鹼基點有 G/G、G/A、A/A 三種基因型,如果你的報告是 G/G,表示解酒功能沒問題,如果是 G/A 基因型的人,此時產生的 ALDH2 酵素還是具有弱的解酒活性,但是仍不建議經常喝酒,如果是 A/A 型基因變異的話,我真的建議完全不要碰酒精了。

ALDH2基因變異勿喝酒

談到這,讀者一定開始好奇自己的解酒基因 ALDH2 是否有缺陷?我自己做的檢測發現我的 ALDH2 基因是 OK 的,也難怪喝酒總是面不改色。台灣呢?2015 年,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究指出,ALDH2 基因變異,在大陸有 35%,日本為 30%,韓國 20%,台灣卻高達47%,可怕吧!已經有研究證實,ALDH2 變異的人,如果每天攝取 14 克純酒精,也就是大約兩杯紅酒的量,體內致癌物質乙醛量經常增加,罹患頭頸癌和食道癌的機率將比正常對照組高出 50 倍,其研究統計也證實,同時會增加大腸癌、中風的機會。

我曾幫兩位罹患下咽癌以及食道癌的患者檢測過 ALDH2 基因,結果都屬於異常,一位是G/A,一位是A/A。他們都表示,雖然喝酒臉會紅,可是他們認為酒量是可以訓練的,而且喜歡交際應酬,所以從未注意到,在得知基因異常後,也相當懊惱,如果可以早些知道自己的解酒基因有異常,便會節制一些,也許就不會發生頭頸癌了。

那麼到底酒量可不可以被訓練出來呢?

乙醇除了 80% 是由「ADH-ALDH」氧化反應代謝掉,還有 20% 是由微粒體的乙醇氧化酶(MEOS)代謝掉,而這種 MEOS 系統的活化確實是可以經由訓練而提升的,換句話說,經常喝酒,是可以藉由微粒體的酵素活化來增加部份酒量,但是因為 80% 的酒精仍需藉由 ALDH2 這酵素代謝掉,所以如果 ALDH2 基因有變異,還是不要妄想「訓練酒量」這檔事了。

適度飲酒,非懂不可

那到底喝酒如何算適量呢?我比較喜歡用美國標準杯的算法,不同的酒精濃度(Alcohol by volume, ABV)有不同的標準,先看何謂「一標準杯」?

酒精度為5%(ABV)的普通啤酒,一標準杯是指12盎司(360c.c.);

酒精度為12%(ABV)的葡萄酒,一標準杯是指5盎司(150c.c.);

酒精度為40%(ABV)的烈酒,一標準杯是指1.5盎司(45c.c.)。

如果你的 ALDH2 基因正常,也就是 G/G 型的話,對男人來說,適量喝酒是指每天不超過二標準杯,每週不超過 14 標準杯,對女人而言,適量喝酒是指每天不超過一標準杯,每週不超過七標準杯。如果你的基因型是有部份變異,也就是 G/A 型的話,就得再減半,如果是完全變異 A/A 型的話,最好的養生防癌之道就是滴酒不沾。

所以,喝酒行不行,也是天註定的,一旦喝酒臉會紅,千萬要懂得及時「停酒」,以免惹禍上身。

※ 本文摘自《誰說疾病一定會遺傳》,原篇名為〈每日一杯紅酒,有益健康?〉,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