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諾貝爾文學得主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1956年完成五個短篇故事,但他深知當時並非出版時機,他寫信給出版商Charlie Scribner:「我猜這些故事會讓人吃驚,因為處理的題材是非正規的軍隊和戰爭,描寫的是真正殺人的人⋯⋯不論如何,你可以在我死後出版。」

PBS報導,海明威的五個短篇當時僅出版一篇,其他未出版的手稿並未失散,而是隨著海明威的遺物和手稿,安然保存在波士頓的甘迺迪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其中,〈在花園那側的房間〉這個短篇故事,在《The Strand》挖掘之下,終於在靜躺六十二年之後付梓。

這篇三千字的短篇故事,來自海明威十五頁的手寫遺稿。美國《The Strand》文學季刊從海明威遺產管理委員會(The Hemingway Estate)取得授權,刊登在第五十五期刊物,僅有紙本,沒有電子版。

〈在花園那側的房間〉故事時空是二次大戰末期的巴黎麗池飯店,法國抵抗軍打退了德國納粹,讓巴黎從德國的佔領中重獲自由,提及書、酒、戰爭和對巴黎的愛,這些都是海明威小說的基本元素。其中,麗池飯店的酒吧是海明威旅居巴黎時期,最常流連的場所之一。

擅長挖掘知名作家遺珠作品的《The Strand》雜誌主編古利(Andrew Gulli)說:「對於像是海明威這樣的稀世珍寶,根本不需要問任何問題,我是何其有幸能夠有機會出版二十世紀最優秀作家的作品。」

古利說,海明威在這篇故事中,引用了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惡之華》的詩,談巴黎在戰火中的變化,這是海明威最愛的主題。同時,作品富含幽默和歡笑,卻透過主角的言談,透露對在戰火中逝去人們的悲傷。

阿拉巴馬州特洛伊(Troy)大學英文系教授,同時也是海明威協會(The Hemingway Society)編輯柯納特(Kirk Curnutt)早就拜讀過這些作品。他在接受WBUR專訪時表示,海明威創作這些作品時,人生正陷入困境,他先前在非洲遭遇兩次飛機空難,大難不死,但身體飽受病魔摧殘,外界認為他創作力已開始衰退,這些作品是他在絕望中的反擊,他捕抓靈感,試圖振作,看看自己是否仍保有寫作能力,為他從二次大戰得到的素材,尋找新的創作方式。

柯納特解釋,海明威當時會對出版商建議,作品可以等自己死後再出版,是他深知這些作品還沒真正準備好面世,但是,也許他死後,這些作品價值會水漲船高。

柯納特說,隨著海明威在1920年代到1930年代初最棒作品將歡慶百周年,他未曾出版的作品將可望得見天日。

《The Strand》雜誌擅長挖掘知名作家未曾見過天日的遺作,過去曾小說、作者專訪、有聲書等,創刊九年以來,曾發表過美國文學大師馬克吐溫、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威爾斯(H.G. Wells)、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等作家未曾發表過的遺作。

資料來源:

PBSThe StrandWBUR

海明威軼事:

  1. 整理手稿才發現,原來海明威為《戰地春夢》寫下了47種結尾……
  2. 海明威曾說:「喝了再寫,醒了再改」 到底真的假的?
  3. 一早先進酒吧買醉!?──在古巴走一條向海明威朝聖的路線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