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朱家安

哲學跟笑話的關聯之一,在於錯誤是一種令人發笑的方式。

如果你爬山遇到眼鏡蛇,最安全的應對方案包含兩個步驟:

  1. 冷靜下來。
  2. 找機會打爆牠的眼鏡。

若一個錯誤跟思考有關,而不只是誤信不正確的觀念,那麼分析這個錯誤的方式,可能涉及哲學和思辨。

文鴻在他的臉書貼了一張正妹照,上半身是亮眼的高領毛衣,下半身的短裙襯托出修長白晰的美腿。

文鴻自己按讚並留言:別再說男人只會注意女生胸部了,我們才沒那麼膚淺。

對,但是社會指責男人在性方面膚淺,並不是因為男人光看胸部,都不看腿,看腿並沒有比看胸部更不膚淺。

文鴻犯的錯,在批判思考課堂上叫做「稻草人謬誤」(straw man fallacy):把對手的說法詮釋成另一個比較愚蠢的版本,再來攻擊。你以為自己獲勝,其實你只是痛毆了一個在你看來長得很像對手的稻草人。

如你現在所見,許多錯誤分析之後,就不再好笑了。好笑話之所以是好笑話,在於作者提供恰到好處的線索,讓讀者憑自己的本事認出不對勁的地方。

有時候,這些不對勁的地方不只是笑點,也包含那些讓笑點成為笑點的社會背景因素,例如上述笑話利用的「男人在性方面膚淺」的刻板印象,以及其他笑話涉及的弱勢處境、對性的看法、關於女性怎樣才算守婦道、男性怎樣才算「雄壯威猛」的社會判準。

在這裡你可以看出哲學和笑話的另一種關聯:政治不正確有時候也是一種引人發笑的方式。

如果我們用哲學的眼光看,如同《哲學不該正經學》的作者們在第八章〈社會政治哲學〉裡試圖做的那樣,那笑話就不只是笑話,而是社會的鏡子。

你可以把《哲學不該正經學》理解成一本從哲學觀點幫笑話分類的笑話書。作者依照笑話涉及的主題和概念,把它們依照形上學、邏輯、知識論等哲學項目分類放好,並在每個分類底下跟主要的哲學觀點串起來。

對於念哲學的人來說,這是一本充滿行內趣味的書:如果書裡的哲學理論你都熟,作者搭配的笑話會讓你驚喜連連。哲學很抽象,因此討論哲學很看重具體案例,好笑的案例比不好笑的案例更好,除非你在討論的是轉型正義議題。

對於一般人來說,這是一本用笑話拐你去讀哲學的書。說實在,就算不管哲學,書裡蒐集的笑話大多本身就很好笑了,我自己最喜歡的一個是:

志彬家附近的沼澤是有名的鱷魚棲地。志彬的表親來訪,問說「如果晚上拿著手電筒,真的就不會被鱷魚咬嗎?」

志彬:那要看你晚上拿著手電筒可以跑多快。

如果你在歡笑之餘也想知道那些笑話為什麼被放在那些段落、跟上下文之間有什麼梗,那麼,就去念點哲學吧。哲學可以讓本來已經很有趣的東西變得更有趣,這種情況並不常見,你有理由好好把握。如果你對哲學真的沒興趣,好啦,至少你也看了一堆好笑的笑話。

最後,身為推薦人,我想說說我對這本書的期待。

老實說,我期待我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看過這本書的人,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在我的各種哲學教學上獨佔這些分類得仔仔細細的笑話。

本文介紹:
哲學不該正經學:哈佛笑魁開的哲學必修課》。本書作者/湯瑪斯‧凱瑟卡、丹尼爾‧克萊恩;譯者/鄭煥昇;出版社/李茲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一口哲學:27場當代哲學家獻給愛智饕客的絕妙TALK,限時15分鐘暢談哲學大師的心靈之旅
  2. 渣誌:78個不正常的哲學問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