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柳南

我從學校下班之後,回到家裡的時間是下午五點到五點三十分之間。在孩子四年級之前,下班後不管任何聚會、聚餐或研習,我都不會參加。因為我認為,想要讓孩子養成正確的學習習慣,在這個年紀之前是關鍵。簡單的說,我是為了要控制孩子學習才準時下班的。

我回到家後,孩子會出來迎接。

「您回來了啊!」孩子打招呼的說。

我沒搭理孩子,鞋子都還沒完全脫好,就沒好氣的說:「拿聯絡簿來,今天有幾項作業?作業都寫完了嗎?」

「因為作業很多又很難,所以還沒寫完。」

孩子的藉口倒是很多。不過他們話還沒說完,我的指責馬上就如槍林彈雨般落下:
「媽媽是怎麼說的,在媽媽回來以前要把作業寫完,我有沒有這樣說過?不過是作業會有多少?會有多難?你們跑去玩了吧?做別的事了吧?」

就這樣邊說邊走進客廳,然後把手放到電視上。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因為根據電視發燙的程度,可以估計孩子看了多久的電視。

我說著:「看了三十分鐘吧!」或「看超過一小時了吧!電視都要著火了,就是這樣作業才寫不完。」並繼續責備,「你知道你有多少事要做嗎?要去補習班、念書、寫習題,現在連作業都沒寫完,你要怎麼辦?」我的音調越來越高。

孩子們辯解著:「對不起,本來想說看一下就好的,誰知道看著看著……」。

我不聽孩子們解釋,繼續訓斥:「你啊,你知道媽媽最討厭聽到什麼話嗎?就是『對不起』,不要跟我說對不起。快進去,六點以前把作業寫完,沒寫完的話就不能吃晚餐。」兩個孩子聽完我的話,垂頭喪氣的回到各自房間。

我生氣的回到臥房,本來要換衣服,又突然想起今天是考試的日子。由於我在孩子就學的學校任教,孩子的學校日程我可是瞭若指掌,我又把兩個孩子叫了過來。

「你們兩個出來一下,今天有考試吧?我不是說考完後回來要把考卷放在餐桌上,為什麼沒有考卷?快拿出來!」我大聲說著。

我翻了翻兩個孩子攤在餐桌上的考卷,看什麼呢?出了什麼題目一點都不重要,對我來說重要的就只有分數而已。但是分數我不滿意,又再重新打量,這次我會檢查孩子寫錯的問題,接著劈頭對孩子說:

「喂,你這題為什麼會錯?媽媽是怎麼說的?有沒有說過題目要讀完?怎麼可以犯這種錯?明明說要選錯的,你卻選對的,你這些都知道還寫錯?眼睛有問題嗎?昨天晚上看電視看那麼晚,又東摸西摸時我就知道成績一定不會好了,再多讀一次就可以全對了,不是嗎?」

在媽媽的嘮叨聲中,兩個孩子像罪人一樣說著「對不起」,而我則充滿怒氣的說:「我說過,別再說對不起了,快進去,趕快寫功課念書。」

等我要準備晚餐時,又想起了另一件事,「你們再出來一下。」

「又怎麼了?」兩個孩子問。我繼續沒好氣的說,「你們昨天補習遲到了快十分鐘,為什麼會遲到?媽媽是怎麼說的?有沒有說要提早十分鐘到補習班,先讓心平靜下來後再開始上課?氣喘噓噓的跑去上課,還聽得進去嗎?你們知道那間補習班有多貴嗎?你算看看,遲到十分鐘會損失多少錢,爸爸媽媽賺錢幫你們繳昂貴的補習費,就要知道感恩,然後認真上課。我有要你們做什麼事嗎?是要煮飯還是洗衣服?你們要做的事除了念書還有什麼嗎?到底在搞什麼補習竟然會遲到……」我就這樣不停的嘮叨著。

晚上七點,是我們家固定的晚餐時間。我從某位教育學者的書上讀到,規律的生活有助於孩子的腦部發展,所以總會在固定時間開飯。飯菜都準備好的時候,我又大聲喊著兩個孩子:「孩子們,吃飯了。」

