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慶順

維他命D其實是類固醇荷爾蒙

1922 年,美國生化學家艾爾默.馬可倫(Elmer McCollum,1879-1967)發現魚肝油可以治療「佝僂病」(小孩子骨骼發育不良)。他把魚肝油裡的有效元素命名為維他命 D。這個發現很了不起,但這個命名,卻為後來有關維他命 D 的應用與研究種下禍根。

我在文章後半會詳細解釋維他命D的正確分類是「類固醇荷爾蒙」,而所有的「類固醇荷爾蒙」都具有一個共同特性,那就是,它們都是既能載舟,也可覆舟。也因為如此,要使用「類固醇荷爾蒙」做治療或補充,都必須通過審慎的風險評估。譬如,不論是男性荷爾蒙還是女性荷爾蒙,都需要醫師處方才能服用。可是,因為維他命 D 被定位為維他命,所以到處買得到,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服用。

同樣地,由於大多數的研究把維他命 D 看待為營養品,所以它們的實驗結果不但正反兩面都有,而且往往互相抵觸。男性荷爾蒙或女性荷爾蒙在我們身體裡的量會高低起伏,是正常現象。但很奇怪地,為什麼同樣是「類固醇荷爾蒙」的維他命D,就被認為需要維持在一個理想水平?想想看,如果把男性荷爾蒙或女性荷爾蒙視為營養品,從而建議人們需要把它維持在一個理想水平,那後果將會是如何不堪設想?

由於醫學界到現在還是甩不掉「維他命 D 是營養素」這個舊思維,所以五、六十年來投入了龐大的資金和人力後,還是搞不清楚到底要補還是不補。姑且不談什麼糖尿病和癌症等等非骨骼方面的研究,畢竟,維他命 D 在非骨骼方面的作用,本來就是一直搞不清楚。縱然是在骨骼方面的研究,維他命 D 到底是好還是壞,也一樣沒有定論。例如,一篇 2010 年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旗艦刊物《JAMA》的研究指出,高劑量的維他命 D 會增加骨折的風險1。但另外也有研究指出,維他命 D 不會減少骨折的風險2

想要撥雲見日的當務之急就是,徹底接受「維他命 D 是荷爾蒙,而不是維他命」,此一事實。就像男性荷爾蒙或女性荷爾蒙一樣,維他命 D 在發育期間,真的是必須得到充足的攝取。但一旦過了發育期(或停經期),就應當讓這些「類固醇荷爾蒙」順其自然地起伏。

所謂順其自然,就是曬曬太陽,均衡飲食,無需刻意補充。要知道我們平常購買的食品裡已經有添加維他命 D(牛奶、果汁、早餐穀類等等)。所以,除非是貧困地區的人,否則發生維他命 D 不足的現象是不太可能的。而且從飲食中攝取維他命D,有可能會因為過量而造成中毒(添加維他命 D 曾造成廣泛的中毒,大多數歐洲國家禁止在牛奶裡添加維他命D)3。但曬太陽攝取的維他命 D,則不可能會過量。因為這條路線裡設有安全控制,過多的維他命D會被陽光分解4

我曾提過,維他命D不是維他命,而是一種賀爾蒙。它之所以被誤會成維他命,是因為它最初是在魚肝油裡被發現的。可是後來研究證明,我們人類只要曬太陽,就能獲得維他命 D。所以,既然維他命 D 不是源自於食物,它就不應當被歸類為維他命。事實上,不論是它的分子結構或是生理作用,維他命 D 的正確分類都應當是屬於「類固醇荷爾蒙」。

在人體裡自然合成的類固醇荷爾蒙大約有十種,而一般人最常聽到的,應該是男性荷爾蒙(睾固酮)和女性荷爾蒙(雌激素)。顧名思義,「類固醇」就是「類似固醇」,它們之所以會「類似固醇」,是因為分子結構都類似固醇。

