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南西大爺

我愛我的工作,也不希望犧牲其他喜好。我除了是一個快樂的員工,還希望自己是一個好家人、好朋友、好伴侶,還要兼顧運動和健康,當然,也得是個盡職的巴黎人。

法國的法定工時為一週三十五小時,超時工作的時數可抵假期;一年則有六週有薪假,加上國定假日與週末,一年約有一百五十天為假日!但這並不包含所有人,畢竟開店營業的生意人,或為競爭激烈產業效力的員工,仍與世界上其他地區的我們一樣,時常得忍受超時加班的折磨。

不知道是因為法律寫在前頭,抑或是這個民族一向崇尚自由與個人主義,社會上普遍彌漫著一種氛圍──休假是一件極度正常、且值得被鼓勵的事。這與亞洲文化大異其趣,我們願意為了學業、工作廢寢忘食,為了金錢、成就賠上健康,而且當你犧牲奉獻的時候,總能得到眾人的敬佩與讚賞。但人在法國,這樣的現象被視為一種對人格的侮辱,也代表了你的生活品質與人生價值極其低落,值得同情。

為了得到更大的能量

又是另一個和好友相約用餐的午休時間。鈺是我在法國碩士班的同學,更是一路提攜、照顧我的姊姊,畢業後她繼續待在法國,一晃眼也在巴黎工作、生活了快七個年頭。有時候,某些土生土長的巴黎人說也說不清的習慣,在我們這些相對客觀的異鄉人眼裡,反而特別條理分明,看得很是透徹。

「我很喜歡在法國工作。當所有人都認為休息、休假很重要的時候,你上班時會變得極度有效率,因為你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所有的工作。」

鈺在法國知名時裝品牌裡擔任要職,穿梭在皇家路、聖多諾黑路、凡登廣場之間,演繹著所有熱愛時尚的靈魂夢寐以求的生活。即使公務繁忙,鈺總是一派優雅現身,約在她公司附近吃中飯也絕不馬虎,我們得喝杯白酒,得找個有陽光的位置,即使只有一個半小時,也要好好敘舊。

「怎麼說呢,一次要專心做一件事。法國的公司比較沒有細瑣分工的概念,所以很容易評估每個人工作的效能。責任很明確,目標自然明確,很難偷懶,更難推諉卸責。」鈺眼神堅定地說:「但他們非常相信『休息』帶來的能量,不僅午休時間比較自由,下午也有彈性的咖啡時間,休假更占了人生重要地位。他們相信『休憩』能帶來效率與靈感,所以前陣子我工作太忙,很久沒休假,我的頂頭上司還非常關心,問我一切還好嗎?希望我趕緊找時間休息。

「現在休假的時間多了,我總是可以四處旅遊,也經常回亞洲,生活得很充實,卻也很自在。這就是所謂的法式自由吧!總能讓我覺得人生充滿希望。」

看著鈺自信迷人的模樣,不僅很為她開心,更似乎看見了法國文化已然潛入她的靈魂深處,陪著她享受每一個當下,還有這時時刻刻用心生活的喜悅。

絕不為工作犧牲生活

「我熱愛我的工作。」在香水產業裡打滾多年,史丹一直都在最頂尖的香氛品牌裡效力,對香水工藝的著迷纏繞著專業,讓他年紀輕輕便成為巴黎香氛界的新星。老實說,他大概是我認識的法國人當中,拚死拚活認真投入工作的前三名。

「因為我太愛我的工作,又不希望犧牲其他的喜好,所以我一天當五天過。我除了是一個快樂的員工,還希望自己是一個好家人、好朋友、好伴侶,還要兼顧運動和健康,當然,我也得是個盡職的巴黎人。」

「盡職的巴黎人?」我眉頭一揚。

「天呀,妳肯定知道的,巴黎人忙得很。我們得隨時得知哪裡有最新的展覽,哪條街新開了餐廳,哪個主廚跳槽,哪個服裝品牌折扣,還要慎選社交圈,並積極經營人脈。」史丹表情誇張,說得飛快。「所以下了班,就是我另外一個人生。但因為這些都是我喜歡的事,所以我非常享受。但最重要的是週末和休假,那是注入能量的關鍵!」

眼前這個工作狂,居然也談休憩的意義。這才知道史丹只要有空就會到法國的小島度假,完全放空自己;而每個週末不變的行程,乃充足的睡眠,再看遍城市裡的各個展覽。

「不管是一個月的休假,還是只有一杯咖啡的時間,相信我,休息真能增進效率。」史丹似乎是說這句話最有說服力的人,畢竟他回e-mail的速度比我認識的所有國籍的人都快,但別忘了,僅限上班時間。

古希臘時代的亞里斯多德曾言:「工作,是為了得享休閒。」法國人顯然至今仍樂於奉為圭臬。

寫到這裡,肯定許多去過法國郵局,或領教過法國行政機關聲名狼藉的緩慢的人,正氣得跳腳。給我些時間,因為說到法國人的「效率」,我們得從頭談。

※ 本文摘自《在哪裡,都能當個巴黎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