媽媽叫了一次就應該要快點出來才對,但卻一片安靜。此時媽媽一定會發火吧!我又提高了音量:

「你們還不快出來?在幹什麼?」如果孩子們還是不出來的話,「你們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是吧?到底在幹什麼?耳朵聾了嗎?」我會使勁的破口大罵,孩子仍舊不出來的話,音量就會越來越高,「你們還不快給我出來?在幹什麼?我是這個家的煮飯婆嗎?吃完飯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快點出來!」

這些話我要說給誰聽呢?除了孩子,還有坐在電視前事不關己的丈夫、婆婆、公公以及小姑。當時我住在婆家,下了班回來之後,一個人做著家事更讓人火大,所以為了讓他們聽到,我的音量總是很大,也因此孩子們是聽著母親無止盡的嘮叨長大的。

這樣的情況只會發生一天嗎?只會發生兩天嗎?這樣的事是每天每天只要我眼睛一睜開就開始,直到眼睛閉上才會結束,只要孩子在我眼前,我總是會指示、命令、確認、催促他們做些什麼。

各位聽到我對孩子說的話,心情怎麼樣呢?覺得心裡很平靜,想要做點什麼?感受到我很愛孩子?會有這樣的想法嗎?完全不會吧!是不是感覺快要崩潰、想要砸碎什麼、想大吼大叫、想要出去、想要攻擊什麼……。

我照三餐每天說著這樣的話,卻一次也沒想過「我的孩子聽了會有什麼感覺?」反而一直覺得「像我這樣的媽媽到哪裡找?像我這樣認真上班,準時下班後專心顧家,還把孩子照顧得好好的媽媽,打著燈籠都找不到,能遇到像我這樣的媽媽,是我的孩子得到上天特別的祝福。」

我們家的家訓是「父母說什麼就做什麼」。

「媽媽叫你做就做,哪來這麼多話?媽媽為了你們都打聽好了,給我照做就是了。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我用這樣的方式強迫孩子服從命令,因此我們家就像是恐怖的軍隊組織一樣。

丈夫和我個性完全不同,我是積極、活潑、開朗,行動派的型,丈夫則是謹慎、敏感、纖細,完美主義的型。丈夫的個性可能太過文雅,總是像蒙著一層紗一樣,無法好好表達他心裡的話,和這樣悶到快爆炸的丈夫相處,唯一合得來的只有一項,那就是管教小孩。只要我一罵小孩,丈夫總會火力支援。別的情況還不見得會站在我這邊,但只要罵小孩就會和我聯手,讓我火發得更氣勢猛烈。

可怕的媽媽、總是站在媽媽那邊的爸爸,在這樣的父母底下成長的孩子,就像是要他死就裝死的乖乖牌一樣。我的兒子一直是別人口中所謂的「完美兒子」,不但拿到全校一、二名,包攬各種比賽的獎項,還當選學生會長。大家總是羨慕的說:「他們家的孩子不但一表人才又會念書、口才又好,簡直是完美。」

每聽到這種話,我就會十分得意,自覺真的把孩子教得很好,以為我的孩子會永遠一帆風順。

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樣的教養方式是有期限的,有效期限到什麼時候呢?最近的孩子像我這樣教的話,很難撐過小學五、六年級。我家小孩出生於一九八○年代後期和一九九○年代,那個時期的孩子還可以撐到中學二、三年級,不過我們家小孩稍微又比別人撐了久一點。為什麼呢?我們學校的學生幫我取了一個外號,叫「雙刀流」。意思是兩手都拿著刀的女人。因為媽媽如此恐怖,兩個孩子中學時期平安無事的結束了。兒子高一結束要升高二時,感覺開始有點浮動,但我和丈夫聯手平定了下來,順利到達了高三。

高三的學生在三月時會有一場模擬考試,兒子在那次的模擬考試中,擠進了全國前一百名,成績維持在最好的等級,繼續這樣下去,進入名門大學已是勝券在握。我掐著指頭等待大學入學考試的那一天,大考結束後,寫著我親愛兒子名字的紅布條會掛在學校門口吧?我一直幻想著那天的到來。

※ 本文摘自《媽媽的悔過書》,原篇名為〈父母說什麼就做什麼〉,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