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我的第一本小說書稿,投給十五家出版社,其中十三家沒興趣;」費策克說,「另外兩家是根本沒回覆我。」

瑟巴斯提昂.費策克是德國的記者、電台製作人,也是暢銷的驚悚小說作家,2006年出版的
第一本小說《治療》,在德國書市的累積銷量曾經打敗當時風靡全世界的《達文西密碼》。在出版《治療》之前,費策克與人合作出版過非小說作品,「其實小說是先寫的,但從寫完初稿到找到出版社的過程太久啦,」費策克解釋,「那時認識了一個研究德國姓氏源流的人,決定要合作寫本書,結果這本書比小說還早出版。」

現在說起來,總認為費策克的《治療》一鳴驚人,但在費策克眼中,這並不是本「爆紅」的處女作,「我原來只是想寫本我自己也會愛讀的小說,並沒有特別設定類型,投稿之後才知道這類故事被歸類為『心理驚悚』。」費策克說,「被十五家出版社拒絕之後,我找到一個願意讀稿子的版權代理,他給我一些建議,我也做了修改,再重新投稿。結果,原來沒興趣的那十三家出版社之一接受了稿子。」

出版社認為「心理驚悚」類型在德國沒有太大的市場,所以印量也相對保守,「這本書首刷只印了四千本,不算多,因為出版社不太有信心;沒想到讀過的讀者很捧場,口耳相傳,越來越多人想買這本書、但發現市面上已經找不到了,出版社才一直加印。我覺得我的讀者群是這樣慢慢成長出來的,而且他們一直都支持我。」

去問我的心理醫生

因為自己想看「心理驚悚」,所以寫了「心理驚悚」,但費策克本來並沒有那麼在意作品類型,「我喜歡讀麥可.克萊頓的小說,不過不限於驚懶類型;」費策克表示,「我是學法律的,所以克萊頓、約翰.葛里遜和馮.席拉赫,都是我感興趣的作家,而年輕一點的時候,《說不完的故事》作者麥克.安迪及《麥田捕手》作者沙林傑的作品,都是我很喜歡的。」

費策克的閱讀範圍看起來的確沒有限制在特定類型當中,事實上,他的創作也是──除了與人合作的非小說作品之外,費策克也寫過童書;「我有三個女兒,有次度假我們忘了帶書出門,但女兒睡前得唸故事給她們聽,所以我乾脆自己寫──就寫出了那本書。」此外,費策克還用「Max Rhode」這個筆名出過一本叫做《血液學校》(Die Blutschule,暫譯)的小說;「這也是個意外:我先寫了《約書亞檔案》(Das Joshua-Profil,暫譯),在這個故事裡,提到Max Rhode這個作家寫了一本叫《血液學校》的書。寫完之後,我覺得真的把《血液學校》寫出來也不錯,所以就用了書中作家角色的名字出版了。結果有讀者發現《血液學校》,還真的以為有Max Rhode這個作家,後來才發現那是我寫的──我覺得模糊虛構與現實界線相當有趣。」

目前費策克的繁體中譯作品主要仍以心理驚悚類型為主,但他認為自己並沒有打算一定要寫這個類型,「我也可以去寫浪漫的小說呀,只是現在大多寫黑暗的故事;」費策克笑道,「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大概得去問我的心理醫生吧!」

我的腦中有個電影院

有個對故事的粗略想法後,費策克會開始設定角色、擬草稿和基本劇情,接著根據角色或情節的需要,開始做調查及蒐集資料的工作。「像寫《夢遊者》時去找醫生和相關實驗室,寫《解剖》時則得到和柏林最大醫院法醫部門合作的機會,有首席法醫參與寫作,我還實際去看了解剖過程。」

這個階段大約會持續三到四個月,費策克會盡量推掉其他邀約和工作,全力完成初稿。「初稿完成後,我會先給編輯審稿,也會給相關的專業人員審閱;」費策克說,「初稿可能很粗糙,不過不用急著改細節,那是得到專業意見之後要花時間的工作。」

閱讀費策克的作品,會感覺到很強烈的畫面感,也會發現他對情節中出現的專業細節相當仔細,例如《解剖》當中醫師用電話指揮其他角色進行解剖的過程,「這部小說2018年改編成電影了,有些亞洲代理商向片商詢問過,或許會有機會在亞洲的國家上映;」費策克露出好奇的表情,「我總覺得亞洲朋友似乎對這個畫面很直接的故事特別感興趣?」

亞洲讀者或觀眾倒不見得偏好血腥氣味,但費策克用文字呈現畫面的技巧的確很好。費策克認為,這些技巧得力於自己的法律專業及電台工作。「法律有調查的環節,這部分我和馮.席拉赫一樣很熟悉,我也關心加害者的動機和被害者的心理;」費策克說,「做廣播工作的時候,用個具體的方式形容,是我的腦中有個電影院,而必須用語言將腦中的電影畫面傳達給聽眾,協助他們想像,寫作時要做的事也類似,不同的是得用文字。」

►►費策克的【心理驚悚傑作】!

人生正是驚悚片:

  1. 【一週E書】前音樂老師、前平面設計師,以及他們持續受讀者熱愛的驚悚小說主角們
  2. 隱蔽的暴力.私刑的正義──CHICK NOIR的驚悚懸疑書單
  3. 【冬陽一直推】嘿,你知道自己活在哪樣的「明天的昨天」嗎?──從《侏羅紀》談現代科技驚悚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