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慶德

「老師,您知道現在學校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千萬次呼喚》電影台詞。

2015 年 10 月底,韓國社會沸沸揚揚地討論,中央大學音樂系女學生的跳樓自殺事件。

死者是正值 21 歲花樣年華的大一生盧昇玹(노승현, 音譯)。根據報導,有著一頭長髮、開朗笑容,水汪汪大眼,姣好身材的她,入學後廣受系上師長們喜愛,因人氣極高,同期女學生們大為吃醋,在學校以「無聲的暴力」集體地孤立她,使其受不了同儕壓力而自殺身亡(동기생들의 집단 따돌림으로 인한 자살.)。

音樂系同學們除了冷淡對應盧女,多次嘲笑她為「狐狸精」(여우)外,背地裡也大肆造謠,更試圖挑撥盧女與系上學長感情,讓這一位小大一倍受困擾。即使盧女在系上有交往的學長,但在同學耳語相傳下,也成了一位人盡可「擦」的抹布女(걸레녀)。

什麼叫做「抹布女」呢?意指不管是誰都可以順手拿來擦東西的髒抹布,類似中文污辱女性所說的:人人可插的「北港香爐」或人人可搭的「公車」之意。

而當盧女與學長分手後,系上口耳謠傳的是「我就說盧女是個狐狸精吧,馬上跟男友分手了吧?一定是想去勾引下個男人,妳看看,這個賤人!」

最終,盧女承受不了同儕「孤立」(왕따)壓力,選擇在 10 月 22 號夜晚,喝了點酒後,孤獨來到前男友住處的屋頂縱身一跳,結束美麗的 21 歲生命⋯⋯

但「孤立」並沒有隨著盧女之死而結束,其系所學生們口中流傳的是,「盧女會不會是因為懷孕而自殺啊?」、「大概是自己劈腿後,自我良心發現,以死謝罪吧!」等言論,試圖「合理化」盧女跳樓自殺事件。

更令人驚訝的是,有一部分前往盧女葬禮式弔祭的學生,竟化著濃妝、身抹香水,著輕便休閒服飾。甚至還有一些人在葬禮式門口,開心地比 V 字手勢,用手機自拍留念。

被孤立的「王」

韓語왕따(孤立)是特別與學校暴力、自殺相連結的詞,韓國友人玟昤(민영)曾幫我考證,此語大約是在 90 年代中期誕生在韓國社會,迄今韓國人也慢慢注意到,由此詞衍生出來日益嚴重的社會問題。

2014年11月,韓國國民權益會(한국국민권익위원회)曾召開學術研討會,思索人們該如何因應此嚴重社會現象;嗅覺敏銳的電影導演也把常出現在校園的「孤立」現象拍攝成電影,如 2014 年 10 月,申成涉的《千萬次呼喚》(천 번을 ∫“러도,一翻譯為《憐憫》),電影海報便以聳動的「老師,您知道現在學校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지금 학교에서 무슨 일이 일어나고 있는지 선생님은 알기나 하세요?)為宣傳標語,使人反省日趨嚴重的校園孤立事件。

每隔一段時間,總會傳出因學校「孤立」事件所造成的悲劇。如 2015 年 4 月底,首爾警方在漢江附近,即時制止了一位同是在學校受同學孤立,進而想尋短的女學生;韓國 KBS 電視台還曾出過一套以「預防青少年叛逆教育」為內容的教育影像書籍,其中包含「離家出走」(가출)、「自殺」(자살)、「性暴力」(성폭력)、「學校暴力」(학교폭력),還有此處言及的「孤立」主題。

要言之,왕따 在韓國社會有著獨特面貌。

在臺灣,왕따 這個字常被翻譯成「學校霸凌」,但此翻譯有待商榷。學校罷凌多指一種有形的外部壓力,如「身體」的毆打,或是同學之間對弱者惡作劇的體罰,如霸凌者要弱者在廁所半蹲、索取零用錢,或指使他跑腿買飲料、香菸等,故「學校霸凌」的概念比較偏近韓語 학교폭력(學校暴力)一詞。

而 왕따 則是偏向精神上的無形壓力,如同學(或社會職場)之間對某特定人士的嘲笑、毀謗,或是冷言冷語、不加以理睬等,雖然雙方在肢體上,沒有任何直接的接觸與衝突,但藉由眼神、語氣、言語,仍使被害者在心理上造成沉重的壓力和負擔。

引起我注意的是,왕따 詞頭所對應的漢字是「王」(왕)。這是偶然的嗎?以我使用中文的聯想,王應該是高高在上,擁有得以呼風喚雨的巨大權力。但在韓國學校內,任誰都不想成為王,因為王不是「我們」(우리),是被突顯的那一個。

沒有「他者」,如何知道「我們」?

上一代很多社會學者,如金文學、金兩基,或李御寧[1]等人,乃至韓國學者,都愛以「我們」來詮釋韓國。他們卻都忽略了一點,並未考慮到「他者」,也因此「我們」的思維注定激化韓國的「自殺率」,以及社會和學校中的孤立現象。

翻看辭典一看,韓語 왕따 的用法,近似中文語境的蒙受、遭遇等意思,轉寫成韓文,即왕따시키다(leave somebody out in the cold)、왕따를 당하다(be treated as an outcast, be ostracized)等。諷刺的是,同時也讓我覺得註解最好的,莫過於韓中辭典對於왕따的說明:「不是自己人、不是自己圈內人」,還有「被甩掉的包袱」。

此外,與 왕따 搭配的動詞為 따다,따다 具有摘除、找藉口不與前來相見的人交流,或是與討厭的人斷絕來往等意思。

韓國人的自殺,在某種程度上是受到他人壓迫的—正因為在強調我們的社會思維底下,王發不出巨吼,只能走入靜默的結局。王,是要被甩掉的包袱,多麼諷刺。在音樂系女「王」的葬禮式上,同學們對她的孤立舉動仍未收手,那些化上濃妝噴抹香水、自拍留念的女學生們心裡在想什麼呢?猜想答案,真令人不安。

註釋

[1]李御寧(이어령, 1934年-)出生於韓國忠淸南道溫陽,現任中央日報常任顧問與韓中日比較文化研究中心理事長。同時具有文學博士、文學評論家多重身分,著有分析韓國與日本文化的《土地與風》、《日本人的縮小意識》等代表作。

※ 本文摘自《他人即地獄》,原篇名為〈導致音樂系女「王」之死的沉默罷凌〉,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