固醇在我們身體裡,通過不同的生化反應後,會轉化成十幾種不同的類固醇荷爾蒙。譬如維他命 D 是從皮膚裡的 7-脫氫膽固醇(7-dehydrocholesterol),經由陽光裡的紫外線照射,轉化而成的。類固醇的生理作用主要是由細胞裡的「類固醇受體」來媒介。每一種類固醇都有它自己特定的「類固醇受體」,譬如男性荷爾蒙受體、女性荷爾蒙受體、維他命 D 受體等等。

維他命D可以載舟,亦能覆舟

每一種類固醇和它特定的類固醇受體在細胞裡結合後,會進入細胞核,然後再與特定的基因結合,從而激活該基因。雖然維他命 D 最為人熟知的功能是促進骨骼發育,但事實上,維他命 D 受體存在於我們全身上下。也就是說,維他命 D 會作用在身體的各個部位,包括骨骼、心、腦、肝、腎、肺、胃、腸等等。所以,維他命 D 對健康的重要性,被認為是全面性而不可或缺的。但事實上,有「維他命D受體」並不表示維他命 D 就會帶給你好處。舉個例子,裸鼹鼠的腸子和腎臟有維他命 D 受體5。但是裸鼹鼠不但不需要維他命 D,而且還會因為被餵食維他命 D 而死翹翹6

就人類而言,醫學界也都知道所有的類固醇都是既能載舟,也可覆舟。譬如,缺乏女性荷爾蒙會導致骨質疏鬆,但女性荷爾蒙也會誘發乳癌。大家也都聽過運動員因為服用男性荷爾蒙而被禁賽。男性荷爾蒙會促進生長的,不只是肌肉,而是還有攝護腺癌。同樣地,維他命 D 是維持健康所必需的,但它也會造成許許多多毛病,包括器官鈣化、心臟病及腎臟病等等。

額外補充荷爾蒙須付出代價

那我們到底該怎麼辦,才不會被「覆舟」呢?讀者應該知道男性荷爾蒙在三、四十歲之後就開始走下坡,女性荷爾蒙在停經期也會突然減少。也就是說,荷爾蒙的高低起伏是自然現象,只能怪歲月不饒人。

如果你不認老,想補充這些荷爾蒙,可能要付出很高的代價,包括得癌症,甚至賠上性命。那維他命 D 是否也是歲月不饒人?的確如此。隨著年紀增長,我們皮膚裡的7-脫氫膽固醇會減少。所以,在接受同樣陽光照射的條件下,老年人所能獲得的維他命 D 是遠不如年輕人。

那我們是否需要用吃的來彌補這歲月流失的維他命 D?這個議題,在醫學界已經吵了五十多年,還是吵不出個結論。為什麼?因為很不幸地,絕大多數的「專家」一直把維他命 D 當成是維他命。如果他們能從荷爾蒙的角度來探討,那情況可能就不會如此複雜。

總之,在這 50 多年來,花了成千上億的研究經費,做了數百個臨床試驗,最後的結論是,「佝僂病」是維他命 D 補充劑唯一被證實有預防或治療效果的疾病。

注釋

2010年JAMA報告指出,高劑量的維他命D會增加骨折的風險。

②兩篇指出維他命D不會減少骨折風險的報告
2007年12月: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7998225
2010年7月: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0200964

③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994178/

④1989年5月報告〈陽光會用光分解來控制皮膚裡維他命D3的產生,過多的維他命D會被陽光分解〉Sunlight regulates the cutaneous production of vitamin D3 by causing its photodegradation.

⑤1993年論文〈維他命D受體在一種自然缺維他命D的地下哺乳類,裸鼴鼠:生化定性〉Vitamin D receptors in a naturally vitamin D-deficientubterranean mammal, the naked mole rat (Heterocephalus glaber): biochemical characterization.

⑥1995年論文〈裸鼴鼠維他命D3中毒導致過度鈣化及牙齒鈣沉澱及不正常皮膚鈣化〉Vitamin D3 intoxication in naked mole-rats (Heterocephalus glaber) leads to hypercalcaemia and increased calcium deposition in teeth with evidence of abnormal skin calcification.

※ 本文摘自《餐桌上的偽科學》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