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這天天氣很好。

天氣每天都很好。自創世以來才剛過了七天,雨都還未創造出來。不過,伊甸園東正濃雲密布,預告了第一場雷雨即將到來,而且規模還不小。

東門天使抬起雙翼,遮住頭,想擋開世上第一陣雨滴。

「抱歉,」他客氣地說:「你剛說什麼來著?」

「我說,那傢伙算是玩完了。」蛇說。

「噢,對啊。」名叫阿茲拉斐爾的天使說。

「老實說,我覺得有點反應過度了,」蛇說:「我是說,不過是初犯而已。我真搞不懂,知道怎麼明辨善惡到底有什麼不好。」

「一定很不好,」阿茲拉斐爾推論道,語調略微不安,因為他自己也搞不懂,並為此而憂心了起來。「要不然,你哪會牽扯進去呢。」

「他們當初只是說:到上頭去搗搗蛋。」蛇說。他名叫克蠕力(註1),不過他現在正考慮要改名。克蠕力,他認為並不像他。

「沒錯,可你是魔鬼,我不確定你是否真有可能做出好事」阿茲拉斐爾說:「那關係到你最根本的……你知道的,天性。我不是針對你,你懂吧。」

「不過,你得承認那有點像是打啞謎。」克蠕力說:「我是說,指著那棵樹,然後警告『不准碰』,可不怎麼巧妙,對吧?我是說,何不把那棵樹擺在高高的山頂上,或遙不可及的地方?讓人不禁納悶祂到底有什麼打算。」

「最好別妄自揣測,真的。」阿茲拉斐爾說:「我總是說,神的不可言說,是你無法看透的。有些事是對的,有些是錯的。如果別人要你做對的事,你偏要做錯的事,那你就活該受罰。呃……」

他們在尷尬的沈默中端坐著,望著雨滴摧殘世間第一批花朵。

克蠕力終於開口:「你不是有把火焰劍嗎?」

「呃……」天使說。愧疚的神情一閃而過,但又跑了回來,留在他臉上不動。

「有吧,對不對?」克蠕力說,「它火焰熊熊哪。」

「呃,嗯……」

「我那時還想,這劍可真搶眼。」

「是啊,不過,嗯……」

「不見了?你弄丟啦?」

「噢,才不是!沒有,不算弄丟啦,比較像是……」

「怎樣?」

阿茲拉斐爾一臉苦哈哈。「如果你非要知道,」他有點沒好氣,「我給人了。」

克蠕力抬眼盯著他。

「唉,我也沒輒啊,」天使心煩意亂地搓著手,說道:「他們看起來那麼冷,兩個可憐的東西,她又已經懷了身孕,加上外頭還有凶狠的動物,而且暴風雨就快來了。我心想,哎,沒什麼大不了。所以我就說,啊,如果你們回來,肯定會掀起大騷動,不過這把劍你們可能用得上,所以,拿去吧,不必謝我了,只要在這裡好好過你們的日子,就算幫了大家一個忙。」

他朝克蠕力咧咧嘴,笑容裡帶著憂慮。

「算是上上策,不是嗎?」

「我不確定你是否真有可能做出壞事。」克蠕力挖苦地說。阿茲拉斐爾沒留意他的語調。

「唉,但願如此,」他說:「我衷心盼望啊。我一整個下午都在擔心。」

他倆望著雨好一會兒。

「好玩的是,」克蠕力說:「我一直納悶,蘋果那件事,算不算是好事。惡魔做好事,可是會惹上大麻煩的。」他輕推天使,「如果我倆都弄錯了,那就好笑了,是吧?如果我做了好事,而你做了壞事,嗯?」

「不怎麼好笑吧。」阿茲拉斐爾說。

克羅里望著雨。

「嗯,」他正經起來,說道:「的確不好笑。」

深藍黑雨幕傾洩在伊甸園上,雷電在山丘間怒吼,剛被起好名字的動物在狂風暴雨中抖著身子。

遠處溼漉漉的森林裡,林木間閃著某種光亮火紅的東西。

這一夜將會風雨交加,伸手不見五指。

 

