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六神磊磊

金庸小時候可能被一個叫「天德」的孩子欺負過。

金庸小說裡有所謂的「四大定律」:表哥是男神,師兄當備胎,醫生老婆壞,天德最悲哀。

所謂表哥是男神,眾所周知,不用多說。金庸的小說裡總是有一個風流倜儻的男神表哥,像《天龍八部》裡的慕容復,《連城訣》裡的汪嘯風,《倚天屠龍記》裡的衛璧,都被一眾女士愛得死去活來。

但別忘了,男神有多神,那些備胎就有多慘。金庸小說裡那些很苦悶的備胎師兄們,令狐沖、武修文、武敦儒、徐錚、曹雲奇、狄雲……你們可關心過嗎?

金書的苦悶師兄有五大看家絕招:當備胎,戴綠帽,接包袱,背黑鍋,斷子絕孫。

比如大武哥哥、小武哥哥這兩位師兄,降龍十八掌、一陽指之類學得稀巴爛,一門備胎神功卻靠著自己摸索,練得登峰造極。兄弟倆明明都是郭芙的千年備胎命,還互相拆臺火拚,非要爭一爭誰才是最厲害的。假如我是他爹武三通,早一人一個耳光扇過去了:「誰要你們這兩個臭小子自學成才!」

另外幾門神功也被眾師兄練得爐火純青。狄雲師兄這麼一個老實的進城務工青年,被師妹當成了流氓、財迷、叛徒、小賊,背上大黑鍋說有多黑就有多黑;徐錚師兄被師妹馬春花心理和身體雙出軌,還附贈一對孩子,接的包袱實在有夠沉重;令狐沖師兄則用親身經歷告訴我們,有一門功夫比獨孤九劍更厲害,叫福建山歌。

斷子絕孫神功又是誰?且看《雪山飛狐》裡的曹雲奇師兄。按理說,他推倒了女神田青文,算是諸多師兄裡最爭氣的了,不幸的是好不容易讓女神懷上孩子,居然被女神挖個坑埋了,曹師兄再怎麼擦乾心中的血和淚痕,也留不住自己的根。

備胎師兄們情場遭際如此之慘,讓我不覺想起金庸先生到浙大講課,對學子曰:「我還是你們的大師兄。」底下浙大學生想必不懷好意地笑了:師兄,把小師妹照顧好哦,我們正在抓緊學福建山歌咧!

在金庸的書裡,醫生還都沒有好老婆。

金書裡的神醫都有一些共同點:孤僻,傲慢,缺德,也不知這是否反映出金庸內心對名醫們的成見。在他自覺不自覺的安排下,神醫們的老婆也一個比一個極品。

比如《笑傲江湖》裡平一指大夫的老婆,出場就先嚇你一跳:「高高瘦瘦」、「滿臉病容」、「方面大耳,眼睛深陷,臉上全無血色」。這段文字告訴我們,面無血色的女人不全都是小龍女,還有平夫人。

原著不斷渲染平大夫的家庭生活多麼淒慘:「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居然怕老婆」、「(老婆)有什麼吩咐,他不敢不聽」、「(老婆)要殺什麼人,他便會……去殺」。

由於對老婆的極度厭惡和恐懼,使平大夫的愛情觀和婚姻觀都發生了嚴重扭曲,他的名言是:「天下女子言語無味,面目可憎,最好是遠而避之,真正無法躲避,才只有極力容忍,虛與委蛇。」

對他的痛苦陳述,令狐沖的反應是:「你以己之妻將天下女子一概論之」、「你的夫人固然言語無味,面目可憎,但天下女子卻並非個個如此」。細聽令狐沖這語氣,雖然意不允可,其中難道沒有一分理解和同情在嗎?

