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臥斧

有人認同當時日本政府的建設規劃,有人拆解箇中隱含的殖民算計;有人讚揚那段時期的社會秩序,有人指出本地人士在結構當中被貶為次等公民。有人認同,有人憎惡,但在那個時代,令人認同或者憎惡的種種其實同時存在,難以切割,如同光與闇,看似兩面,實則一體。

那是一個複雜的時代。

不只因為當時的臺灣有個外來政權。事實上,臺灣的島嶼歷史當中,不斷地接受各種外來移入因子,近一點的包括中國和東南亞,遠一點的包括荷蘭和西班牙。這些外來移入因子在年月流轉之間滲入臺灣的各處角落,逐漸建構出屬於臺灣的獨特面貌。加上二十世紀前半,世界幾個大國的紛擾漣漪般地向外擴散,企圖翻轉階級但卻也快速變質的共產主義勢力發展,各類因素,都或明顯或隱晦地衝擊著臺灣。

而這一切,幾乎都濃縮在臺北城裡。

《臺北城裡妖魔跋扈》一書當中,作者瀟湘神以當時的臺北城為背景,置入奇幻與推理元素,講述由「殺人鬼 K」進行的一連串謀殺案件,始於人間,接著轉入神異世界,不僅牽動凡人的關注,同時帶出漢文化神靈、臺灣民間信仰,以及日本神話傳說各個體系之間的勢力傾軋。主戲雖然發生在神異世界,但事實上,每個神異角色,無論仙魔,都有來自不同國家、民族,以及地域特質所組成的背後源流,神與妖之間的爭鬥,其實就是文化與政治的角力。

接著,續章再開。

《帝國大學赤雨騷亂》承續《臺北城裡妖魔跋扈》結尾留下的預告,讓謎樣的殺人事件在臺北城中的帝國大學登場。各方神異再度聚焦,一方面想要逮住犯人,一方面同時相互算計;與《臺北城裡妖魔跋扈》提及臺北當年當時地景不同,《帝國大學赤雨騷亂》的場景大多數聚焦在事件發生前後的帝國大學,但其中牽涉的權力心機,以及故事之外相關的東西方哲學論辯,依然呈現了瀟湘神厚實的考據基礎及輕快的文字技法,書名的「赤雨」二字,更帶出許多意在言外的聯想。

別急著皺眉,覺得這樣的故事肯定難以下嚥。

事實上,無論是《臺北城裡妖魔跋扈》《帝國大學赤雨騷亂》都十分輕鬆易讀,不需任何背景知識,就能夠簡單進入故事,享受多線進行的群戲大戰。但倘若被故事裡的某個角色、某個場景或某段歷史勾起了興趣,進而順手查查資料,就會獲得許多與這塊土地相關的文化及歷史知識;而一旦對過去的認識更加穩固,對未來的方向就能越明晰。

故事仍在等待。只需翻頁,奇趣但深沉的旅程,就會透過文字開展。

※ 本文摘自《帝國大學赤雨騷亂》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