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卡曼.蓋洛;譯/葉妍伶

新奇的想法憑空出現很難。往往是我們把不同的想法用沒人試過的方式組合了起來。
──作家 詹姆斯.派特森

一名年輕的作家兼導演安德魯一九九二年參觀美國六旗樂園的水族館時,納悶著如果能用電腦動畫捕捉海底世界會有多奇妙。他覺得這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專案,但是這個點子一擱就是五年。安德魯帶兒子去主題樂園,才發現自己是個過度保護孩子的父親。他記得自己不斷對兒子說「不要摸這個,不要去那裡,把那東西放下來。」忽然間,水族館和與孩子對話的經歷碰撞在一起,創造出魔法。

安德魯召開了一場提案會議,他想要製作一部和魚有關的電影,但不只是提到魚。這個魚的故事會觸動情感神經。一小時內,安德魯說了一個孩子被綁架之後,父親千里尋兒的大冒險故事,讓同事如痴如醉。故事的主題是掙扎──孩子想要獨立,家長想要保有控制權。安德魯激情的提案具備渲染力,因為提案的基礎是他真實強烈的個人經歷。他用大海來比喻人生──充滿未知與風險但讓人著迷、讓人興奮。安德魯擘畫出故事主軸,說出每個角色的心裡話。

安德魯結束提案的時候,整間會議室鴉雀無聲。安德魯的老闆,皮克斯動畫工作室首席創意官約翰.拉薩特只說「你一提到『魚』就說服我了」,然後獲得整間製作公司的同意。安德魯.史坦頓可以動手製作《海底總動員》,這部電影後來成為電影史上利潤最高的動畫。

皮克斯的總裁艾德.卡特莫爾在《創意電力公司》一書中回憶起安德魯的提案,他稱那場簡報是一場「無法抗拒的旅程……處處令人驚嘆」。

想引爆原創想法?用這四招顛覆心智

當你的想法用獨特罕見的方式溝通時,很容易抓住大家的注意力,刺激他們用不同的眼光看世界。但在你提案之前,你得先有個新穎的想法。腦神經科學的發展讓我們比前人理解更多。這些概念可以幫我們釋放各種創意。

一、創意俯拾皆是,只要你能串連

甲骨文的創辦人艾利森擁有億萬身價,他是賈伯斯二十五年來最要好的朋友。「他才華洋溢,」他在賈伯斯過世後回憶道,「他是我們世代的愛迪生,我們世代的畢卡索。」

艾利森這麼比較有他的道理──愛迪生、畢卡索、賈伯斯都是發明家,都擅長創新。「用畢卡索來比喻賈伯斯很適切,因為他在許多方面都相當創新,包括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面對現實。他用不同的方式看到藝術的語言。」安立奎.麥隆博士說,「畢卡索也可以用當代最常見的藝術手法,他也會有不錯的表現,但,就和賈伯斯一樣,他想要創造改變。」

我會聯絡麥隆博士是因為他是研究畢卡索的權威。他的線上專案呈現出畢卡索生平與作品的完整細節。我想知道為什麼艾利森選擇將賈伯斯形容成我們的畢卡索,為什麼賈伯斯很喜歡畢卡索的名言:「傑出的藝術家抄襲,偉大的藝術家盜竊。」

據麥隆博士所述,「抄襲」就是和別人做一樣的事。傑出的藝術家可以抄襲別人的作品或風格,但這不創新。畢卡索和賈伯斯都是懂得創新的人,因為他們不抄襲。他們會在自己的領域或經驗外尋找最好的想法,創造出全世界都沒見過的新品。

舉例來說,畢卡索著名的作品《亞維農的少女》和賈伯斯的麥金塔電腦都是「盜竊」了想法來創造出全新的概念,徹底顛覆現況。

畢卡索的油畫讓當時的藝術圈譁然,因為他在許多層面上都打破了藝術的「規則」。首先,畢卡索以妓女為主角,這不是當時「適合的」主題。第二,畢卡索在畫布上揉合了兩種畫風,徹底顛覆現況。你只要在網路上搜尋這幅畫,就可以看到畫布上有兩種面孔。左側的三個女人是伊伯利亞風格(明顯的眼眶、大耳朵、側臉畫出鼻樑),右邊的兩個女人則是非洲畫風,色彩鮮豔像戴面具一樣。讓這兩種不同風格、不同技法呈現在同一張畫布上,畢卡索挑戰了現況,並且為一種前所未見的藝術形式奠下舞台──立體主義。

