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如果你是一個二十世紀九零年代時大量閱讀的讀者(不用舉手,因為這會透露年齡),那麼或許會記得一個奇妙的現象:國內文學獎作品不見得好讀,也不怎麼好賣,而來自國外的翻譯書數量越來越多,而且引進的方式開始更有組織和系統──早先以書系選書為號召的做法,逐漸聚焦在某些類型與某些作家。

不是所有被引介進來的作家都能獲得國內讀者青睞。如果以國內出版市場從當時到現在二十幾年間的狀況來看,說絕大多數被引介給國內讀者的國外創作者都在文字構成的浪朝裡滅頂,並不誇張;而乘著浪頭的,似乎一直都只有那幾個人。

但,事實不盡然如此。

有些創作者雖然不是銷售冠軍,卻擁有死忠的支持者,和他們氣味不合的讀者可能完全沒聽過他們的名字,但對與他們頻率一致的讀者而言,他們的名字就是召喚的咒

例如勞倫斯.卜洛克。

卜洛克筆下的小說有幾個不同系列,最早與國內讀者見面的是私家偵探史卡德。史卡德的故事被劃分在「推理」類型,但不常有花巧的詭計,史卡德也不算聰明過人的神探,但這個喝酒喝到有酒精中毒危機、離婚獨居、沒有偵探執照的無業中年男子為了查出真相在紐約街頭執著踽行的身影,不但讓推理小說讀者欣賞,也擄獲了一般文學小說、甚至純文學讀者的心。

大都市的人心疏離以及偶爾連結時閃現的溫暖,夜晚世界亮起的燈同時展現光明也展現孤寂──卜洛克的小說很容易讓人聯想起愛德華.霍普的畫,暗得讓人感傷,亮得讓人心慌

有回,卜洛克和經紀人聊到,霍普的名畫〈夜遊者〉很有戲,於是決定邀些作家、各自挑一幅霍普作品,依此創作故事、編成合集;卜洛克自己不但擔任合集的編輯,也貢獻了一篇作品。

這本《光與暗的故事》,收錄了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麥可.康納利等人的作品,以及與之配合的霍普畫作,而卜洛克寫的那篇,還為他贏得了一座愛倫坡大獎

作家們寫得開心、讀者們也讀得開心,那麼好像沒有什麼道理不再寫一本──暨《光與暗的故事》之後,卜洛克再度邀集名家,選擇名畫發揮想像。這回選擇的目標不止霍普,所以梵谷、達利、雷諾瓦,甚至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作品,都成了《形與色的故事》當中故事觸發的原點。

好的畫作的確會將需要時間發展的完整故事停格凝縮,一如好小說會將一瞬之間畫面裡的所有細節填進時空序列串成情節。

你會在這兩本書裡,讀到不同作者如何利用不同方法將一幅畫裡提供的種種細瑣拼出故事。

那是宛如魔法一般的創作技巧與閱讀體驗。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一週E書】沒有一個漫畫家做過他做到的事──鄭問
  2. 【一週E書】喜歡像《火星任務》那樣科幻又科科的作品?《月球城市》來啦~
  3. 【一週E書】一堆專家學者一起討論時晃到別處東摸西搞的那人──費曼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