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馮勃翰(臺灣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破解「獨立思考」的迷思
傳統上,我們總認為「獨立思考」是一件好事。如果你上網搜尋這四個字,可以找到一籮筐的文章在教人如何獨立思考。但是,斯洛曼和芬恩巴赫兩位認知科學專家想要告訴你:人,其實無法「獨立」思考!

為了闡述這個論點,本書從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出發:為什麼許多事情我們明明不大懂,卻往往自以為懂?比方說,很多人都覺得他們了解腳踏車的原理,但是在一項知名的心理學研究中,自信滿滿的受試者有四○%無法正確畫出腳踏車的構造,有些人甚至會用鏈條把前後輪都連在一起,這樣的腳踏車要怎麼騎啊?

在本書前半,兩位作者從演化、生物和認知心理學的角度旁徵博引,闡釋了人為何思考、如何思考。說穿了也不意外,一個人所「擁有」的知識,只有很小一部分是存在他的腦子裡;絕大部分的知識是存在人的身體、週遭環境與其他人身上。人與人之間存在著認知與智能的分工,從而建立起一個「知識共同體」。

當我們在思考的時候,會從知識共同體汲取知識;我們會自由取用存在腦子裡與腦子外的資訊,從而模糊了內與外的疆界。這就是為什麼人常會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懂什麼、不懂什麼。正因為人是仰賴知識共同體做決策、過生活,我們對事物的理解與判斷,會受到朋友圈、同溫層與所處的社會文化所影響,讓「思考」變成一種集體行動。

在本書後半,兩位作者便從「知識共同體」與「集體思考」的框架出發,告訴我們「知識的假象」可能會引發哪些錯誤,而我們又該怎樣做出更聰明的決策與判斷?

比方說,當我們在討論基改作物、核能發電或是特定政策議題的時候,由於所知有限,往往很難形成自己的見解,而是選擇跟信任的人抱持相同立場,但是這樣做會產生兩種效果,讓人更加固執,而且未必是擇善固執。

第一種效果是,當我們依賴同溫層的時候,同溫層的朋友也在互相依賴,彼此的態度會互相強化。一旦一群人一起固執己見,會更加覺得理直氣壯,從而忘記自己的某些想法壓根就缺乏專業上的支持。

第二種效果是,有時候,當我們想去接受一個違背既有信念的數據或事實,會因此覺得自己「背叛」了所屬的群體。這種潛在的「背叛感」會限制一個人對客觀資訊的理解與篩選。

面對這兩種效果,本書不僅解釋原理,也提出解方。立場不同的雙方如果一味只想為自己的觀點辯護,有可能會各自強化了既定的看法,真理並不會越辯越明。如果我們想在公共事務上有良性的討論、化解意見不同的僵局,兩位作者鼓勵我們去思考事物背後的因果原理,並試圖去把因果關係解釋出來。這樣思考與溝通過程,會讓人意識到自己在知識上的不足,重新回到以事實為依歸的理性討論。

本書所提出的認知理論框架不僅能幫助我們思考公共事務,也可以應用到個人面向。如果我們認同作者的觀點,接受「人無法獨立思考」的事實,那一個人的「智能」就不應該只用他的記憶力、知識量或是個人的推理能力來衡量。從「知識共同體」與「集體思考」的角度出發,一個人的聰明與否應該還要包括他如何運用知識共同體、貢獻知識共同體,並且和群體一起協作、發揮所長。

從這裡延伸下去,我們會發現許多學校沒有教的能力,其實至關重要,像是傾聽、理解別人的觀點、感受別人的情緒,以及如何收集與篩選資訊,並了解自己在哪些情況下有可能出於心理或社群壓力而做出錯誤的決斷。

一旦破除了人要「獨立思考」的迷思,我們可以用「知識共同體」的架構重新檢視自己該如何學習、學習什麼?或者,從企業管理者的角度,重新思考該如何求才選才、打造團隊。

《知識的假象》讀起來峰迴路轉,讓我們看到人類的智能為何可以既淺薄又強大──端看你如何善用群體的智慧。

※ 本文摘自《知識的假象》,立即前往試讀►►►
※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