時間快轉到一九八四年,我們可以看到賈伯斯用同樣的創作方式在另一個領域內驅動變革──電腦。有趣的是,賈伯斯也受到藝術的影響。賈伯斯在里德學院念書時選了一堂書法課,原因無他,只因為他喜歡。一九七一年,書法對他的人生來說根本毫無用處,但是幾年之後,他把這兩種風格──電腦與藝術──揉合在一樣產品、一片畫布上。

「當時全國最好的書法課就開在里德學院,」賈伯斯二○○五年對史丹佛大學畢業生演講時說,「我學了幾種基礎字型,知道不同的字母中間要有多少空間,也學會評鑑好的字體為什麼那麼優雅。這是一門美麗、悠久又細膩的學問,科學無法掌握,我深受吸引……十年後,當我們在設計第一台麥金塔電腦時,回憶上湧。我們把這些全設計到麥金塔裡。那是第一部擁有優美字型的電腦。」

賈伯斯的創意來自他願意嘗試許多新體驗──學書法、禪修、學佛,前往印度靜修,在梅西百貨逛廚房家電(第二代蘋果電腦的靈感就是來自美膳雅),或把麗思卡爾頓酒店的服務移植到蘋果專賣店(不過蘋果專賣店裡的「科技天才」會給你使用電腦的建議,不是端出雞尾酒)。賈伯斯體驗這個世界,利用體驗來改善現有的作法。他說,創意「來自讓自己接觸人類最好的產品與服務,再試著把這些元素融入你在開發的項目中。」

當賈伯斯說他「不認為盜竊好點子很可恥」,他是指用畢卡索的方式。每個人都可以抄襲競爭對手。真正的創新來自改革提升現有的想法。

「賈伯斯教我『調整焦距』,讓我的視線能看到這個產業的邊界之外,蘋果前執行長約翰.史考利說。「他從骨子裡就是一個設計師,他愛書法。書法對他的影響很深刻,後來他去全錄看他們在做什麼。他看到了實驗性的工作站,利用第一套圖像式使用者介面,這些經驗就連起來了。」

史考利口中的「調整焦距」或「連結經驗」可能在你的字典裡稱為「啟示」或「靈光一現」。你最棒的想法未必會在你苦思的時候出現。這些靈感可不會跟著你的行程,或剛好在你打開電腦的時候浮現。幸好,我們知道原創想法怎麼形成、從哪裡來、什麼時候會出現在你的腦海裡。

賈伯斯在業界最知名的一場簡報就是二○○一年發表 iPad 2 時所說的話。簡報呈現出兩個方向指標結合在一起。一個指標上寫著「科技」,另一個指標寫著「人文」。賈伯斯說只有科技無法造就偉大的產品。是科技與人文的結合──或婚姻──才能讓他「快樂地哼起歌來」。《賈伯斯傳》作者艾薩克森在書中提到那場簡報的時候談到了另一位充滿創意的天才:李奧納多.達文西。

「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鼓勵專才的世界裡,不管是學生、學者、勞工或專業人士,我們也想強調科技和工程訓練,相信未來的工作會屬於那些擅長寫程式的人,而不是有創意的人。」艾薩克森在書中表示。未來能帶來創新的人是像達文西和賈伯斯這樣的人,他們既懂科學的藝術,也懂藝術的科學。

達文西的筆記厚達七千頁,內容詳細完整,現在都還保留著。我們可以從筆記中看出達文西對這世界有無窮無盡的好奇心。他的心思經常在藝術、科學、工程、人文之間悠遊。他不會刻意區分科學與藝術。歷史上最有創意的天才之所以能成為天才是因為他看出萬事萬物之間的關聯,所以達文西自認是科學家、工程師、藝術家、發明家、解剖家、哲學家、畫家與說故事的人。達文西修習數學,開發出能側量尺寸、空間、視角的系統。他也研究光線的科學屬性。在佛羅倫斯,他跟著當代大師研究繪畫的藝術。他把這些想法都串連在一起創在出了《蒙娜麗莎》和《最後的晚餐》。

達文西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天才,因為他能把不同的領域串連在一起,產生嶄新的想法。當史坦頓把不同的經驗串連在一起創造出《海底總動員》時,他只是追隨著大師的腳步,你也可以。

