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紅桌文化總編輯 劉粹倫

相較於歷史學、哲學的淵遠流長,社會學成為一門學科,是十九世紀的事。社會學研究人類社會的結構與活動,以此為基礎而得的知識,用來改善社會。哈佛大學畢業的詹姆斯・洛溫(James Loewen)是一位社會學家,他綜合個人關懷與社會學的訓練,以社會學家的身分,書寫美國歷史被遺忘的面向,這樣的學者,或許並不多見。像他早期研究在密西西比河區域落腳的中國移工,寫成《密西西比中國人》(The Mississippi Chinese: Between Black and White);或是走訪美國著名歷史景點,發現南方諸州亟欲「漂白」蓄奴的遺跡,而原住民的角色被刻意排除在歷史論述之外,在在都表現出他對於人權的關懷與探求真相的努力。

引起洛溫研究教科書興趣的,是一場天外飛來的官司。洛溫與他人合著了一本教科書《密西西比:衝突與改變》(Mississippi: Conflict and Change),此書以美國這個南方州為主,重提曾經大力支持蓄奴的往事,讓人想到就慚愧而不願重提,而Lilian Smith的1975年度非文學類書籍大獎,也因為其被討厭的勇氣、對人權的貢獻,而頒給了它。只是這些肯定並沒有起背書的效用,密西西比州立學校教科書採購委員會拒絕採用《密西西比:衝突與改變》,因為採購委員覺得該書內容有太多爭議、涉及種族等敏感議題。洛溫為了抗議委員會的決定,於是與其對簿公堂,抗議對方妨礙言論自由與平等保護條款。

隨後,洛溫開始研究起美國的教科書,他比較了十二套廣受採用的高中歷史教科書,在1995年,由獨立出版社The New Press出版了他最受歡迎的作品《老師的謊言》(Lies My Teacher Told Me);在2008年的新版中,他又加碼比較六套教科書,成為十八套。在書中,他一一指出這些教科書刻意忽略的面向,例如性別、階級、種族歧視在美國社會上的問題,也點出隱而不顯的身障歧視、出於恐懼而造就的英雄崇拜情結,此外也補足了當權者對原住民的迫害的歷史,並在書末,提出歷史教育的反省與建言,相當值得參考。

至於當年洛溫跟政府當局打的那場官司,又誰輸誰贏?法院認為,教育領域需要憲法特別的保護,因為教育問題與言論自由息息相關。主要的問題點是:州政府官員是否有絕對的權力來決定孩子可以在學校讀的書籍?即便相關人士反對該決定,也不需予以修正?法院的結論是,這種權力不存在,也不該存在;而出版品不能因為包含了爭議,就被審查。法院認為不採用《密西西比》是對種族不平等的言論審查,侵犯了第一修正案和第十四修正案所保證的原告權利。法院要求被告將《密西西比》列入州批准採購的名單,以便購買、分發給適用的學生。

就這個歷史切面看來,三十多年前,洛溫當時的訴求受到了法律上的認可;而這位現年七十六歲的社會學家,仍然相當活躍,希望引起更多人注意那些被忽略的歷史,藉由了解過去,促進當今的人權。他仍著述不輟,他的研究作品,也讓歷史學這門學問,顯得既古老又新穎,繼續影響其後的美國世代。

參考網址:
洛溫的維基頁面
關於洛溫訴訟Child Rights International Network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歷史,是社會共識還是個人意見:

  1. 歐洲公共知識分子的養成:看熱情敏感的歷史學家——伊恩・布魯瑪
  2. 國民黨不會告訴你,共產黨更是要掩藏,聽聽和中國糾纏在一起的日本人如何講?
  3. 都是八卦惹的禍?《人類大歷史》告訴你為什麼小魚逆流而上會寫在你的課本裡!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