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度芸

我的瑜珈老師說過一個關於她在泰國旅遊的經驗:

我在一個非常高級的五星級餐廳用餐後,光臨它的五星級洗手間,才進門就看到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子剛好從裡面出來,因為出眾的氣質與美麗讓人不免多看兩眼。結果我進去那女子才出來的那間廁所後,頓時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馬桶蓋上、地上都灑滿了液體,不知道是水還是什麼別的,這時心頭冒出許多想法,泰國這麼多人妖,她會不會是人妖啊?會不會她上廁所像男生一樣用瞄準的?還是空有一付美麗外表卻沒公德心地蹲在馬桶上進行解放?我在很小心的擦拭並用完後,按了一下抽水馬桶,結果,水頓時衝了出來,噴了一地,這景象跟剛剛一模一樣,原來是馬桶壞了!

我所有一切在腦中冒出的想法,在一分鐘內立刻被證實是假的,除了剛進門看到遍地是水的噁心感是真的以外,其他的所有假設,與假設所帶出來的埋怨都是假的。

《婚姻的法則》一書的作者,在書中也提到他的一個真實經歷:

午後的捷運車廂上,人不算少,但大家都安安靜靜的共享這寧靜的片刻,直到一位父親帶著三個小孩上車,分別從三歲到十歲左右的三個小孩,進來後就沒有好好坐在位置上過,大聲喧囂、奔跑、打鬧,竄來竄去簡直快把車廂翻了,奇怪的是那父親好像沒看到似的,兩眼直視前方地板一動也不動,並沒有出聲制止,他實在看不下去了,覺得這也太沒有公德心了吧!我們的社會就是充滿這樣不管教小孩的父母,才會愈變愈亂,不行!總得有人仗義執言提醒這位不負責任的爸爸。

「先生,你怎麼不管管你的小孩呢?」雖然隔著兩個位置,他還是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喔,對不起,我整個失神了。孩子們的媽媽中午剛剛過世,我們從醫院回來,我真的沒辦法集中精神思考。」這位爸爸痛苦地說。

剎時間,他心中一切的責怪都變成了罪惡感與羞愧感,一心現在只能想可以為這位可憐的爸爸做些什麼嗎?但,什麼都不能做,甚至連拍拍他肩膀的安慰都因為隔著兩個位置而無法伸手。

他所有一切在腦中冒出的想法,也在五分鐘內立刻被證實是假的,除了孩子們大吵大鬧帶來的煩躁感是真的以外,其他的所有假設,與假設所帶出來的埋怨都是假的。

這兩個故事,就跟所有在關係中的人們一樣,我們也常常有許多不悅的情緒,這些不舒服的感受都是真的,覺得自己被侵犯了、被傷害了、被誤會了、被不公平對待了,沒有人可以否定這些,不但自己不能否定,別人若用「不會啊!小事情嘛!幹嘛那麼生氣」的態度勸你,你有可能更生氣。

情緒是真的,需要好好正視並處理,但道理可能是假的。往往情緒在真相還沒有掀開之前就先冒出來,因著這樣的負面情緒,我們推理、假設、演繹出一個完整的故事,但只是根據我們被激發的情緒而非全面了解。

最怕關係裡的人都以情緒互動,各自站在認為正確的道理上,全然無法溝通,在一個又一個的更強烈情緒上堆積錯誤的理解,終至無法收拾的局面。

我就經常在與親密關係中吵得不可開交的伴侶談話時發現,爭執點往往是對方說的一句話,對方堅持的一件事,在另一個人的解讀下是完全不同的意思,然後在理性了解之前,就已爆發情緒大戰。

比如說老公習慣說「等等再說」,聽在老婆耳中就直接翻譯成「不重視我!」;又比如說老公的「理性至上」被老婆解釋成「冷漠」,而老婆的「真誠表達」卻被老公詮釋為「無理取鬧」,當彼此的翻譯機功能失調時,往往在還沒有機會解釋或了解對方之前,兩人的「情緒」已經跳出來擋在「愛」的前方相互對峙奮戰,愈戰愈勇愈慘烈,傷害與誤解之地雷不斷引爆,終至兩敗俱傷。

請先同理對方的情緒吧,也接納自己的,因為情緒永遠是真的;也努力練習別太快認定自己的道理是對的,對方是錯的,因為資訊不足而產生的誤會每天、每分、每秒都在發生……。

而吵架的時候,說得多不一定好,語言的弊端往往大於功能,道理再多,還不如一個溫暖的、和解的、什麼是非都不計較的擁抱。

※ 本文摘自《已婚是種病?》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