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過去,我對植物不太感興趣,因為植物似乎不像動物有那麼多有趣的特徵和行為。

然而,在閱讀了一些植物改變人類文明和歷史的書籍、在專業導覽下參觀了植物園以及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後,見識到植物的重要性以及它們許多有趣的特徵和行為,我漸漸改變這個想法。

雖然植物不能像絕大部分動物那樣趴趴走,可是想想植物其實是很厲害的,因為它們在原地深耕,就能比教育部,哦不,比動物更善於利用有限資源,面對攝取水份和營養、躲避獵捕、生殖等等的高難度挑戰,甚至不必像鳥一樣能飛,就能借助各方力量拔山涉水地四處傳播後代。

除了當做食物,我們也很難想像沒有植物點綴的世界,因為每年全世界各類花卉市場總銷售價值,估計超過千億美元,看來植物的生殖器官對人類而言已經成了剛性需求了。在植物稀少的高密度城市,無法時時看到花花草草,造成大量城市人的各種身心健康問題。

植物也是低調的生化武器專家,能合成各種化合物對付想要大快朵頤的動物或真菌,即使啃食草木的動物、真菌再多、吃得再快,世界都還是綠色的,顯示植物有多老神在在。對人類來說,那些對付天敵的化合物其中有不少能作為藥物來治病和救命,也有不少能讓人興奮──除了一些讓人嗨翻天的可能不太合法之外,好些其實是我們平時不攝取就無法維持正常生活的,例如咖啡因和茶鹼。

植物為人類貢獻良多,可是現在有大量植物物種面臨生態浩劫,在棲地破壞及強勢外來入侵種的危脅下,至少有五分之一的植物物種在人類能夠好好認識之前,就即將在地球上永遠消失。即使它們能及時被植物園或保種中心拯救,但植物園或保種中心如果無法讓瀕臨滅絕的植物生根、發芽、成長、結出果實和種子,可能還是無濟於事。

然而,有一些瀕臨滅絕植物有幸遇到救星,這本《植物彌賽亞:從實習生到皇家園藝師,拯救世界珍稀植物的保育之旅》(The Plant Messiah: Adventures in Search of the World’s Rarest Species),就是其中一位英雄的故事。彌賽亞(天主教漢譯作默西亞;希伯來語:מָשִׁיחַ‎,轉寫:Mašíaḥ‎;亞拉姆語:משיחא;阿拉伯語:المسيح‎,轉寫:almsih‎‎‎,伊斯蘭教漢譯作麥西哈,景教譯彌施訶),是基督宗教術語,意指受上帝指派,來拯救世人的救主。

植物彌賽亞》作者卡洛斯.馬格達勒納(Carlos Magdalena)在英國皇家植物園邱園(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 Gardens)的熱帶苗圃擔任園藝師,也是國際睡蓮水景園藝協會(The International Waterlily & Water Gardens Society)的主席和國際講師。邱園是世界極富盛名的植物園,座落在英國倫敦西南郊的泰晤士河畔列治文區邱(Kew),原是英國王家園林,佔地一百二十一公頃,收藏了約五萬種植物,目前是聯合國認定的世界文化遺產。

卡洛斯出生於西班牙北部阿斯圖里亞斯的希洪(Gijón)小鎮,從小喜歡照顧植物,逗弄動物,夢想當個博物學家。西班牙經歷過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1892-1975)時期的生態大破壞,因為專制政府連森林都想要變得整齊劃一。他長大後存了一點錢,獨自飛往倫敦,嘗試用以前在學校學過的英文找工作。他初次參觀邱園就決心要到這裡工作,雖然只有高中學歷,年紀已不小,仍甘願從邱園的實習生做起,參加最嚴格的園藝師培訓課程。

培訓課程結束後,他走出考場,很自豪自己撐過來了,但不確定能否過關。幾天後,收到錄取通知,他覺得好像中了園藝世界的樂透。最後他正式成為邱園的園藝師,加入保育植物的行列。他把自己比喻作一條鮭魚,生於北西班牙的河川,然後洄游到英格蘭。

他參與羅德里格斯島的植物復活行動,搶救模里西斯的植物。當地已有超過五十種植物滅絕、超過三十種植物不在野外繁殖。那些小島百萬年來人類罕至,演化出獨特物種,然而,在葡萄牙人、荷蘭人和英國人到來後,引進外來的動植物,本土特有種卻奄奄一息。媒體封他為植物彌賽亞,他的成名作是讓野外曾經僅剩一棵的羅德里格斯咖啡(café marron)在邱園再度繁殖!