十一年前
天使阿茲拉斐爾

阿茲拉斐爾蒐集書本。如果他對自己完全坦白,就得承認,他開書店只是為了有地方放書。就這點來說,他不算標新立異。他為了能繼續偽裝成典型的二手書商,用盡各種手段阻止顧客買書,只差沒上演全武行。令人掩鼻的霉溼味、氣鼓鼓的神情、不定時開店——他再擅長也不過了。

他蒐集書籍為時已久,就像所有的收藏家,他也有專精的領域。

他擁有六十本以上的預言書,談的都是第二個千禧年最後幾個世紀的發展。他偏好王爾德的首版書。而且他有整套「名譽掃地聖經」,各自按照排版的疏失來命名。

這些聖經包括「不義聖經」,之所以這麼稱呼,是因為印刷工人出了錯,讓〈哥林多前書〉這樣聲明:「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能承受神的國嗎」。巴克與魯卡思在一六三二年印行的「邪惡聖經」,第七誡遺漏了「不」字,變成了「可姦淫」。還有「釋放聖經」、「靈藥聖經」、「站立的魚聖經」、「查令十字聖經」等等,阿茲拉斐爾全部都有。他甚至還有最罕見的珍本:倫敦的比爾頓與史蓋格思出版公司在一六五一年出版的聖經。

那是他們三次出版大災難的第一次。

這本書以「全去死吧聖經」一名廣為人知。排字工的疏失罄竹難書(如果還說那是疏失的話),就在〈以西結書〉四八:五。

2.挨著但的地界,從東到西,是亞設的一分。
3.挨著亞設的地界,從東到西,是拿弗他利的一分。
4.挨著拿弗他利的地界,從東到西,是瑪拿西的一分。
5.全都去死,來點樂子吧。我排得煩死了。比爾頓大爺不是紳士,而史蓋格思不過是個一毛不拔的南華克人,還拒絕加入工會。我告訴你,天氣這樣好的日子啊,任何有點腦袋的人,都會在外頭曬太陽,而不是一輩子都困在這發霉該死的老工坊裡。@*”AE@;!*
6.挨著以法蓮的地界,從東到西,是流便的一分。(註2)

 

惡魔克羅里

克羅里此刻在史勞鎮以東某處,以時速一百一十哩行進。至少就傳統標準來看,他的外表並不特別像惡魔。沒角,也沒翅膀。他正聽著《皇后精選》的卡帶,可也不該光憑這點便妄下結論,因為卡帶凡留在車上超過大約兩週,都會搖身一變成為《皇后精選》。他腦袋裡的念頭並不特別邪惡。其實,他目前正有一搭沒一搭地想著,摩依與琛頓到底是誰。

克羅里蓄黑髮,顴骨俊秀,踩著蛇皮皮鞋,或至少假設他有穿鞋。而且他能用舌頭做出極其詭異的事。還有,他一忘情,就會不小心嘶嘶作響。

他也不大眨眼睛。

他開的車是一九二六年出廠的黑色本特利,出廠後車主就一直是克羅里。他對這車愛護有加。

他之所以遲到,是因為二十世紀讓他意猶未盡。二十世紀比十七世紀更勝一籌,比起十四世紀則精彩太多。克羅里總是說,時間最棒的一點,就是不斷帶他遠離十四世紀。在神的(原諒他的法語)土地上,那是最無聊的一百年了,無聊得要死。二十世紀什麼都有,就是沒有無聊。事實上,克羅里的後視鏡不停閃著藍光,正說明過去五十秒以來有兩個人緊追在後,準備給他的生活帶來更多樂趣。

他瞥瞥錶,這錶專為富有的深海潛水者設計,那類人就算到了海底,也還是想知道全球二十一個首都的時間。(註3)

本特利朝出口斜坡轟隆而上,兩輪著地甩尾,衝入鋪滿落葉的道路。藍光緊隨在後。

克羅里嘆了口氣,從方向盤上舉起一隻手,半轉身,從肩膀上方比了個複雜的手勢。

警車轉了個圈,突然停下,閃爍的燈光遁入遠方,變得朦朧。車裡的人詫異萬分。但這只是小意思,等他們打開車蓋,發現引擎變成了什麼,那才真叫大吃一驚。

 

