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紀坪

颱風不但可能造成人們外出或工作的不便,有時候還可能侵襲到供電供水設備,導致停水停電。對於已經習慣文明生活的我們而言,沒有電就沒有電燈、沒有電扇、沒有電視、沒有電腦,連要滑個手機,都要擔心沒地方充電,民眾因此怨聲載道。

某次強颱來襲,造成大停電,一位中南部的村長家裡電話因此響個不停,村民無電可用,紛紛打電話抱怨。
村民:「村長啊,咱這裡到底還要多久才能有電啊?」
村長:「我有在催,現在有在搶修了,我家現在也沒電啊。」
村民:「那我下次怎麼投給你⋯⋯」
彷彿有沒有電,電來得夠不夠快,就決定了村長的好壞,可怕的是,偶然聽見隔壁村,竟然不到半天的工夫,已經來電重見光明,怎麼我們村還沒有電?大伙對於沒電的不滿情緒更加高漲,於是找上了在地的民意代表。
村民:「代表啊,隔壁村的代表都已經要到電了,是不是你不夠力啊?」

對民意代表來說,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解決選民的問題,怎容得下如此指控,當然要立刻致電相關單位關切一下,趕快恢復選民的用電權益啊。

代表:「喂!我是某某代表,我的選民沒電可用,聽說隔壁村已經復電,是看不起我嗎?你們不趕快處理,是希望我親自過去跟你們長官好好關切一下嗎?」

資源有限,欲望無窮

這些都是發生在風災期間的真實故事,「會吵的小孩有糖吃」早已成為不少民眾根深柢固的價值觀,然而如果整個維修的過程,被迫必須依關切聲音的大小來調整時,最終可能反而多數人都是輸家。

對於電力公司的維修單位而言,在百忙之中,還得面對來自各方的關心,勢必得不停的調整修復計畫及行程,以回應這些人們的熱情關切。

一位搶修的伙伴告訴我們,一天的維修資源其實是有限的,再怎麼催,速度還是只能這麼快,事實上,越多人來關切,最後的總速度反而更慢。

人的欲望無窮,資源卻是有限的。經濟學家柏瑞圖(Vilfredo Pareto)告訴我們,如果一群人能夠分配到的總資源固定時,當有人想提升自己的私利,就會造成他人權益的傷害,此時就形同整個社會總福利的損失。

因此在資源的分配未達到最適時,就表示應該還有一些路徑跟方法,能夠在無人權益受損的情況下,持續去提升總福利,即為柏瑞圖的最適效率(Pareto efficiency),這是一種相對公平及有效率的理想經濟選擇模式,總體經濟的運行應該具有其合理性、效率性及公平性,如果為了滿足部分人的私利,去改變這個合理的運轉模式,就會傷害全社會的總價值。

有效率的專案管理嚴禁插隊

一個好的維修計畫,要考量到效益最大化及路線的安排,且部分地區因為道路中斷或路樹倒塌,必須等候其他單位的配合及協助,因為勢必要有一個相對合理的專案管理思維在。

專案管理通常存在四個部分,分別為計畫(Plan)、程序(Processes)、人力(People)、權責(Power)。當遇到一個明確的任務時,我們必須先去規畫及預測整個任務,並進而去設計出一個結構良好的作業程序,有了合理的整體規畫之後,再將適合的人力資源投入其中,而這整個專案,都應該要有明確的權力、責任、目標等。

著名的甘特圖,就是以橫軸為時間,縱軸為任務,去顯示整個計畫中,任務和實際活動完成的情況,以明確的掌握整個計畫的進度,進度落後的要追,原計畫不合理的要調整,不能像個無頭蒼蠅一樣,沒有方向的瞎忙。

如果為了配合部分人的關切,去改變整個維修路線及計畫時,勢必造成最終維修進度的延遲,讓整個修復計畫變得更無效率,甚至部分的民眾因為動氣而動粗,更是傷害了整個社會的總資源。就像原本已經有了一個排好隊的計畫,卻時時刻刻得接受別人插隊一樣,不亂才怪。

資源有限,人的欲望無窮,平時偶爾當個要糖的吵鬧小孩,其實無傷大雅,然而在重大天災人禍之時,可用的總資源是相當欠缺的,這時再來吵,就形同於剝奪他人的權益,有失整個社會的公平性及效率性。
如果每個人都能多些耐心及同理心,電來得或許會更快!

在任何組織中,都會有些人喜歡投機、鑽漏洞、貪小便宜,希望自己能夠要到某些他人沒有的特權。小心,損失的可能不單單只是那些他們想要的小私小利,更可能影響整個組織的「最佳效率」,成為一個沒效率的群體。

所以,勿以惡小而讓這些人為之,當一個組織准許他人插隊、不守規矩時,損失的可能比我們想像中的大多了。

※ 本文摘自《不換位置,也要換腦袋》, 立即前往試讀►►►
※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蛀牙率高與蛀牙率低的地區,哪邊的牙醫賺得多?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