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蒂芬妮・蓋柏;譯/林欣璇

她花了七年,才把信寫對。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先生:

我的名字叫思嘉蕾,不過這封信是為我的妹妹朵娜泰拉寫的,她的生日快到了,很想見到您和所有厲害的卡拉瓦團員,日期是生長季的第三十七天,如果您能來的話,這一定會是她這輩子最棒的生日。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一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先生:

又是我,思嘉蕾。您收到我上一封信了嗎?今年我妹妹說她已經過了慶祝生日的年紀了,但我覺得她只是難過您從沒來過崔斯達。今年的生長季她就滿十歲了、我十一歲。雖然她不承認,但還是很想很想看見您和神奇的卡拉瓦團員。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二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萊金先生:

對不起,我在之前的信裡寫錯了您的名字,希望您不是因為這樣才沒來崔斯達。想請您帶神奇的卡拉瓦團員來拜訪,其實不單只是因為我妹的生日。我自己也很想見見他們。

對不起,這封信很短,我父親如果抓到我寫信給您,一定會發火。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二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萊金先生:

我剛聽說了消息,想致上我的哀悼。雖然您從沒來過崔斯達,也沒回覆我任何一封信,但我知道您絕對不是殺人兇手。很遺憾聽見您有一段時間不會巡迴了。

滿懷關心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五年

親愛的萊金先生:

我是思嘉蕾,住在君領崔斯達島,您還記得我嗎?我知道距離我上次寫信已經過了好幾年,聽說您和團員們又開始表演了。我妹妹告訴我,您不會重複拜訪同一個地方,但是您五十年前造訪崔斯達後,這裡已經改變了很多。我相信不會有人比我更想看您的表演了。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六年

親愛的萊金先生:

聽說您拜訪了南方帝國,改變了天空的顏色,是真的嗎?其實我和妹妹試著去看你們的演出,但是我們不該離開崔斯達。有時候我覺得除了君領群島之外我哪兒也去不了。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這麼想要您和卡拉瓦團員來訪。也許再請求您一次無濟於事,但是真的很希望您考慮拜訪。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七年

親愛的萊金先生:

這是我寫給您的最後一封信。我要結婚了,所以今年您和團員最好還是別來崔斯達了。

思嘉蕾.卓格納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七年

親愛的來自君領崔斯達島的思嘉蕾.卓格納:

恭喜妳喜事將近。
很抱歉我沒辦法帶團員們去崔斯達,我們今年不巡迴。
我們下一場表演僅限受邀的貴賓參加,如果妳和妳的未婚夫能設法到場,我很期待見到你們。

把這當成是結婚禮物吧!

卡拉瓦團長萊金 筆

思嘉蕾的情緒顏色比平常還鮮豔:炙燒木炭的烈紅、新發嫩草的翠綠、鳥翅疾振的暈黃。

他終於回信了。

她又將信讀了一遍,然後又一遍,看進每一撇銳利的墨筆痕,還有卡拉瓦團長銀色紋章蠟印的弧度:太陽框著一顆星星、星星又框了一滴淚珠。隨附的幾張紙片也有相同圖樣的浮水印。

這絕不是惡作劇。

「朵娜泰拉!」思嘉蕾衝下階梯、進入堆放木桶的房間尋找妹妹。糖蜜和橡木的熟悉氣味飄進鼻中,但四處不見她那名無賴妹妹的蹤影。

「泰拉──妳在哪裡?」油燈在萊姆酒瓶和新裝入酒液的幾個木桶投下琥珀色光芒。思嘉蕾經過時聽見一聲呻吟,還聽見濃重的鼻息。經過最近一場和父親的大吵後,泰拉可能喝多了,正在地板某處打盹。「朵娜──」

接下來的兩個字卡在她喉嚨裡。

「哈囉,姊姊。」

泰拉對思嘉蕾露出一個懶洋洋的笑容,牙齒潔白、嘴脣腫腫的,蜜金色鬈髮一團亂,披肩也掉在地上。但思嘉蕾結結巴巴,是因為看見一名年輕水手雙臂環繞在泰拉的腰間,「我是不是打斷了什麼事?」