二○一五年,一群研究人員在奧地利和丹麥進行實驗。他們發現當大家對一個特定領域很熟悉的時候,就會阻礙創意,因為他們不會再離開專業領域去尋找想法。這些研究人員訪問了數百名修屋頂的工人、木匠、還有直排輪運動員。他們刻意選這種人,雖然這三個領域天差地遠,但他們都有同樣的問題:要用安全配備來避免傷害。修屋頂的工人要用安全繩、木匠要帶面罩,直排輪運動員要戴護膝護肘。

研究人員總共進行了三○六場訪談,請受訪者想想要如何為他們熟悉擅長的那一項工作研發安全配備,還有如何改良另外兩種人所使用的安全配備。另有一群安全配備專家會評估他們的意見。研究發現讓人跌破眼鏡:愈是和自己無關的領域,他們愈能產生新穎的解決方案。換句話說,每一組成員提其他組發想的時候表現得比較創新。

這個實驗讓我們得以一窺創意天才的腦子。他們之所以能成為天才,不是因為他們比較聰明,而是因為他們心胸開放,能串連不同領域的想法。賈伯斯被問到為什麼麥金塔是如此革命性的電腦時,他回答道:「麥金塔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我們的用戶有音樂家、詩人、藝術家、動物學家和歷史學家。」賈伯斯又補了一句說,「他們剛好也懂得用電腦。」賈伯斯的目標不是要推出泛泛平庸的產品。他的目標是偉大。而他說,偉大來自串連不同的想法。

二、找到你的主題曲

我寫第一本關於賈伯斯和他簡報技巧的書時,一直播著背景音樂。因為賈伯斯是巴布.狄倫的樂迷,我就播他的音樂來刺激靈感。這讓我的創意源源不絕。如果你只能選一種音樂風格來協助你書寫、思考、創作,那會是什麼音樂?撰稿人和科學家都曾討論過這個主題。答案是:電影配樂。這很合理。U2的主唱波諾曾經說優秀的旋律就像優秀的想法;都能讓人立刻記得。所有優秀的簡報都從文字開始,文字或湧現或消退就像讓人滿足的旋律一樣。偉大的溝通人才不會打開簡報軟體就隨意貼上幾張照片、打幾個重點。他們會想想自己想說什麼,想要怎麼說。能讓人記得的簡報就像一齣好電影──有張力、有衝突還有出人意料的結局。

既然簡報就是主角與大壞蛋的故事,為什麼不聽聽大螢幕裡陪著英雄歷險犯難的音樂呢?雷根總統的文膽佩姬.努南就很喜歡在工作時播放電影配樂。在〈音樂是美國的關鍵〉一文中,努南說電影配樂能提醒她美國的價值。努南認為雷納德.伯恩斯坦為《岸上風雲》所寫的音樂「充滿戲劇張力,既溫柔又洶湧……讓我想到每天人類的行為有多少影響──就算你覺得自己只是一個無名小卒或者為了生活差點進監牢,你都可以在音樂裡找到你以為不存在的高尚情操。」一首曲子竟能給她如此多心得。心理學教授陳秀蘭在《配樂》的紀錄片裡說電影原聲帶能同時啟動大腦許多區塊。旋律和音符在大腦裡面是由一個系統來處理,節奏和韻律則是在其他部位處理。她說某些音樂可以啟動大腦裡中腦腹側被蓋區與伏隔核神經化學物質,產生獎勵的效果。用淺白的話說,音樂給你好心情。

電影音樂可以引發許多情緒,讓你落淚(辛德勒的名單)、讓你上戰場(英雄本色)或趕快跑(洛基)。電影配樂和公眾演說結合在一起可以創造魔法。在《配樂》這紀錄片裡,崔佛.雷賓回想起歐巴馬在芝加哥獲得民主黨提名的那個晚上。歐巴馬演講結束後,向群眾揮手時,雷賓為《衝鋒陷陣》所寫的音樂愈來愈高昂大聲。觀眾欣喜若狂,帶著眼淚歡呼。文字、音樂、情緒都在那個晚上連結在一起了。雷賓說:「如果能讓我起機皮疙瘩,就能讓別人起雞皮疙瘩。」 果然如此。

※ 本文摘自《五星級溝通術,你的成功巨浪》,原篇名為〈達文西、畢卡索和你的共通點〉,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