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蔡嘉佳

記錄 0172015/11/25

新藥物能維持白日的日常,讓日子安穩在某條緊繃的繩索上,但同時也得用身體承載作用的痛苦。服用藥物兩週,也跟頭痛糾纏了整整兩週的日夜,即便吃悠樂丁註二十或安柏寧這類安眠藥物,睡眠也難以匯聚成型,總得在破曉後才得以讓意識懸掛在夢境。當睡眠幾要成型時,還有幻覺幻聽得征服,稍不注意便會被嚇醒,身心俱疲。這些日子能抓著睡眠的機會,便盡量讓自己休息。

夜裡會突然極度恐慌,完全克制不了那樣劇烈起伏的情緒海浪,連源頭也找不著,靠不了岸,只覺察到當下非常恐懼,恐懼得全身發抖盜汗,無論如何也無法轉移注意力。心變得負面、厭世、消極,美好的事情在我看來也變得醜惡異常,我察覺不了生活周遭的任何一點靈光與美,而這是我所珍視的,能夠體會美好事物的能力。

失語越趨嚴重,即便已經那樣努力在控制。每日每日這樣的折磨,好累,快要沒有力氣去對抗那樣龐大的陰霾,一天復一天加壓在身子上的憂鬱負重。

我幾乎沒有其他所求了。我只想能夠好好睡覺,然後得以發自內心地笑,這樣就夠了。

過去從來沒有察覺,能平靜安穩地過上一天,有多麽難得,對於如今的我來說,又有多麽渴求。

如果可以,時光能不能回到從前?

雜記

一位很好的姐姐在我最糟的時候這麼對我說:「Arum, all the wonderful things will never be normal.正因為你這麼纖細敏感,所以妳有很獨特的美,但也因為纖細敏銳讓這個世界對妳而言負重很重。You don’t need to be strong, just be yourself; you don’t need any form of cure.」

又想起學姐這麼說:「想跟你說,不要覺得因為大家跟你說加油,因為大家愛你,所以你必須好起來。我也曾經歷經好希望誰可以來救我脫出泥沼,好痛恨這樣好不起來帶給大家麻煩的自己。

明明有那麼多人愛你,明明大家都跟你說你會好,可是為什麼你就是好不起來呢?這樣的想法,也常常出現在我腦中,逼自己要假裝正常的自己,其實更痛苦……

所以我想跟你說,不要覺得你有義務好起來,傷心難過本來就是我們人的一部分,我們如何要求要開開心心地好好做個人呢?不要因為別人的愛,而逼自己變成正常,因為心就是生病了。它需要的不是勉強,而是給它一段療傷的空間,就算這樣的你變得很討厭、很失敗,那些都沒關係,因為我們愛的,不只是微笑的你,還有傷心的、痛苦的、挫折的。

所以不要擔心帶給別人麻煩,不要著急想要快點好起來,不要急著游過來抓住生命中的稻草,讓我們這些稻草游過去抓住你吧。

我一直一直記得我們的西藏之約,如果那時候你感受得到開心了,那我們一起體會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的瀟灑;如果你那時仍在療傷,那我們一起在浩瀚的天地下,等待輕舟已過萬重山。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因為前陣子的我也是這樣,生活一塌糊塗,活得很糟糕……可是任何人的話語都無法幫助我們,任何人的關心都讓我更沉重,我最後反而是不去想要變好這件事,而是想著就休息一下吧,就這樣下去吧,反正等心好了,生活又會回來。

我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你,也知道任何話都無法安慰你,可是這些難過、這活得很糟糕的自己,都是我們自我的一部分。試著去接受,就像是你愛你的家人、你的貓,就連他們敗壞的樣子都愛的那樣去愛那個壞掉的你,然後慢慢地等它休息好。

也許像我一樣一個月就好,也許你需要個半年一年,可是,重點不是時間的長短,而是能不能面對這樣醜陋的自己、這樣不堪的自己,對自己誠實,坦白地接受各種情緒。

這樣的過程中,心會慢慢變得柔軟,會慢慢地被修復,因為內在的你知道,你是被自己完整地愛著,不論外在的你是好是壞,不要怕好不了,不要急,這些都是人生的過程。很痛苦我知道,很想快點爬出來我知道,但是,正因為我們都很努力地想好仍然好不了,所以不如,勇敢地給自己的心一點時間,痛苦也好大笑也好,這些都是人生的一部分,沒事的,你的稻草隨時都會游過去。」

狀況特別差的時候,總會把這些溫暖的文字揀出來,反覆摩挲,直到自己又從中得到些能堅持下來的一些光與色彩。

※ 本文摘自《親愛的我 Oh! Dear Me》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