「不管是什麼,都可以再繼續的。」水手用南方帝國輕快柔軟的口音說,比起思嘉蕾習慣的子午帝國銳利口音,顯得抑揚頓挫許多。

泰拉咯咯笑,不過至少還懂得害羞,微微臉紅,「姊,妳認識朱利安,對吧?」

「思嘉蕾,見到妳真好。」朱利安微笑。如同炎暑季時一片冰涼誘人的蔭影。

思嘉蕾知道禮貌的回答是「也很高興見到你。」之類的,但她滿腦子都是朱利安的雙手如何依然停留在泰拉淡紫色裙子的腰際,把玩裙撐上的流蘇,好像等不及拆開她這個包裹。

朱利安只在崔斯達島上待了一個月而已,他大搖大擺走下船,一身古銅色皮膚吸引了幾乎每個女人的目光,就連思嘉蕾也短暫轉頭看了一會兒,但是她明智地知道多看無益。

「泰拉,可以借一步說話嗎?」最後,思嘉蕾有禮地對朱利安點點頭。她們繞過木桶、離開他的聽力範圍後,思嘉蕾立刻說:「你們在做什麼?」

「姊,妳快結婚了。我還以為妳知道男人和女人間會發生什麼事了。」泰拉調皮地努努姊姊的肩膀。

「我不是這個意思。如果父親逮到妳的話,妳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打算被逮到。」

「拜託正經一點。」思嘉蕾說。

「我很嚴肅,可是如果父親抓到我們,我只好想辦法栽贓給妳囉。」泰拉露出酸溜溜的微笑,「但我不覺得妳專門下來找我說這個。」她的眼神飄往思嘉蕾手中的信。

燈籠的光暈灑在信紙邊緣的金屬色上,照得它金光熠熠,那是魔法、願望和未來承諾的顏色。信封上的地址也同樣閃爍。

思嘉蕾.卓格納小姐

由祭司懺悔室轉交

崔斯達

子午帝國君領群島

泰拉看見那耀眼奪目的信箋,眼睛一亮,思嘉蕾的妹妹向來喜歡漂亮的東西,例如那個正在水桶後方等著她的男人。如果思嘉蕾有什麼漂亮的東西不見了,肯定能在妹妹的房間裡找到。

但是泰拉沒伸手去拿信紙,雙手仍然放在身側,好像不想跟它扯上任何關係,「是伯爵寫來的另一封信嗎?」她啐出他的頭銜,彷彿伯爵是惡魔。

思嘉蕾考慮出言維護未婚夫,但妹妹對於她訂婚的態度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儘管由父母安排好的婚姻在子午帝國極為常見、儘管伯爵好幾個月來持續不懈地寄信給思嘉蕾,而內容再親切不過了。泰拉卻拒絕理解為什麼思嘉蕾能嫁給素未謀面的男人。但對思嘉蕾來說,比起待在崔斯達,和不認識的男人結婚還比較沒那麼可怕。

「所以呢,」泰拉追問,「妳打算告訴我是什麼嗎?」

「不是伯爵寄來的。」思嘉蕾小聲說,不想讓泰拉的水手朋友聽見,「是卡拉瓦的團長。」

「他回信了嗎?」泰拉一把搶過信紙,「我的老天!」

「噓!」思嘉蕾把泰拉往後推向木桶,「可能會有人聽見。」

「現在連慶祝都不行了嗎?」泰拉從邀請函中拿出三張紙片,燈光灑在浮水印上,它們先泛出信紙邊緣的金色,然後又幻化成危險的殷紅色澤。

「妳看見了嗎?」泰拉對著浮現在紙面上的銀色字跡驚嘆,字跡慢慢舞動成以下的文字:限一人入場:朵娜泰拉.卓格納。君領群島。

思嘉蕾的名字出現在另一張紙上。

第三張紙片只有限一人入場幾個字。但和其他幾張一樣,下方都印著她從沒聽過的島嶼名字:夢之島。

思嘉蕾猜測這張沒有署名的邀請函是要給她的未婚夫,在那短暫的瞬間,她思索著兩人新婚後,如果可以一起去卡拉瓦看看,該會有多浪漫。

「噢,妳看,還有耶!」泰拉尖叫,票券上頭出現更多字。

憑此券進入卡拉瓦,僅限使用一次。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七年,生長季第十三天,大門將在午夜時分關上,逾時者無法參加遊戲,也無機會獲得今年的獎項:一個願望。

本文介紹:
魔幻卡拉瓦:緋紅色的少女》。本書作者/史蒂芬妮・蓋柏;譯者/林欣璇;出版社/臉譜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一級玩家
  2. 怪奇孤兒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