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黃啟方

七夕,除了有牽牛和織女雙星一年一次渡鵲橋重聚的傳說外,又稱為「乞巧」;唐.柳宗元(773癸丑—819)〈乞巧文〉引南朝梁.宗懍(502壬午—565)的《荊楚歲時記》說:「七夕,婦人以綵縷穿七孔針,陳几筵酒脯瓜果於庭中以乞巧。或云:見天漢中奕奕白氣有光五色,以為徵應。見者得福。」此乞巧之所自也。

七夕詩作,自鮑昭(407丁未—466)「暫交金石心,須臾雲雨隔」,何遜(480庚申—520)「來歡暫巧笑,還淚已沾妝……別離未得語,河漢漸湯湯」,謝朓(464甲辰—499)「嗟蘭夜之難永,泣會促而怨長」的嗟嘆感慨,到杜甫(712壬子—770)有「牽牛出河西,織女處其東;萬古永相望,七夕誰見同」的懷疑,歷代詩人,歌詠不斷,各抒所懷。茲錄七絕二十首,略窺大要!

唐.權德輿(759己亥—818)〈七夕〉:

今日雲軿渡鵲橋,應非脈脈與迢迢。
家人競喜開妝鏡,月下穿針拜九霄。

白居易(772壬子—846)〈七夕〉:

煙霄微月澹長空,銀漢秋期萬古同。
幾許歡情與離恨,年年并在此宵中。

李商隱(812壬辰—858)〈七夕〉:

鸞扇斜分鳳幄開,星橋橫過鵲飛迴。
爭將世上無期別,換得年年一度來。

宋.李之儀(1038戊寅—1117)〈七夕〉:

銀漢風休月對絃,靈橋長掛罷星填。
從今祇恐情先老,無復佳期又隔年。

程俱(1078戊午—1144)〈七夕〉:

織女機邊天漢流,盈盈脈脈望癡牛。
未應乞巧能如願,咫尺星橋不自由。

周紫芝(1082壬戌—1155)〈七夕〉:

烏鵲橋成不恨遲,隔秋相見豈無期。
姮娥空傍月中去,嫁得星郎是幾時。

喻良能(1120庚子—?)〈七夕戲詠〉:

別多會少兩情深,風幌雲屏喜不禁。
誰道初秋清夜永,須知一刻直千金。

韓淲(1159己卯—1224)〈七夕〉:

銀河翻浪拍空流,玉女停梭清露秋。
天上一年真一日,人間風月自生愁。

陳著(1214甲午—1297)〈七夕〉:

郎自牽牛女自梭,駕言一歲一相過。
不應妄念忘機杼,如此風波亦渡河。

金.李俊民(1175乙未—1260)〈七夕〉:

雲漢雙星聚散頻,一年一度事還新。
民間送巧渾閑事,不見長生殿裡人。

元.耶律鑄(1221辛巳—1285)〈七夕〉:

今日相逢明日離,逡巡離合幾多時。
無情雲雨休遮隔,人道相逢一歲期。

明.夏原吉(1366丙午—1430)〈七夕〉:

河東夜夜望河西,目斷心摧路轉迷。
靈馭幸從今夕會,天雞慎勿等閒啼。

黃淮(1367丁未—1449)〈七夕〉:

烏鵲成橋擁翠軒,牛郎今夕會天孫。
休嗟隔歲佳期少,良會人間有幾番。

于謙(1398戊寅—1457)〈七夕〉:

鵲橋千丈跨銀河,夜靜風恬水不波。
牛女相逢又相失,歡情不似別情多。

邱濬(1421辛丑—1495)〈七夕三首〉:

枉將佳會玷高名,一夜難償百夜情。
何似月宮孀宿者,凜然千載有餘清。

得失乘除理自然,別多會少不須憐。
相逢三萬六千歲,便是人間一百年。

天上佳期果有無,可憐千載被人污。
銀河一帶清如許,不為天孫洗厚誣。

李夢陽(1472壬辰—1529)〈七夕〉:

雲寂露涼叢蕙悲,意銜情恨隔年期。
殘機夜歇金螢度,怨女啼春玉箸垂。

清.朱彝尊(1629己巳—1709)〈七夕詠牛女〉:

浪傳靈匹幾千秋,天路微茫不易求。
今夜白榆連理樹,明朝銀浦斷腸流。

陳廷敬(1638戊寅—1712)〈甲申七夕〉:

想多情少一身輕,我願無生恨有生。
此夕果然牛女會,生天也恐是多情。

至於詞,則秦少游(1409己丑—1100)〈鵲橋仙.七夕〉詞,被認為是「化臭腐為神奇,醒人心目」之作: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而南宋女詞人朱淑真(1135乙卯—1180)〈鵲橋仙.七夕〉詞卻說:

巧雲妝晚,西風罷暑,小雨翻空月墜。
牽牛織女幾經秋,尚多少離腸恨淚。
微涼入袂,幽歡生座,天上人間滿意。
何如暮暮與朝朝,更改卻年年歲歲。

清人黃永(乾隆元年1736進士)〈鵲橋仙.七夕〉詞,更似有意調停:

雲幃已掛,月璫初飾,想是相逢時節。
一年三百日相思,怕會面依然羞澀。
今宵迎晤,明朝送別,烏鵲橋邊獨立。
不如索性學姮娥,拚夜夜廣寒孤寂。

如此看來,以七夕為「情人節」,真是天大的幽默!

戲成集句一首作結,〈七夕〉:

歡情不似別情多。(于謙)
如此風波亦渡河。(陳著)
但恐星郎人漸老,(黃山谷)
彎橋銷盡奈若何。(李商隱)

※ 本文摘自《時序紛紛滿眼花》,原篇名為〈七夕〉,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