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夫人鏡子是惡妻?

大正四年(一九一五),夏目漱石發表了唯一一部自傳小說《道草》。他在這部小說中,毫不隱瞞地描述出他和妻子之間的糾葛。因為這部小說,夏目漱石的妻子鏡子往往被視為典型的惡妻。

然而,她的真實形象到底如何呢?

鏡子出生於明治十年(一八七七),是貴族院書記官長中根重一(Nakane ju-ichi)的長女,十九歲時,有人來說親,男方正是比鏡子年長十歲的夏目漱石。

至此為止,也有人來提過幾次親,但鏡子每次看了對方的照片後,總是無法萌生將自己的終生託付給對方的念頭。不料,鏡子這回竟一眼就相中了照片中文雅溫和的夏目漱石。

可是,在相親席上,鏡子發現夏目漱石的鼻頭上有麻子。原來送照片來的媒人於事前曾特地說明「對方沒有麻子」,鏡子當時覺得有點怪,一直記住「麻子」這件事,才會在相親席上拚命地找「麻子」。

另一方,夏目漱石也注意到鏡子的牙齒排列不整齊。不過,鏡子並不隱瞞自己的缺點。夏目漱石正是看中了鏡子這種坦率的個性,才和鏡子結婚。

婚禮在熊本夏目漱石家的六疊房舉行,過程很簡樸。

兩人的新婚生活始於明治二十九年(一八九六),正是夏目漱石上任熊本第五高等學校教授那年。婚後沒多久,夏目漱石便對鏡子宣告了一項極為不合情理的要求。

「我是學者,必須勤於閱讀學習,沒有多餘的時間理妳。」

對一個夢想著甜蜜新婚生活的新娘子來說,這句話冷淡得幾乎可以令人放聲哭倒在地,沒想到,鏡子卻無動於衷。因為她父親也是很愛閱讀的書蟲,她早就懷有學者大概就是這種模樣的觀念,所以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丈夫的要求。就這點來說,也能證明鏡子的性格確實豁達開朗。

或許,在婚後才覺得始料未及的人是夏目漱石這方。

原來鏡子早上起床超級晚。

並非鏡子偷懶愛睡覺,她似乎天生就是無法早起的體質,如果太早被叫醒,她會頭疼得一整天都無精打采。有時待她好不容易才起床時,夏目漱石早已連早飯都不吃就出門上班了。

鏡子也盡力想早起,在床頭的柱子上安設了當時流行的八角形時鐘。只是,每隔半小時就「叮噹」一聲的時鐘響聲,反倒令鏡子坐立不安,更加睡眠不足,愈是恍恍惚惚。

夏目漱石對早上起不來的鏡子說:「妳是歐坦丁(江戶語「糊塗蟲」之意,相當於中文的「二百五」)那個帕里奧洛格斯啦。」

這只不過是一句純粹的戲弄話,鏡子卻認為一定是她聽不懂的西洋名稱。

鏡子向前來拜訪丈夫,看上去比較具有學問的夏目漱石的友人求解,結果大家只是笑而不答。據說鏡子後來才明白,這是夏目漱石以東羅馬帝國最後一位皇帝帕里奧洛格斯(Kōnstantinos XI Palaiologos Dragasēs)為題材的雙關語。

兩人的生活並非過得平平穩穩。

婚後第二年,鏡子流產了。之後,雖然再度懷孕,這回卻因為孕吐太厲害,不但無法進餐,連藥劑和開水也吞不下。

鏡子的歇斯底里症愈發嚴重,某日,終於付諸行動,跳河自殺。所幸母子都平安無事,但直至長女筆子(Hudeko)出生為止,夏目漱石在妻子面前應該都屏聲息氣,如坐針氈。

為了避免妻子再度跳河,夏目漱石舉家遷移到市內,這段期間,他為求心靈的平靜,也曾學習靜坐打禪。到了第二年(明治三十三年),長女筆子總算安然落地。

以現代醫學的眼光來看,夏目漱石其實患有躁鬱症

然而,鏡子和夏目漱石在同一屋簷下共同生活後,方才知曉丈夫其實患了很麻煩的病。在夏目漱石的一生中,週期性出現的心病,大多數人都礙於「文豪」這頂帽子,輕描淡寫地以「神經衰弱」遮掩過去。

夏目漱石的長子夏目純一(Junichi)在其隨筆中,描述自己完全沒有被父親疼愛過的記憶。

站在現代醫學的立場來看,夏目漱石的病名是躁鬱症,或是高度的精神官能症。但在當時,不僅夏目漱石本人,其他人也都沒有聽過這種病名,導致夏目漱石身邊的人只能戰戰兢兢地過日子。

遺憾的是,夏目漱石活在學問與藝術的世界中,鏡子卻趨向現實性的金錢勢力與權力,兩人因性格和價值觀的相異,最終造成夏目漱石在《道草》中描述的家庭不幸。

不過,按夏目純一寫的隨筆文章,據說鏡子很尊敬丈夫,也很信賴丈夫。夏目純一描述,他從來沒有聽過鏡子對丈夫有任何一句抱怨或牢騷。

※ 本文摘自《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