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黃啟方

「處暑」過了五天是「七夕」,氣溫還是很高,然後,或許因為颱風鋒面影響,下了雨,氣溫就降到三十度以下,夜裡還可以低到二十五度。但鋒面過後,昨天午間又是三十三度喔!其實,「處暑」的十五天,都還籠罩在「暑氣」下,而「處暑」節氣在七月十六日才結束,結束的前一天是七月十五日「中元節」,因而這一天就成為古人盼望「暑熱」終結的日子:北宋晏殊(991辛卯—1055)〈盂蘭盆〉詩就說:

家人愁溽暑,計日望盂蘭。

韓琦(1008戊午—1075)〈己酉中元〉詩說:

煩蒸求得到中元,餘酷侵人尚鮮歡。

南宋楊萬里(1127丁未—1206)〈中元日午〉詩也說:

雨餘赤日尚如炊,亭午青陰不肯移。

中元日即使下雨之後,還是赤日炎炎:熱呀!

今天中元,又會是甚麼樣的天氣呢?

今天是「中元」,既有「中元」,自然還有「上元」、「下元」,就是所謂「三元」。南宋大儒朱熹(1130庚戌—1200)曾說:「三元是道家之說。」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元、明之際張宇初(1359己亥—1410)在〈三元傳度普說〉中說:

我漢祖天師降生應化,昔於上皇元年正月十五日,無極大道太上老君修注上化八治;無極元年七月十五日修注中化八治,無極二年十月十五日修注下化八治。

張宇初是道教創始人東漢天師張道陵的第四十三代裔孫,博學多聞,被尊為「道門碩儒」。所提太上老君修注「上、中、下」化的月日時間,就是指「三元」。

道教有「元始天尊化為三官大帝」:上元天官之神、中元地官之神、下元水官之神,三神下凡,就是堯、舜、禹三帝的說法。所以地官大帝就是舜,原來是掌管五嶽、八極、四維的地祇,隨著佛教目連於中元救母並推恩於所有亡靈一事的深遠影響,地官原有自然神的屬性減弱,漸轉為減輕亡靈罪業、超度孤魂的地府神。而七月十五日正是地官大帝的誕辰,民眾在這一天,為祈求地官大帝赦免祖先亡靈的罪過,並推及一切亡魂,因此擴大舉行祭祀,應就是「普渡」的由來。

宋末元初的周密(1232壬辰—1298),在《武林舊事》中說:

七月十五日,道家謂之中元節,各有齋醮等會。僧寺則於此日作「盂蘭盆」齋,而人家亦以此日祀先(祭祀祖先)。例用新米、新醬、冥衣、時果、綵段、麵棊,而茹素者幾十八九,屠門(屠宰業)為之罷市(休市)焉!

這是描述南宋京師杭州(又稱武林、虎林。台北市有「虎林街」。)道教與佛教在七月十五日的相關作為。道教「中元」和佛教「盂蘭盆」的聯結,最早的紀載見於南朝梁代宗懍(502壬午—565)的《荊楚歲時記》:

七月十五日,僧尼道俗,悉營「盆」供諸佛。
隋代杜公瞻解釋說:

按《盂蘭盆經》云:「目連見其亡母在餓鬼中,即缽盛飯,往餉其母;食未入口,化成火炭,遂不得食。目連大叫,馳還白佛;佛言:『汝母罪重,非汝一人奈何。當須十方眾僧威神之力;至七月十五日,當為七代父母厄難中者具百味五果,以著盆中,供養十方大德。』佛敕眾僧皆為施主祝禱七代父母,行禪定意,然後受食。是日目連母得脫一切餓鬼之苦。目連白佛:『未來世佛弟子行孝順者,亦應奉盂蘭盆供養。』佛言大善。」

《盂蘭盆經》紀載比丘大目犍連(目連)救母的事,為民間所熟悉。「盂蘭盆」是梵語,意思是「解救倒垂的器皿」。南宋陸游(1125乙巳—1210)《老學庵筆記》說:

故都殘暑不過七月中旬;俗以望日,具素饌享先。織竹作盆盎狀,貯紙錢,承以一竹焚之,視盆倒所向,以占氣候:謂向北則冬寒,向南則冬溫,向東西則寒溫得中,謂之「盂蘭盆」。蓋俚俗老媼輩之言也。又每云:「盂蘭盆倒,則寒來矣!」晏元獻詩云:「紅白薇英落,朱黃槿豔殘。家人愁溽暑,計日望盂蘭。」蓋亦戲述俗語耳。

「故都」指北宋都城汴京(開封)。晏殊(991辛卯—1055)諡號「元獻」,他的詩題就是〈盂蘭盆〉。「盂蘭盆」又增加占測冬季寒溫了內涵。

因為道教「地官赦宥」、佛教「目連救母」的雙重影響,中元節成為祭祖、表達孝思的日子;元代許衡(1209己巳—1281)〈七月望日思親〉詩,最為傳誦:

枉卻千思與萬思,音容無復見當時。
草窗夜靜燈前教,蔬圃春深膝下嬉。
將謂百年供色養,豈知一日變生離。
泰山為礪終磨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寫出所有人對父母不盡的追思,平實感人!七月十五日正是「望」日,夜月圓明;元.張翥(1287丁亥—1368)〈七月望對月〉詩說:

新秋月色初圓夜,遠客樓中獨坐時。
卻數只驚身老大,相看聊與影栖遲。
神仙宮闕開三島,牛女星河淡兩旗。
不是吳剛頻伐樹,西風應長出輪枝。

是呀!今夜月色無論明暗,恐都難免「卻數只驚身老大,相看聊與影栖遲」的感喟!

五代後蜀後主的寵妃花蕊夫人(940庚子—976),以〈宮詞〉有名於世,有詩說:

法雲寺裏中元節,又是官家降誕辰。
滿殿香花爭供養,內園先占得鋪陳。

由此知道後蜀後主孟昶(919己卯—965),誕生於七月十五日。有名的第一對春聯(桃符):「新年納餘慶」、「嘉節號長春」就是孟昶的傑作。

南宋周必大(1126丙午—1204),也是七月十五日生。周必大在七七歲生日時作了〈自贊寫真(畫像)〉偈送給替他畫像的朋友:

元豐壬戌,中元之夕。仇池飛仙,浩歌赤壁。
今兩甲子,明月猶昔。嘉爾父子,記我顏色。
丹桂婆娑,銀蟾皎潔。願言冰輪,常圓罔缺。

「仇池飛仙」就是蘇東坡(1036丙子—1101);東坡〈赤壁賦〉開篇說: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游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

咦!是在936年前的今夜嗎?

※ 本文摘自《時序紛紛滿眼花》,原篇名為〈「七月望.中元節.盂蘭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