天使與惡魔

技術上來說,阿茲拉斐爾是權天使,可是這陣子人們老拿這事來開玩笑。

大致說來,他或克羅里都並非刻意要跟對方為伍,可他倆都是這世上的人,或至少是人形生物,而那份協議對他倆向來好處多多。除此之外,在大約六千年間,就只有那張臉是一直待在你身邊,你也總會習慣的。

「那份協議」很簡單,簡單到不必用引號來強調。之所以用引號,純粹是因為它長久以來都這樣出現。很多特派員孤立在棘手的環境中,天高皇帝遠,一旦他們了解到,比起遠在天邊的盟友,近在眼前的敵手和自己有更多共同點,便和對方達成這類協議。也就是說,彼此心照不宣,互不干涉對方的某些活動。當然了,只要無人真的勝出,也就沒人確實落敗,雙方都能向各自的老大證明:在對付消息靈通又狡猾的勁敵上,自己大有斬獲。

那也就是說,克羅里獲准開發曼徹斯特市時,阿茲拉斐爾全權處理整個蕭布夏郡。克羅里接下了格拉斯哥,阿茲拉斐爾則跑去愛丁堡(雖說兩人都沒說要負責米爾頓奇尼思,可是都把該市當作自己的成績向上呈報。)(註4)

還有,想當然耳,只要常理說得過去,他們也會為彼此代勞,這再自然也不過了。畢竟兩位都是天使出身。如果其中一人要到郝爾去快快誘惑一番,那麼順便迅速晃晃整座城,實行一小段標準的神聖狂喜時光,也很合理。事情#反正

關於這點,阿茲拉斐爾偶爾會飽受罪惡感折磨,可是跟人類打交道有好幾世紀,在他身上起了些效果,就跟克羅里一樣,只不過方向相反。

況且,當局似乎不怎麼在意由誰來做,只要有交差就好。

這會兒,阿茲拉斐爾正和克羅里一起站在聖詹姆士公園的水鴨池塘旁餵著鴨子。

祕密碰頭的探員老是餵麵包給聖詹姆士公園的鴨子,鴨子早就習以為常,還發展出自己的巴夫洛夫制約反應。把聖詹姆士公園的鴨子放在實驗室的籠子裡,給牠看張照片,上頭有 兩個男人,一人通常穿著有皮毛領子的外套,另一人身穿暗色衣物並搭了條圍巾,牠就會滿懷期待地向上看。眼光敏銳的鴨子熱中於追逐俄國文化大使的黑麵包,鑑賞家則熱愛MI9處長那溼黏黏、塗了酸酵母醬的賀維斯麵包。

註1:克蠕力,原文為Crawly,意為「爬行的」。

註2:「全去死吧聖經」在〈創世紀〉第三章總共有二十七節,而不是較為尋常的二十四節,因而備受矚目。多出來的經節尾隨於二十四節之後。在欽定版聖經中,第二十四節行文如下:「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接下來是:

25 神對看守東門的天使發話,祂#說
26 天使說,片刻之前還在,我肯定把#它
27 於是神便不再問他了。

看來這些經節是在校樣階段給安插進去的。昔日,照慣例,出版社會將校樣稿懸掛在店外的木梁上,教化大眾之餘,順便享受一點免費的校對。既然書稿在之後給整批燒個精光,也就無人費心跟A.茲拉斐爾這位好好先生追究這檔子事。他經營的書店就在兩戶之外,對翻譯總是大力相助,而且字跡很容易認。

註3:特別為克羅里訂做。特別訂做一片晶片貴得不得了,但他付得起。這錶能顯示二十個世界首都的時間,還有「他地」的首都時間,在那兒只有一種時間,那就是「太遲」。

註4:給美國人及其他外籍人士的注釋:米爾頓奇尼斯(Milton Keynes)這座新興都市大約介於倫敦與伯明罕中間,目標在建立一座現代化、高效率、健康,以及最重要的,住起來愉快的城市。很多英國人都覺得這想法很有意思。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 本文摘自《好預兆》, 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