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Fion

我採訪過不少在韓國工作的臺灣人,如果問他們:「你覺得來韓國工作,最重要必備的是什麼能力?」大概九成的人都會毫不思索的回答:「韓文能力。」剩下一成的人也會覺得韓文重要,但最初把他們帶進韓國職場的卻並不一定是韓文,而是本身的專業技能,或者,是因為他們的臺語講得好。

接待外國人的免稅店是首選

點進 Facebook 上由臺灣或香港人經營的韓國職缺情報社團,常常可以看到像這樣的職缺:

韓國化妝品免稅店徵臺灣員工

要求:會講臺語、中文(不要求韓語)。

我們是一家接待觀光客的韓國化妝品免稅店,本店位於首爾,此外濟州島、釜山、泰國普吉島、曼谷都有分店。因為臺灣客人增加,開始召募會講臺語的臺灣員工,且可協助辦理工作簽證。

工資:四萬臺幣(約一百三十萬韓圓),第二個月開始可提成。會加入四大保險。

工作時間: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月休四天,可排休),公司提供住宿。

有人則在下方留言:「月休四天,排班制,薪水轉帳給韓幣,年齡要求三十五歲以下,宿舍則是兩人一房可開伙。以上是我詢問對方後得到的回覆……我覺得大家還是多考慮一下吧。」

對想要來韓國工作的人而言,免稅店應該是門檻最低的機會,而免稅店之中,又以與旅行社配合、專接團客的購物站最常召募只會講臺語/中文的員工,且沒有學歷科系限制、不要求韓文程度、簽證也較好申請,甚至有些人力仲介會開高價來轉賣這類職缺。

仲介乘機吸引求職者

品妤(化名)就是透過人力仲介到韓國工作,月薪五萬的工作,仲介開價臺幣十五萬。

品妤家境不差,還有能力送她到加拿大念書,大學畢業後回到臺灣,在某傳產當會計,一做就是好幾年。愛漂亮、喜歡打扮的她,對辦公室的 OL 生活一直有種「非我歸處」的厭倦,下班回到家又得面對貌合神離的爸媽,夾在中間的她,想逃開又放不下親情。後來她一頭栽進韓劇的世界,數次到韓國旅遊,對偏辣的飲食、永遠有新變化的彩妝品牌、乾爽的天氣,加上遠離家庭的紛紛擾擾,品妤心想:「這才是我要的環境!」

她在二○一五年辭掉會計工作,到臺灣百貨公司的化妝品專櫃打工。雖然每天要久站十個小時,她也不覺得辛苦。「看到客人用了我推薦的化妝品變漂亮,心裡就有種滿滿的成就感。」品妤在Facebook社團看到有人貼文,韓國的化妝品免稅店徵臺灣銷售員工,可以住在韓國,又能接觸化妝品,根本是夢想中的工作!

她寫信問了對方,對方表明自己是仲介,如果想應徵這份工作,他會幫品妤一手處理到好,代價則是十五萬臺幣。

「不用擔心,妳只要先付三萬臺幣當訂金就可以了,剩下的費用可以分期付款,每個月付三十五萬韓圓(約臺幣一萬元)。第二年續工作約的時候就不會再有任何費用了。」仲介繼續鼓吹:「而且韓國租房子很貴,但公司有提供宿舍,妳就不用自己找房子付房租,工作滿三個月後還可以依業績抽成,底薪跟獎金加下來,很多人一個月都可以賺兩、三百萬韓圓(臺幣五萬四~八萬一千元),比在臺灣當櫃姐好賺多了。」

抱著韓國夢的品妤匯了三萬臺幣,花了幾個月拿到工作簽,出發前一個月才接獲通知:宿舍住滿了無法讓她入住。

九個女孩共用一套衛浴

同樣是到韓國化妝品購物站工作,語彤沒有透過仲介,自己找到店家應徵,省去了仲介費,也順利住進宿舍。宿舍是三房一廳的韓國老房子,有廚房,卻僅有一套衛浴。房間都不大,塞進雙層床架,每間房硬是擠了三個人,等於九個人共用一套衛浴,洗澡還得排隊。

「我都自願當最後一個,」語彤說:「不然上廁所時想到後面還有人在等,就覺得壓力好大。」

化妝品購物站對銷售員的外貌有所要求,通常是年輕漂亮、皮膚好的女孩,視覺年齡得在三十五歲以下才會被錄取。一九八四年出生的語彤小臉短髮,和桂綸鎂有點神似,處在一群九○後的中國女同事之間,全無違和。

不重視人權的嚴格管理

她的中國同事大多是抱持對韓國的嚮往而來,有人在網路上交了韓國男友,某天外宿趕不回來上班,主管把所有人大罵一頓,為宿舍訂下了門禁,晚上十一點前都得回到宿舍,不准外宿。

「如果休假時想要去遠一點的地方玩呢?」我問。

語彤無奈的回答:「就還是得趕在十一點前回來,不可以住在外面。」

公司對待這群女孩的態度像在管理高中生,或者更殘忍的說──像在管理物品。

購物站採排班制,一個月只能休四天假。雖說是排班,卻又充滿變動,只要公司臨時缺人就會擅自改班表要求你上班,不管你是否已經跟朋友有約。在 MERS 蔓延韓國期間,觀光客銳減,公司更直接叫員工不要來上班,薪水?當然也不會給。所謂無薪假,不是臺灣獨有的發明。

有次我和語彤相約,她臨時傳訊息來取消:「抱歉!可以跟妳改下禮拜嗎?我今天得打包行李。」

「妳要去哪?」我問。

「公司剛剛說明天有五個新的中國女職員要來,要讓她們住我現在的宿舍,要我和其他同事把房間讓出來,搬到另一間宿舍去。」她回我。

「搬到另一間?明天就要搬嗎?公司怎麼今天才說?」我不解。

「對啊……公司要求我們明天就要把房間空出來,所以只剩今天可以整理。」語彤很樂觀:「幸好我的東西不多,今天晚上就可以打包好。」

來韓國前,語彤在臺灣的貿易公司工作過好幾年,就像是同事間的大姐姐,比其他女孩更能忍受公司奇奇怪怪的要求。唯有一點她不能接受──「公司竟然要我們交出護照給他們保管!」語彤抱怨:「因為之前有個中國女生受不了這麼累,沒講一聲就跑走。但保管護照也太誇張了吧!把我們當成什麼啊?」

「那妳交出去了嗎?」我問。

「其他中國女生都交了,」語彤說:「但我覺得這樣很奇怪,所以堅持要自己保管。」

後來語彤換了一間購物站上班,這次就算再怎麼想省錢,她也不願意住宿舍了。

※ 本文摘自《她們的韓國夢》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