雖然只有高中學歷,卡洛斯對讓種子發芽的辦法可能比有名校學歷的學者還在行。他擅長破解植物種子發芽的各種密碼,從植物原生地的各種環境條件抽絲剝繭,有些植物的種子萌發的條件如果不搞清楚的話,會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用上蒸煮、烘焙、火烤、煙燻的方法,感覺好像要把種子當食物。

他另一傑作是讓溫泉睡蓮(Nymphaea thermarum)種子發芽,用二氧化碳加料,靈感還是在煮義大利水餃時想到的。盧安達的野生種因運河開發破壞而滅絕、德國的溫泉睡蓮被老鼠吃掉、邱園的被收藏家偷走,在各種悲慘情況下,他仍延續了世界上最小睡蓮的命脈,順便向大眾揭示瀕危物種的買賣市場及生物多樣性的議題。

《植物彌賽亞》有卡洛斯在邱園及世界各地採集和拯救野外植物的經歷,讀來精彩,雖然有很多故事其實算是悲劇。他在邱園的工作除了到過印度洋的小島,也到過玻利維亞的邊陲地帶、秘魯的荒漠海岸、澳洲的偏僻內陸等地探險,遇到窮追不捨的陸龜和熱情拗他上課的村民。

邱園當初設立,目的並非為了保育,而是為英國佬及世人展示號稱「日不落帝國」的大不列顛聯合王國國力及殖民地珍奇,不脫殖民主義的歐洲中心思維。現在他們成了脫歐的日沒落帝國,世界上很多地方的生態環境已面目全非。

過去百年間,歐洲不僅政經影響全球,歐洲生物在世界其他大陸也藉著帝國主義的擴張而散佈,進而改變各處生物相,提出「哥倫布大交換」(Columbian Exchange)概念的美國歷史學者克羅斯比(Alfred W. Crosby)稱此作「生態帝國主義」(Ecological Imperialism)。《植物彌賽亞》對歐洲人過去的所作所為亦有反思。

然而,我們也不必過度醜化歐洲人和美化當地人。卡洛斯發現,玻利維亞一些農夫雖然來自森林,而且就住在森林裡,卻對如何栽種植物一竅不通,也遇到把瀕臨絕種的棕櫚種子當美食嗑掉的當地工人。

當我們看著外國精彩的故事時,別忽略自己周遭其實也發生了很了不起、傲視全球的故事。台灣佇立在屏東高樹鄉二十多公頃土地上的「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Dr. Cecilia Koo Botanic Conservation Center ,KBCC),由恩師李家維老師與已故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成立,十年內已蒐藏保存三萬四百三十七種植物物種,早已成為全球最大的規模、最豐富的熱帶植物保種中心,李家維老師並計劃在2027年前將物種增至四萬種,超越邱園。

卡洛斯拯救了印度洋上小島的植物,KBCC也試圖拯救太平洋上小島的植物。大洋洲的索羅門群島自然生態豐富,據估計至少有七千餘種原生物種,然而近年受到森林砍伐及全球氣候變遷影響,原生森林逐漸減少,許多物種瀕臨滅絕。

台灣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自2012年起,與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及KBCC共同合作,推動索國植物調查暨植物誌編纂計畫,協助採集原生植物並在境內外保種,同時也訓練提升植物標本保存技術,維護該國生物多樣性。截至2017年4月,共派遣調查隊七十三人次,採集近一萬三千號臘葉標本,DNA乾燥材料將近一萬份,活體材料(存放於索羅門首都網室及KBCC)約四千五百多株,群島植物誌現亦已出版。

邱園的卡洛斯只有高中學歷卻在植物學界大放異彩,台灣KBCC的洪信介(阿介)連高中學歷都沒有。他自2015年即隨研究團隊深入索羅門群島叢林調查,讓他們能趕上預期的進度。阿介的野採本領、爬樹身手,讓李家維老師留下深刻印象,特別是在一次遇見二十五公尺高樹上懸掛的巨大石松。

阿介十七歲便隻身到野外尋找植物,國中畢業後到工地做電機工程學徒,能徒手攀上路邊電線桿拉電纜線,當兵退伍後從事古蹟修復工作,在細窄的高空桁架上如履平地。他在索羅門群島已經採集了超過三千多號植物標本,還不包含未製成標本的其他植物份數。

如果人類沒有破壞森林,或者造成氣候變遷,其實也不需要大費周章地拯救這些瀕臨絕種的植物。這些生態保育工作極為吃力不討好,甚至在政界和學界也受到針對成效等等的質疑,以及涉及生物智慧財產權的保護等複雜問題。《植物彌賽亞》也提到有些國家居然要為自己土地上原生的植物及其產品付費,真的非常諷刺!然而,沒有這些英雄,我們未來子孫可能連差點失去了什麼,都可能永遠不會知道!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植物並不無趣,只是你不夠了解:

  1. 我們毀滅了植物,也毀滅了動物,但我們卻無法理解後果有多嚴重……
  2. 【GENE思書軒】樹木之間有語言、有鬥爭,還有網際網路和教養守則?
  3. 這趟《植物獵人的茶盜之旅》就從鴉片戰爭啓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