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鄭麗玲

高等女學校的體育課,一開始因為多數學生纏足之故,並不受到重視。台北第三高女前身在國語學校女子分教場與第三附屬學校時期,無論本科或手藝科的課表,都沒有體育課,1906年才開始有每週2小時的體育課,課程名稱是體操。桌球活動在高等女學校之間似乎滿風行,一來運動量較小,再者桌球所需的空間比較小,適合學校體育場地不很充足的高女。比較晚成立的私立台北女子高等學院,也因為校址在城內,校地不大。但1930年在愛好體育運動的松谷校長的大力推動下,設立網球場、弓道場,成立桌球部等社團,更請來台北帝大文政學部工藤好美教授擔任桌球社團教練,當時就讀台北高等女子學院的楊千鶴是桌球部主將,曾代表高等女子學院獲得全島桌球大賽學生單打冠軍。

台灣與日本學校的體育活動交流也很頻繁,除了大家比較熟知的棒球甲子園之外,日本國內大學相關運動的冠軍隊伍,會來台進行友誼賽。台北女子高等學院桌球雙打組合楊千鶴與同學尚子,以學生組冠軍之姿,與社會組雙打冠軍在公會堂舉行收門票的友誼表演賽。台灣女子桌球在戰後也仍有不錯的成績。1946年國民黨統治初期,在上海舉行的全國運動大會,女子單打前兩名劉玉女、邱寶雲都是台灣選手。劉玉女日治時期就任職台北帝大工友,熱愛打桌球勝過三餐,曾和楊千鶴搭檔奪下女子雙打社會組桌球冠軍。

照片:吳宇凡先生提供,玉山社授權

1920年代,中等學校注重體能,推動校際交流競賽,各州都會舉辦州下聯合運動會,促進台灣島內體育活動熱潮。1920年代後半,台北4所高等女學校的接力賽開始進行校際競技。女性體育運動在現代教育當中比較晚受到重視,台人就讀的高等女學校,如台北第三高女、台南第二高女,1920年代台北第三高女連一般田徑賽的場地都沒有,校際接力賽的練習,都要借用附屬公學校的場地;台南第二高女的操場只有200公尺,沒有標準跑道,在台南州校際運動會常常敗給台南第一高女。台南第二高女為此痛定思痛,動員師生合力將操場改造為400公尺。各州的校際運動會中,有些比賽是現在完全沒看過的項目,台南州在1930年代有「跳繩競走」、「擔架搬運競走」這種名稱特殊的比賽。跳繩競走是兩人並肩一起跳一條繩子,要有足夠默契,又加上競走因此得有速度。擔架搬運競走,大概類似趣味障礙比賽。另外各式不同長度的大隊接力賽,分為400公尺接力、2000公尺接力、教職員400公尺接力等。校際運動會也會有一些有趣的意外。台南州下的校際運動會,每年定例在台南高等工業學校(今成功大學)舉行,通常是日本人就讀為主的兩所男女中學—台南第一中學、台南第一高女一組,綁同樣顏色的頭帶;台人就讀較多的台南第二中學、台南第二高女一組;私立長榮中學則和長榮女中是同一組。以台南二中與台南二女中來說,由於同是台灣人,彼此也許是親戚或公學校同學,因此情況很自然變成是南一女為南一中加油,南二女為台南二中加油。某年在台南高等工業學校操場的州下中等學校聯合運動會中,2000公尺男子接力賽和往年一樣,全場沸騰的加油聲四起,當南一中選手跑過南一女座位附近,自然受到比較多的加油吶喊,同樣的,南二中在第二高女區域附近,也獲得比較多的奧援。最後一棒選手時,某位高個子的長榮中學選手,跑過長榮女中附近忽然拼命衝向終點,拿下冠軍。事後大家才發現,原來長榮中學男選手並不是聽到女學生奧援團才奮力向前,而是發現自己運動褲的褲頭斷了才沒命的往前衝。成為該屆活動茶餘飯後的趣談。

長距離且多棒次的接力賽,經常有許多戲劇性的變化,又可以讓班級多數成員共同參與,全班一起屏氣加油,是凝聚向心力的最佳運動,到目前為止仍是中小學運動會的壓軸,也是往後同學聚會最扣人心弦的運動會回憶。

這些體育競技活動,有一點很值得我們參考,體育運動的目標是為了提升全體學生的運動習慣與體力,不要所謂的「選手體育」。在這個理念下,學校比賽項目的選擇,應是可以讓班上多數人都上場的活動,譬如排球、全班接力賽、拔河等。1930年代的台北第三高女,就以排球為校技,台南女中也是一直以排球為校球,每年安排同年級進行班際競賽。

本文介紹:
阮ê青春夢:日治時期的摩登新女性》。本書作者/鄭麗玲;出版社/玉山社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明治日本:含苞初綻的新時代、新女性
  2. 好美麗株式會社:趣談日治時代粉領族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