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昱昊

一年春秋,「出版經紀及版權人才研習營」再度於台北盛大舉辦,暖身的交流講座同選定於閱樂書店展開一場關於中文書籍外銷外譯的國際對談,有趣的是,兩位異國面孔的主講者卻是順著一口流利捲舌音、說著北京腔普通話,他們分別來自德國與美國,卻跨越遙遠的大海與時差,共同著迷於中國文學的瑰麗及詩意。

從發現到協調:版權經紀的戰國策

「我的中文說得,沒有很好。」裴萊娜(Lena Petzke)謙虛地說,用字柔軟並且謹慎,來自德國的她帶著大學中國研究的背景到北京取得碩士學位,現在已是企鵝藍燈中國專職負責華語文學英譯出版的主編。

手上出版過中國文學大家莫言、畢飛宇’、格菲等作家的重量作品,萊娜在其中的角色是挖掘題材與居中斡旋的版權經紀。「從挑選書本、買版權、找譯者與編輯⋯⋯一直到最重要的溝通以及改稿。」萊娜談及工作內容,首先要先從滿滿的中文書中發現可能、可以打動國外市場或是相當具有中國文學重量級的作品,但對於翻譯文學外銷最難辦的部分,或許就是在原作者、出版社與譯者、編輯間的溝通過程

「從文句的差別、意義的不同,還有到底要不要加上詳細的補述,措詞又精不精確⋯⋯。」一本中書的外銷不盡然只是全本翻譯就可以解決,或許翻譯者更動的語序卻是原作者的堅持;原出版社不同意版權合約某些細節等等,這些細部的內容都需要萊娜不斷反覆與譯者編輯以及原作者討論協調,像是過去戰國時期的說客,既要發想謀略又要在出使各國不斷遊說、達成使命。

譯者的挑戰:逝去總是詩

萊娜提出在翻譯文本的內容上最常出現的挑戰就是:保持原意卻讓英文讀者看懂;語句、情節與邏輯通順。身兼詩人、譯者與編輯多重身分的《Books from Taiwan》英文主編莫楷(Canaan Morse)也承認,翻譯最基礎卻也是最精華的部分就是如何使目標語言讀者了解,原文語境上的氛圍。

所謂的『詩』,就是在翻譯時失去的那部分。」他說,這句話聽來唯美並且深刻,但即使是中文說得極溜、甚至參與「紙托邦」(Paper Republic)一系列中國文學英譯工作,亦親自翻譯格非的長篇小說《隱身衣》的莫楷,仍然無法否認詩意與文化的精隨常存在原文之中,「但這樣的想法其實把語言和意義分為兩個載體了,其實兩個應該要是能夠不可分的。」

莫楷說,寫作其實本身就是一種翻譯,作者把腦中的想法用文字表達出來,所以當翻譯者再次轉化為其他文字時候要還原的不只是「訊息」、而是「感受」。「好的翻譯應該要像是影子,陪在作者身後而不是站在作者之前。」這讓翻譯者像是一個雙主之僕,他得站在作者與讀者之間,嘗試理解雙方的意義與需求。

「而翻譯家同時有最後的詮釋權。」他指出,「翻譯有出入,找原作確認,否則就是翻譯家寫的為準。」而這樣來自於一種職業道德:忠於原作,儘管在翻譯過程中參入自己的巧思與幽默,但仍然不是超譯文本,要讓原作者說想說的話。

翻譯的最終目標:擴出讀者的想像

「唯有翻譯書籍,才能讓世界了解其他地方的藝術與知識。」莫楷說,翻譯趕於跳出舒適的語言領域之外,是擔負了一種對於語言文化發展的使命感。而萊娜也同樣熱愛自己的工作,她認為:「一本自己經手的書可以為西方開拓整個對亞洲的視野,這真的是一件有價值的事!」

問答時間時,有聽眾問到:有沒有在當地生活過的譯者,在翻譯過程中會不會產生差別。兩個講者都表示絕對有正相關,莫楷透露:「像是《花甲男孩》正在翻譯中,但是如果不懂得台灣文化甚至是閩南語及語境的人會找不到那個味兒。」

而許多人最好奇的問題,究竟如何知道千百本書中,哪本書能夠被翻譯、打動市場,萊娜則是神祕地笑一笑:「當我們看到,就知道了。」為講座留下無限韻味。

▶▶2017版權營【系列報導】!

版權營相關紀錄及回顧

  1. 【2016版權營】中書外譯的關鍵之人──記「從這裡,去遠方:中書外譯的奇幻旅程」講座
  2. 【2016版權營】怎樣才能把書賣進英語書市?──美加書市中的翻譯書現況
  3. 【2016版權營】出版最前線的捉對廝殺──書探的秘密生活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