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徐珮芬

〈中二病〉

中學二年級時,他常獨自爬上樓頂
最喜歡看電影裏的女人抽菸
徹夜不睡,在腦中幫未來的自己設計刺青
想像有隻修長的手指
拂過那獨一無二的圖案
笑著問「這是怎麼來的?」

中學二年級時,他堅信自己不可能活過
三十歲,計畫離世前要孤獨地
環島旅行
必然要孤獨地
拜訪所有地圖沒有詳註的地方
必然會和甚麼相遇

極光
一座沒人見過的湖泊
或一具完整的屍體

後來,他也跟所有人一樣
平安長大,被說好的世界末日放鴿子
活過地震、颱風和幾場輕微的車禍
每個早晨神志不清地出門
每個傍晚神清氣爽地下班
回家,手裏提著涼掉的晚餐
不再只專心愛一個人
也不再讀專心憂傷的詩
對每一個溫馴的請求
毫不懷疑地回聲「好」
對每一張心不在焉的臉孔
回報以心不在焉的微笑

偶爾,他站在辦公室外面陽臺
望著其實並不遠的遠方
風總把他吐出來的煙
又吹回自己身上
他突然想起了甚麼
像是曾經撒過的謊
卻忘記該跟誰道歉
不僅手邊沒斧頭
這座城市中
也找不到櫻桃樹

就像大家都說的
時間是最好的藥
時間神不知鬼不覺
把他的病治好
從此也無法
再變得更壞

※ 本文摘自《夜行性動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