還有一個比平一指更出名的神醫,叫作「蝶谷醫仙」胡青牛。相應地,他的老婆也比平一指的更極品。

胡青牛的老婆叫「毒仙」王難姑,長相倒不難看,人到中年仍然「秀眉粉臉」,但做事是絕對調皮。她對胡青牛態度不好,「冷冷愛理不理」,那也罷了,更要命的是她的人生目標太可怕了──要用自己的毒術,把老公的醫術壓下去。

她對付老公的辦法是:到處找人下毒,讓老公治。

胡青牛打算息事寧人:我認輸行不?不治了行不?沒想到極品老婆發明了絕招:老娘給自己下毒,看你治不治?

這個女人糾纏老公幾十年,上演無數離家出走、反目成仇、傷天害理的鬧劇,還間接導致兩口子和高手金花婆婆結仇,最後被金花婆婆雙雙弄死。和這個女人一比,我忽然覺得郭芙之類的都算溫柔賢淑的好妻子。

這還解答了金庸小說的一個謎團:在《天龍八部》裡,星宿老怪丁春秋要找神醫薛慕華的晦氣,薛神醫慌忙安排「全家老幼藏在地洞之中」。

薛神醫是「函谷八友」之一,其餘幾兄弟也被丁老怪追殺,卻從不擔心親屬,為什麼唯獨薛神醫擔心家小?我看答案就是:丁春秋也知道神醫的老婆必是極品,連他都看不下去了,他此番真正要滅掉的正是薛神醫的老婆啊!薛神醫敢不把老婆藏在地洞裡嗎?

金庸定律之四:取名不能叫天德。

「天德」二字,堪稱是金庸小說裡最爛的名字,叫這個名的沒一個好人,全是猥瑣的壞軍官。

例如《射鵰英雄傳》裡郭靖的殺父仇人壞軍官段天德,簡直是全書唯一的純反派渣滓。其餘反派人物裡,連侯通海都有魯直可愛的一面,歐陽克都有癡情無悔的一面,沙通天和彭連虎都有兄弟義氣的一面,唯獨這個段天德,硬是半個優點都沒有。

為了讓讀者記住他有多噁心,金庸還特地給天德兄精心打造了一句出場白:「老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姓段名天德,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天德!」這句大反派亮相臺詞是如此打動人心,以至於郭靖小時候雖然傻得連爹媽的名字都記不住,但一被問到大仇人是誰,立刻條件反射般咬牙切齒:「他叫段天德!」

大概是黑了一個天德還不過癮,金庸在《笑傲江湖》裡又搞出一個天德,同樣也是個猥瑣的軍官──「福建泉州府參將」吳天德。

本來人家作為一個龍套丑角,一筆帶過就算了,但金庸卻不吝筆墨,非把吳將軍寫得肥蠢貪橫,還硬生生將他往死裡作賤,不但被令狐沖暴打一頓,還「將他內衣內褲一起剝下,全身赤條條地一絲不掛」、「反手綁了,縛在樹上,再在他口中塞滿了爛泥」。我不禁想問,金庸老爺子小時候是被叫「天德」的孩子打過嗎?

還有一些猥瑣軍官和「天德」這個名字擦肩而過,險些中招。比如《射鵰英雄傳》裡還有一個軍官──趙王完顏洪烈手下的親兵隊長,也被金庸寫成傻大粗蠢壞的集合體,並賜予大名「湯祖德」──竟仍然是個「德」字輩的。

這位德將軍的下場也很慘。在王府宴會上,他不知天高地厚,向全真教的鐵腳仙王處一挑釁,結果被狠狠教訓,「左手按入一碗糟溜魚,右手浸入一碗酸辣湯」、「兩碗碎裂,魚骨共瓷片同刺,熱湯與鮮血齊流。」、「湯祖德哇哇大叫,雙手亂揮,油膩四濺,湯水淋漓。」

我不禁想起金庸有《參覃有感四首》,說自己「句酌字斟愧拙艱」。詩句的本意,大概是說他參與起草香港基本法時的謹慎,但用在他寫小說的態度上也是成立的。金大俠既然「句酌字斟」,卻仍然把「德」字輩黑成這個樣子,他是故意的呢?還是故意的呢?

※ 本文摘自《翻牆讀金庸》,原篇名為〈醫生沒有好老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