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敏鎬的黑特事務所

〔地獄級國考遊戲〕

許多人對考場士子有些誤會,以為考試是一件很風雅的事。

事實上,考場的生活跟地獄差不多。

首先,不像現在是每年一試,古代是三年一試。

而且要取得當官資格,還要先考過秀才、舉人、貢士,最後才能取得最終門票:「進士」。(人生是有幾個三年?) 再來,考場環境可說相當惡劣,而且考試時間相當長,一場可以考上好幾天。

為了要避免考生舞弊,政府提供考生每人一間簡陋的單人房,但不供餐,所以考生要自帶乾糧,且大小便都要管制。根據史料記載,許多考生受不了考場壓力,甚至時有自殺之類的激烈行為發生。

考試內容繼承從唐宋而來的傳統,以四書五經為主,而明清兩代,更是為了讓考生能挑戰人類極限,使用了被人詬病幾百年的文體—「八股文」。 「八股文」有多恐怖?

顧炎武:「八股之害等於焚書,而敗壞人才。」(廢八股文,救救孩子!) 黃宗羲:「科舉之弊,未有甚於今日矣。」(八股文誤國!) 袁了凡:「務記臭爛時文,以為捷徑者入。」(寫智障論文很可悲。)

聽見了嗎?考生的心聲我們都聽見了。

但考官們都聽不見。 如果沒辦法體會,那就想像一下: 你要寫一篇作文,作文內容從固定幾本書(而且不薄)出題,還要用書中的句子來當作文題材(基本上全背)。接著,你要用固定格式殺出一條生路,該對仗就對仗,該排比就排比,該押韻就押韻。再來,每篇文章要由八大段構成,每段都有固定格式、句數。最後,教科書很多,但如果不寫朱熹朱老師見解一概零分。 地獄,而且是萬劫不復的地獄。 但還是有可以輕鬆的消息,雖然「百無一用是書生」讓考生相當尷尬,但基於「士農工商」的根本概念,所以古代考生還是能風雅地讀書,一如你我想像。 但要是一直沒考上,就不是尷尬,而是非常尷尬。

〔全大清最狂BBS上線啦!〕

蒲松齡,一個比誰都尷尬的人。 蒲家祖先曾中過幾個秀才,還有一個進士,在地方小有名氣。 但時運不濟,蒲家後代沒有功名,父親蒲槃更因家道中落提早失學,於是考取功名的夢想便落在「神童」蒲松齡身上。

而小蒲松齡自己也相當爭氣,考秀才一考就是第一名。

天才!真是天才!

當時的蒲松齡名噪一時,在考生中成為一種傳說(名藉藉諸生間)。

秀才、舉人、貢生、進士。 在蒲松齡心中,一條光明大道已在眼前展開。

但傳說總是短暫的。

在來年鄉試中,他很快發現,自己落榜了。

舉人落榜倒也不是什麼可怕的事,畢竟三年後好漢一條,再考上不就行了。

然而現實總是比幻想殘酷。

「蒲先生有你的信喔。」

「什麼?是中舉的嗎?」

「呃不是,恭喜你落榜了。」

沒錯,第一次是失誤,第二次是疏忽,而次數多時就是真理。

人生是這樣,落榜也是這樣。

孫中山十一次革命沒有全勤參加,但蒲松齡每次考試都是用汗水淚水寫卷。

看著省城中的點點燈火,蒲松齡一言不發地站在大街上。

「我的人生要怎麼辦啊?」

「沒有人在第一關就卡關的啦!」

國考魯蛇蒲松齡在悲憤之下,便回到家鄉開始準備革命。

「敏鎬,蒲松齡要反清復明喔?」

「沒啦,就是回老家繼續讀書重考。」

但蒲松齡在重考生活中開始一了個小小計畫。

一棵樹、一個茶攤、一杯茶,一群悲憤的鄉民。

〔恐怖都市傳說〕

《聊齋志異》(簡稱《聊齋》),基本上就是古代批踢踢,一個紙本版最大論壇。

一本以鄉民意志集合在一起的勵志好書,而這本書的內容可以說是相當龐雜。

如果以現在批踢踢的分類,我們大概會看到這種內容:

【黑特】有沒有主考官眼光跟智障一樣的八卦?(〈司文郎〉)

【Marvel】路上有恐怖道士把我的梨子騙走了!(〈種梨〉)

【八卦】爆卦!正妹被人蛇集團囚禁在破廟裡賣淫!(〈聶小倩〉)

【黑特】超幹!第一次遇到道士開班授課詐財(〈勞山道士〉)

【黑特】有沒有政府隨便徵收蟋蟀的八卦?(〈促織〉)

【表特】愛亂笑的正妹,恰巧是我表妹(〈嬰寧〉)

【小說】我親戚阿公是城隍(〈考城隍〉)

【八卦】某縣有黑心集團詐騙老人買藥!(〈口技〉)

【整形】神乎奇技,從醜得像鬼到正妹一枚(〈畫皮〉)

【笨版】為什麼大家地震時會打卡但忘記穿衣服?(〈地震〉)

依照以上的分類,可以看出傳說千奇百怪,有些動輒幾千字,有些卻是寥寥幾行,看起來像是不知道哪來的鄉民隨口說的垃圾話。

例如像:

鄉民看見眼睛發光的尼斯湖水怪。(〈夜明〉)

衢州三大都市傳說。(〈衢州三怪〉)

兒子把老爸閹掉的社會事件。(〈單父宰〉)

山中不明生物追蹤實錄。(〈黑獸〉)

荷蘭人變魔術搶走土地。(〈外國人〉)

我的醫生竟然是勾魂使者?!(〈岳神〉)

而傳說《聊齋》的起源是因為蒲松齡重考太閒,所以在鄉間一棵樹下擺了個茶攤,讓鄉民能偶爾來樹下聊天說些八卦軼聞、交流時事看法,一來可以抒發鬱悶,再來也可填滿自己重考的空白日子。 畢竟,考試時分秒必爭,但考前考後的無聊,大概有一世紀那麼長。

〔魯蛇取暖遊戲〕

不管學測還是各種考試,一定會出現一種人,那就是考完直接在旁邊討論答案的人。

這種人很可恨,但之後很有可能會蛻變成更可恨的第二種人。

那就是說自己都沒有讀書但考很好那種人。

蒲松齡身邊便有這種人。

「蒲兄,落榜沒什麼。」

「謝謝安慰,那你呢?」

「喔,我中三甲進士。」

「⋯⋯」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每個糟糕的年代,都有一群靠北時代的人。

像落榜的重考生會聚在一起悲嘆今年考題太難、均標太高,蒲松齡也跟多數落榜士子一樣,在清冷的夜裡開始詛咒世界。

 

 
※ 本文摘自《人生自古誰不廢》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